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回 梦中惊醒
    潇客燃与王大力两人一路冲杀过来也是遇到几波人马,只是这些人马还不算是什么高手,一一杯他们杀退了,最后他们逃进了一处枫树林中,眼看就是黄昏时刻了,两人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再者腹中饥饿难当,回头又不见有人追来,便在这里略作休息。

    潇客燃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布来包扎了一下自己右臂上的伤口,伤口极深,几欲见骨,潇客燃从小舞枪弄棒,受的伤多了,这点伤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随意包扎了一下之后便倚在一棵树干上,闭上眼睛兀自喘息了。

    王大力生性忠厚老实,什么粗活重活他都干过,现今虽说很是疲惫,但是却也不像潇客燃那般乏力,休息了一会之后便站起身来,去寻找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充饥的。

    隔了半响,他真的找来了一只山鸡,还找来了一些干柴,两人就地起了一堆火烤起了山鸡。

    烤好了之后潇客燃却只是吃了一点便是吃不下,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即使肚子再饿看着东西香美,确实还是吃不下去。

    眼见天色渐渐暗了起来,两人眼见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便就烤山鸡这堆火烤起身子,让身子缓和缓和。

    潇客燃拿着一条干树枝把弄着前方的火堆,看着一片漆黑的夜空,只有微弱的火光照射着向四周传射而开。

    王大力坐着实在也是累了,便跟潇客燃说了一声之后便睡了,顿时树林中变得寂寞空洞起来,依稀只能听到那散发着微弱火芒的火堆中传来劈里啪啦的响声。

    此时夜黑风高,潇客燃的心不禁变得异常沉重,倚在身后一颗大树之下,看着风中摇曳的火光,心中说不出的痛苦,耳旁依稀传来奶奶、父亲那声声责备。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对自己甚是严厉,要自己去做的事却有很多是自己不愿去做的,他屡次反抗,最后都是在奶奶父亲的威压之下屈服,当时对他们的做法很是不满,但是如今想来却又哪一件不是为了自己着想的呢?

    他们打从心里希望自己能过得平安无恙,不管自己肯是不肯,就是要比这自己去做,如今奶奶没有了,父亲也跟着死了,母亲又失踪多年,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了亲人,就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忍受这寒风扑袭,一阵恶寒瞬间传遍全身,全身为之一颤,又一阵酸楚涌上心头,不禁泪如雨落。

    泪水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之时,被眼前微弱的火芒照得晶莹剔透,一闪一闪的,是那么灿烂,又是那般凄苦。

    潇客燃生怕被人看到他哭的样子,伸手就欲拭去脸上泪水,却是碰击到了脸上的面具,只觉入手冰凉,心头又是涌上阵阵寒意,这个面具是他小时候一次被人掳劫不成,父亲要自己戴上的。

    因为之前已然出现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幸好都被潇客燃险而又险躲了开来,父亲几次设法要找出谁是清风堂内的奸细,可是对方像是知晓自己的行动一般,每次都是引他不上,最后心中无奈才出了这么一个不成样子的办法,说是这样能够帮自己躲过危险。

    可是自己从来都是不觉得这样一个办法究竟有什么高明之处,难不成真能辟邪不成,心中很是愤懑,几番跟父亲较劲,最后都是被骂的狗血淋头。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自从戴上了面具之后,被掳劫的事真的不再发生,一度以为这个面具真的有辟邪的作用,可是那种骗小孩子的玩意儿,自己渐渐长大了之后又如何会相信呢?…

    看着别人都是都是一张张可以见人的小脸,自己整天却要带着一个叫人生厌的面具,显得与别人是那么格格不入,渐渐地整个人也变得冷漠起来了,最后寡言少语到让自己觉得这个世上有的只有敌人,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亲人。

    如今想想,自己只要将这个面具摘下来,再换上一件衣裳,不说出自己的身份就算是清风堂的人在眼前又有几人能认得出自己来呢?

    奶奶好父亲当时为了自己着想,可谓是费尽心思,自己确实跟他们隔了一层厚厚的隔膜,一点都不曾为他们着想过,更不要说是去领他们的情了。

    如今自己的功夫在年轻一辈也算是一个佼佼者,能打得过自己的年轻人当今世上也不见得就有几个,可是这些年来自己的勤修苦练却不曾想过要为父亲分担些什么,而是想要练好武功然后去中原从此远离这个让他憎厌的是非之地。

    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自己是那么不孝,从来都不曾想过父亲的苦处,看得出父亲也是个洒脱之人,也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呆着,可是他为了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的父亲的遗志,他选择留了下来,选择做清风堂的堂主,选择将自己关在一个牢笼之中。

    自己却屡次跟他们叫板,如今想想他们发怒的神情,更是如一把把尖锐的小刀一下一下捅进自己的心窝之中。

    情到深处,心中痛苦难堪,不禁挥起手来拍了两下自己的耳括。

    “怎么了?少爷。”

    潇客燃一怔,抬起头来,发现王大力已然坐起身子正对着自己看,他微眯着眼睛,似乎是适才自己打自己时发出的声响惊醒了他。

    忽然心中一阵暖和,自己在落难之际竟然还有人肯舍身伴在自己身旁,不禁说道:“没......没什么,只是拍死了两只蝇虫罢了。”幸好没有被他看到自己扇自己耳光,不然不知道他心中会如何作想,或者也会跟着自己流泪不可。

    “哦。”王大力应了一声,心中也是奇怪,这野外深夜中,月高风寒,自己在这里躺了这么久也不见有什么萤虫扑身,为何却是会找上自家少爷,还拍得这样响,他脑袋并不灵光,一时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心只求所有萤虫都往自己身上扑,不要叮咬少爷,又说道:“少爷,还是早点睡吧,天很快就会亮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闻言,潇客燃一愣,旋即微微一笑,在自己痛苦落魄之际还有个人在自己身边安慰自己两句,心中是那般缓和,又如何舍得让一个关心自己的人为自己担心呢,便说道:“嗯,早点睡吧,明儿个还要赶路呢!”说完不等王大力说话,自己便倚靠在身后树干上睡了。

    可是这个家破人亡的时候叫他如何睡得着呢,隔了半响,他微微睁开了眼睛,见到王大力又一次躺在地上睡去了,今日见他在张孙桐的利诱之下,不肯为了钱财,也不肯要做一个孝子背叛自己,深感其大恩大德,也不知道今日他陪自己逃了出来,他那一心只盼他早点成家立业,开枝散叶的老母亲却又如何了,想想多半也是活不成了,不知道他心中此时又想不想他那唠叨不停的老母亲呢?

    王大力一向以孝为先,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所以这也是今日张孙桐诱使他背叛自己最为有用的王牌,没想到竟然还是被他一口否决了,如今躺在那里睡着就是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样想的。…

    突然内心一怔,一颗心怦怦乱跳起来,极是不安,这才想起先前萍儿曾经说过,他夜晚睡觉之时,鼾声如雷,今日却声响全无,那岂是入睡之人所能把持得住的,他多半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忧,为了让自己也能歇上一会,才假意入睡的吧。

    他心中定然也是跟自己一般千头万绪,适才微弱的火光之中仿佛见到他那一双眼睛也是微微肿起,想想也定是像自己这般为了不让对方担心,暗中哭泣,哭泣他那命苦的老母亲,不然何以在睡觉之时却是要背着自己而睡呢。

    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心中想道:“大力,这份恩情潇客燃承下了,只要能过得了这一关,我定然不会辜负你们的。”又仰起头来对着零零点点的星空心中默念道:“王大娘,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一定替你为大力找一个你和他都能称心如意的媳妇。”

    想着想着,不禁眼皮越来越重,竟迷迷糊糊睡去了,在梦中潇客燃梦见所有的亲人对他既是叹息又是摇头,最终背对着他一个个远远离去了。

    潇客燃伸手想要去抓住他们离去的身影,竭声呐喊却始终都是无济于事,他们的步伐依旧是那么急促而响亮,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自己的眼帘之中,只有那回荡在自己耳旁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

    潇客燃心中一惊,醒了过来,手臂上又传来一阵剧痛,这才发觉手臂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又裂开了,显是适才在梦中撕抓,自己也跟着乱抓乱抱造成的。

    他想要去处理一下伤口,心中又是一怔,旋即握着宝剑站起身来,望着远处火光闪烁,从四面八方缓缓向这里移动过来,朦胧月色之中看不清来者何人,只是耳旁传来稳重而又带有威压的脚步声跟凉风中透着的丝丝杀意让潇客燃隐隐觉察到来者不善。

    “少爷!”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潇客燃侧过头来发现王大力已然站在自己身边,先前自己只顾着前方倒是忽略了身旁的动静,看着他郑重其色瞪着远处看,也不知是自己站起身来才惊醒了他还是风中这令人窒息的脚步声惊醒了他。

    潇客燃不禁叹道:“大力,害怕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