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回 冤家聚头
    第五十回冤家聚头

    这一日,许文清吃完早饭,收拾好碗筷之后,掀开帷帐准备带上锄具正准备去下地的时候,发现许伯正在将一些青菜往几个箩筐装,不禁好奇边说道:“义父,你这是做什么?”

    许伯笑道:“我们种了这么多的菜也是吃不完的,不如就把一些带上去秋水山庄去给他们吃吧!”

    “秋水山庄。”许文清一声低语,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极为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听说过,先前听义父说秋水山庄的名誉响遍中原,觉得好像就是这个原因让他觉得耳熟,当下也不再深想,便说:“义父,让我陪你去吧?”

    “我也有这个打算,让你去山庄见识见识,说不定哪天你不要我这个糟老头了就可以来山庄住了。”许伯似笑非笑地说着。

    “怎么会呢!”许文清有些惊慌地说:“义父说的是哪里的话,我怎么会放下义父不管呢?”

    “好啦,好啦。我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快收拾一下去山庄吧。”许伯呵呵摆了摆手继续收拾东西。

    不久之后两人一人一担一前一后就挑往秋水山庄了。远远的就有人上前跟许伯搭话,其中不乏谈到他身后的这个年轻小伙子,当得知此人是许伯进来收养的义子之后,众人目光各异,向许文清投来,虽说有不言语的,但是很多却是上前搭话,也有为许伯感到高兴的,说他得到了一个好义子。

    许伯在江湖混迹多年对人们不同的神色也是不以为然,挑着担子领着许文清来到了秋水山庄。

    在大门口的时候就有人迎了出来,也有人接过他肩上的担子,领着许文清一起朝厨房走去了,而他自己当然是去找庄主他们说事了。

    许文清对秋水山庄很是好奇,山庄很大,少说也有两百多亩,一砖一瓦,一花一草对许文清来说都很是新奇,在去厨房的期间不禁东张西望,心中欢喜的不得了。

    他在一个家丁的引领下来到了厨房,两人将肩上的担子放下来之后,那人转身对许文清说道:“许伯本来是要我带你四下走走的,可是我正好有事在身,就带不了你了,你自己好好转转,有人问你是谁你就说是许伯带来的就行了,两个时辰后许伯在门口等你。”那个人知道许文清是许伯带来的,说话倒也十分客气,而且也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谢谢小哥。”许文清目送那个人离开。

    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许伯为何要他在山庄走走,忽而想起早上许伯在草屋内对自己说的话,难不成许伯当真要送他入秋水山庄吧,但是适才一路走过来的景象确实迷人,当下也没有多想,就在山庄里转了起来。

    秋水山庄甚大,假山流水,花栏玉柱,百花争艳说不出的美丽,跟先前在草屋中所见的景象截然相反,此时许文清失忆不久,见过的东西很多心中都另有一番衡量,虽说他本性并不喜欢荣华富贵,但是此情此景叫他如何不动心。

    忽然一阵微风袭来,一股清香扑鼻而入,许文清不禁痴了,顺着香味寻找而去,渐渐的花香越来越浓,他转过一个走廊,不禁看的呆了,眼前一大片花儿相互竟放,鲜艳无比。

    红的,蓝的,紫的,各色花儿形态不一,却有各有各的美妙,阳光沐浴之下,更是灿烂绝伦。…

    许文清顺着走廊走了一小圈,偶尔伸出手来搭住花儿往鼻边凑去,嗅一嗅其中芳香。潇客燃是一个冷漠之人,心中在想什么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也不想要人知道,但是人嘛,有多少人真正喜欢孤独的一个人走,他心中压抑的太多,他不想要别人靠近,不想别人来理解,独自承受着那种孤独,这次他失去的记忆,将一切放不下的全都放下了,活出了真正的自我,享受着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这或许就是另一种活法。

    忽然脚步声响,脚步甚为轻柔,若是常人定然也是听不到的,许文清虽说失去记忆,但是体内元化神功依然在自行运转,使得他耳力要币一般人要好上很多。

    一股淡淡幽香袭来,更胜花儿万朵,许文清抬头望去,不禁呆住了,此时一大片云彩遮住了阳光,不禁暗淡无光,许文清全然不睬,眼前景象让人如痴如醉怎是万朵花儿所能媲美的。

    一道淡黄素裳,艳丽而绝俗,衣袂展动,随风而起,莲步款款,一步一空灵,仿若嫦娥下凡,不食人间烟火,只是那张俏丽的脸蛋上一双眸子好些暗淡无光,若是许文清没有失去记忆的话,定然一眼就能认出朝他走来的是陆?柔。

    陆静柔莲步轻移从许文清身边走过,却似没有看到他似的握着手中长剑就此而过。

    许文清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发现对方怎么称呼都不知道却又似在哪里见过似的,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声来,任她而去,只是目光始终都是落在陆?柔身上,见她眼眸暗淡,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砰”的一声,许文清只觉身体一阵疼痛,不禁发出一声轻呼,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背心紧贴在墙上,一柄入鞘长剑架在脖子上,一双浓眉大眼睁得圆圆的,狠狠地盯着自己看。

    “我······我······”许文清一时慌张,乱了分寸竟说不出话来,他先前只是一直盯着陆静柔看,却没有发现她身后的蕾儿,此时也是觉得先前那般盯着陆?柔看很是不好,一时做贼心虚竟答不上来。

    “你什么你,快说否则休怪姑奶奶无情,一剑劈了你。”蕾儿翘着嘴巴将右手搭在剑柄之上像是真要拔出剑来劈了许文清一般。

    “我······我······我是送菜的。”许文清心中大惊,生怕这个“姑奶奶”当真会把剑将他给劈了。

    “送菜?”蕾儿很是**,又娇声喝道:“山庄送菜的我谁人不知道,怎么没有见过你。快说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到山庄做贼来了?”

    “我真是送菜来的!”许文清被蕾儿的剑柄挤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你还敢狡辩,看你一双贼眉鼠眼,准不是什么好人,一定是偷偷进山庄来偷东西的,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叫你生不如死。”说着伸出食中二指就欲许文清身上戳去。

    “蕾儿。”一声轻柔的声音传来,如若翠莺鸣叫,轻柔婉转。

    两人望去,才知陆陆静柔去而折返,她在许文清说“我”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暗淡的眼神多了一分灵动,因为她于这个声音极熟,好像看到了希望一般,便转身喝住了无理取闹的蕾儿,对许文清轻声说道:“你叫什么?”

    许文清没有想到如同仙女一般的绝世女子问他叫什么名字,一时兴奋过了头,竟愣愣盯着陆静柔看。…

    陆静柔脸上一丝红晕,微微侧过头来,不敢正面相对。

    “看什么看,再看我将你眼睛挖下来,还不快回小姐的话。”蕾儿挡在陆静柔身前觉得此人一定有问题。

    “文清。”许文清如罪大赦一般,欢喜地说:“小姐,我叫许文清。”

    闻言,陆静柔原本有了些许灵动的双眼顿时有暗淡了起来,口中喃喃说道:“不是他,怎么不是他!”

    “许文清!”蕾儿大声说了一声,又娇喝道:“哪里来的山野小子,听都没有听过。”

    “我······我是许伯的义子,许伯是我义父。”许文清这才想起先前那个让他自己转转的人说有谁问他哪里来的话就报许伯的名字,于是便报了出来。

    “你是许伯的义子?”蕾儿心中大奇说道:“你诓谁啊你,许伯有义子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我真是他的义子,是刚认的!”许文清急忙解释。

    “你敢不敢与我同去对质。”

    许文清正欲回话,只觉得衣领一紧,被一只纤纤细收揪住领口拖着走了。

    陆静柔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自己站在那里愣愣出神,许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自己这么多年来看着许伯渐渐老去,也不曾听说他有什么义子,适才之人说自己是许伯的义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这个自称叫“许文清”的声音真的跟潇客燃很像,可是仔细一听,却又觉得不像。

    许文清声音随和,潇客燃言语中总有几分冷傲霸气,不像“许文清”那样任人揪着衣领走。

    想到这里,陆静柔不禁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心中想道:“我这是怎么了,整天疑神疑鬼的,天下声音相像的何止千万,他怎么可能会是客燃呢?我为何会怎么样傻去问他的名字呢?”

    转过身来看着满园艳丽花儿,心中却全无兴趣,抬起头来,看着湛蓝的天,眼眶不禁有些发红,喃喃自语道:“客燃,你在哪里?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一行清泪随之落下。

    蕾儿拖着许文清去见许伯,印证了许文清的说法,虽说没有为难许文清,但是还是狠狠踢了许文清一脚,说是要替许伯教一教许文清,不要把一双贼眼睛四下乱撇。

    今天是**节,加了一把劲更了两更,挺是累的,我在这里也祝天下有**终成眷属!!!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