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回 心境
    闻言,潇剑萍却是愣住了,当日自己被吊在清风堂寨门前的时候,亲眼看到潇客燃负伤而遁,而后还有大批人马前去追杀,也不知道如今潇客燃怎么样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涌上一阵酸楚,低下了头,眼眶湿了起来。

    莫问见潇剑萍那黯然神伤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后悔,为何适才自己会那么问的,当真不该,此时都有了一掌想要往自己脸上扇去的冲动,便说道:“你放心啦!一定能找得到少爷的。”

    “人海茫茫,怎么找?”潇剑萍一句话不禁叫人觉得心灰意懒。

    莫问又说道:“吉人自有天相,少爷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说不定现在就在秋水山庄等着我们呢?”

    闻言,潇剑萍不禁转过头来看狠狠刮了莫问一眼,怒道:“少爷才不会去秋水山庄呢?以现在的情形,他是绝对不会往秋水山庄去的。”说完继续往前面走。

    莫问又急忙赶了上去,问道:“萍儿姑娘,你这又是往哪去啊?”

    “废话。”潇剑萍嗔道:“当然是找少爷了。”又将头仰上天,眼中尽是脉脉之意,然后说道:“少爷,无论天涯海角萍儿都要找到你。”说完径自走了。

    莫问好生无奈,适才还自己说人海茫茫的,如今又说是非要找到人不可,这女人,说变就变,真不知道她们都是在想些什么,一声轻叹,跟了上去。

    此时在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道上,一个微微驼背的老人手牵着一辆驴车缓缓前进,破旧的车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茅草,草上躺着一个人,此人双目紧闭,四肢松软,在缓缓前进的车轮声中任其上下摇摆。

    一头蓬乱的头发下露出一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孔,即使一脸泥土污秽不堪,依然无法遮掩住他那颇为清雅的容貌。

    此人便是潇客燃。

    他坠下山崖脸上面具被树枝掀了去,身上衣服呗树枝割破了好几处,最终幸好整个身子被树枝所挡,最终幸免于难,只是陷入了昏迷,不知何时苏醒而已。

    老者牵着马车,慢慢前进,不一日,来到了一间茅草屋前,他一把将潇客燃抱入屋中在屋内木床上放了下来,别看他身子单薄,力气却是甚大,毫无费力就将潇客燃抱了进来,而且脚步轻盈,显是个练家子。

    在这个老者的悉心照料下,过了两天,潇客燃最终悠悠醒了过来,当他醒过来之时,就看到一个老旧的帷帐,虽说陈旧却是打扫得一尘不染,他想要起身,全身却是一阵无力,怎么都爬不起来。

    这时那个老者手中握着一个瓷碗走了进房来,看到潇客燃已然转醒,心中又喜又急,连忙将手中瓷碗放在几上,跑过来对着潇客燃说道:“快躺下,快躺下,小兄弟不要动,小心啊!”说着将潇客燃扶在了床上。

    潇客燃一脸茫然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老者说道:“这是我家,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就是了。”

    “我......”潇客燃奇道:“我怎么会受伤的?”

    老者笑道:“我去探一个远方亲戚,回来的时候在一处山崖下发现了你,当时你身受重伤,我就把你带回来了,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

    “我......我......”潇客燃觉得后脑一阵剧痛,不禁伸手去摸了摸,发现后脑一个鹅卵大的肿块疼得厉害,便又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好了,好了。”老者旋即就意识到了什么,为了安抚他的心绪劝说道:“你不要慌,可能是你坠崖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后脑,以至失去记忆了!”说着又将潇客燃扶在床上。

    潇客燃伸出手来看了看,又惊慌地自言自语道:“我......我是什么人?”

    见到潇客燃一脸不安的样子,旋即又安慰道:“没事,没事,等上几天你就能恢复过来了,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什么都不要去想,先把身子养好再说。”

    “谢谢。”潇客燃这才意识到眼前之人他也是不认识的,边问道:“老伯,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老者笑道:“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许伯,你愿意的话叫我许伯就行了。”

    潇客燃说道:“许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许伯笑道:“当时你命在旦夕,我又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就是不知道......”许伯想要问他为何坠崖的事,可是想到他如今已然失去了记忆,便不好再问了,问了也是白问。

    “怎么了?”潇客燃问道。

    许伯摇了摇头轻笑道:“没有,还是先把药喝了吧!”说着将木几上的瓷碗拿了过来。

    潇客燃伸出手来就欲去接过碗来,只是手不停颤抖着,若是真的接过碗来的话,定然要将药水泼洒一地。

    许伯见状,觉得如今他已然醒了过来,若是自己提出要去喂他却也不妥,又不能真让他把自己辛辛苦苦熬了两个时辰的药水泼了一地,便伸出手来,搭在潇客燃手背心,托着瓷碗让他自己喝下药去。

    喝完药后,潇客燃便问道:“许伯,我都昏迷了多久了啊?”

    许伯轻笑道:“从我遇到你到现在你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闻言,潇客燃不禁一惊,说道:“三天三夜,那......那......”他想要说那他的家人定然很是着急了,可是想想如今自己失去了记忆,哪里记得都有些什么亲人,一声轻叹,不住地摇了摇头。

    许伯似乎看出了什么似的便说道:“你就暂时先在这里歇息,过段日子身子好了,我想一定能想起什么来的,你就不要担心太多了。”

    潇客燃无奈的点了点头,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许伯见潇客燃情绪安稳了下来之后,心中才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瓷碗拿走,看着许伯离开的身影,潇客燃一声暗叹,还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呢?

    潇客燃在这里住了四五天,他有很重的内伤在先,又从山崖上摔了下来,这样的大难都还能不死,真可谓不幸中之大幸,这几天的修养,即使筋脉重创受阻,但是此时的潇客燃记忆全失,倒也不觉得身子不适,反而觉得手脚都轻便了很多,这天早上,觉得自己就这么睡在这里,全身就像是要散架了一般,酸痛不已,就下得床来走动了一番,又觉得屋内很是烦闷,便掀开门前方布,走了出来。

    眼前空旷的一片,尽是原野,除此一间房屋,竟无其他人家,此时晨风习习,鸟儿鸣唱,青草烁珠,心神不禁为之一振,还不向前走了几步,四下望去。

    许伯正在不远处的田地上,手持锄头弯着腰正在锄去地上的杂草。见他汗流浃背,显然很早就已经出来干农活了,但是满头汗水依然无法遮掩去他那从容淡定的神色。

    锄头在他手中显得极是灵活,倒像是一个善于农活之人,他见潇客燃走出房中,急忙上前扶住他,说道:“小兄弟,你的伤还没完全好,不要轻易出来走动啦,再说了,你身子现在很虚弱,外面又风寒,你还是回房去吧!”…

    潇客燃摇了摇头说道:“许伯,我没事,屋内闷得慌,我想出来走走。”

    许伯见他没有什么异常,便也不好意思让他回去,便说:“那你在这里先坐一会吧。”说着将潇客燃扶到一边的石阶上坐了下来,又入得房中找了一间衣衫披在了潇客燃身上。

    看着潇客燃真无其他异样这才放心的走到旁边木几上,拿了个瓷碗就几上的茶壶倒了一碗水递给了潇客燃。

    潇客燃不久前才下得床来,此时哪里会渴了,接过碗后拿在手中也没有要喝的意思。

    许伯自行又倒了一碗,只听得咕嘟咕嘟声响,一口气喝了下去,喝完之后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又用衣袖拭去额上的汗珠。

    潇客燃见他头发微霜,已然一大把年纪,却在这里干着粗活,心中不忍,终于问道:“许伯,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你说。”许伯显得很是淡定的样子。

    潇客燃提一口气说道:“这里一片广阔原野,想必附近会有人家,可是我一眼望去,除此一间茅草屋再无其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本来想要说“这里渺无人烟,你怎么会在这生活的?”可是觉得此言过于刺耳伤人心了,所以换种方式说了出来。

    闻言,许伯轻轻笑了笑,他知道对方的意思,自己本就喜欢逸静,所以才选择了这里,可是眼前之人可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算是失忆了,依然喜欢那种热闹的场面,几个人团坐在一起嘻嘻哈哈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这里对于他这些年轻人来说,就是静得出奇,静得他都有些无法去承受这种寂寞了,便说道:“这里山气空明,鸟语花香,有什么不好的,你能感受得到的吗?”

    潇客燃一下子就被问懵了,对他的话似懂非懂,挠了挠后脑,只觉后脑肿块还未完全消去,一阵疼痛传来,又疑惑地问:“难道你是有什么伤心的往事,所以才想......”

    许伯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想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哪里能够感受得到我们这些老顽固的所思所想。”嘴上却说:“世间没有解不开的仇,没有化不开的恩怨,江湖种种恩怨厮杀不过是一个没有解开的缔结罢了,只要想开了,何来恩怨情仇,何来伤心往事,之所以我回来到这里,因为这里就是我此时的心境!”说着捂了捂自己的胸口。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