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回 心中的“家”
    潇剑萍说道:“这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要怪就怪你不该碰我的,去死吧。”说着又一剑向他刺去。

    张大柱这才恍然大悟,惊道:“你......你在你自己身上撒了毒粉!”

    潇剑萍说道:“在地牢之时我就想到会有此一劫,所以当时就把小可给我的蚀心软骨散涂在身上以防万一,你今天非死不可。”说着又向他刺来。

    张大柱一怔,他也是听说过蚀心软骨散的,那是纪小可炼制的独门药散,据说无色无味,专散人体内真气,可将人变得全身乏力,最终成为废人,在大牢之时她虽不能确定是何人造反,可是从那些冲过来抓住她的人来看,似乎是张孙桐在作祟,便将身上唯一一瓶毒药涂了上去以防万一,没想到事情真就发生了。

    此时张大柱吸噬了潇剑萍身上的毒粉过多,加之自己惊慌之下又不懂得如何调息逼毒,却还要强行运劲,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不禁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

    潇剑萍剑锋已到,他待要躲闪之时,脚下一软,避不开,长剑已然刺入她的胸膛,他眼睛睁得大大的就这般气绝身亡。

    鲜血顺着长剑溅了出来,潇剑萍的衣裳也是沾上了不少,看着张大柱不再动弹,心中之气才微微消了一点,又看到他那张令人无比憎恶的嘴脸,一怒之下,抽出长剑又对他连砍数十剑,直到她砍得累了,心中之恨也一时消了去。

    砍完之后,她软坐了下来,兀自喘息,眼泪有簌簌流了下来,即使先前在地牢的时候她就已经有所觉悟,可是事到临头始终还是无法接受,心头痛得不得了。

    她缓缓抬起手中长剑,看着这一条沾满鲜血的长剑,一股血腥扑鼻而入,潇剑萍却全然不理会,口中说道:“少爷,萍儿不能再侍候你了,你自己保重。”说着闭上了眼睛,手中长剑就往自己项上移去。

    剑锋移脖子上,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就要抹去,只是剑锋在她抵住脖子之时就已然划破了她的皮肉,一阵疼痛传来,心中一丝清明,又想道:“不行,我还不能就这样死去,老夫人的遗言我还没有转告给少爷,若是就这么死了,我又有何颜面去见老夫人呢!”

    当即勉力站起身来,就要逃走,她走到门口之时,却才发现屋外灯火闪烁,想必是有人朝着李来了,心急之下就要去开门,没想到双手还没有碰及到门闩,砰的一声门被人用力推开了。

    潇剑萍一怔,连退三步,看到来人却是张孙桐,适才张孙桐去地牢找潇剑萍,却是找不到人,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被他的宝贝儿子带到了她自己的房间,两人还在房中逗留甚久,虽然不担心儿子的武功不如潇剑萍,可是心中依然很是恼火,气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在这个时候还会这般贪图女色。

    他气冲冲来到潇剑萍房前推门而入,没想到出现在眼前的竟然会是潇剑萍,心中不禁一怔,眼睛往屋内扫去,惊呼一声:“柱儿。”见他眼睛睁的大大的,身上鲜血淋漓,血肉模糊,胸口一阵疼痛几欲晕死。

    潇剑萍见仇人在眼前,即使明知不敌,依然拔出长剑向他刺去。

    张孙桐一手格开她手中长剑,一手向她胸口拍去,此手蓄满内力,若是打中定将五脏俱裂而死。

    潇剑萍侧身一闪,虽说避开了要害,但依然被他劈中左肩,身子不禁倒飞而出,落在木几之上,将木几震得粉碎。…

    潇剑萍经受不住他内力摧残,嘴巴一张,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张孙桐此时恨极,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如今死在潇剑萍手中,叫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禁有股要将潇剑萍碎尸万段的冲动,便一掌向潇剑萍头顶劈去。

    潇剑萍再无反击之力,心中却是一丝苦笑,闭上了眼睛,准备就死。

    隔了半响,潇剑萍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张孙桐一只干瘦的老手成掌已然离自己不过三寸之远,只是在他的手前面却隔了一把入鞘长剑,潇剑萍对这把长剑甚是熟悉,正是自己带了十几年的娉婷剑。

    一个年纪约摸二十五六岁的男子握着娉婷剑挡住张孙桐的手出现在自己身前,潇剑萍记得他,他也是清风堂一个香主莫问。

    此人相貌颇为清俊,只是衣着有些邋遢,腰间挂有一个酒葫芦,一身酒臭味,显是不久前才喝过酒的。

    张孙桐斜眼望去,一声喝道:“莫问,你干什么,莫非你还想要救她不成!”

    “她还不能死。”语音冰冷得一点也不弱于潇剑萍。

    张孙桐说道:“他杀我儿子,今天他非死不可。”

    “她自然要死,可是你也要以大局为重,她是潇客燃的贴身丫头,潇客燃不会见死不救,你想要得到双玲宝剑,她是最好不过的诱饵了。”

    张孙桐心中虽然悲愤,但是想想莫问的话也说得有几分道理,一时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

    莫问又说:“再说了,她杀了你的儿子,你就这么一掌把她打死,岂不便宜了她?”

    张孙桐虽想为儿子报仇,只是其中利害,待他心神稍定之时还是分辨得出来的,便又喝道:“来人啊,把她拖到大寨门前吊起来,我要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身后出来了两个人将潇剑萍双手扼住,潇剑萍想要挣扎,只是先前挨了张孙桐一掌,如今身受重伤又如何挣扎得开呢?

    在她被人拖走之时一双眼神犹若万年不化之寒冰,盯着莫问看,远要比对其他人寒上千百倍不止。

    莫问却是目光闪烁,不敢与之相对。

    张孙桐回头看着自己那被砍得血肉模糊的张大柱,不禁捶胸痛哭,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就算他再不堪,再不肖也是自己的命根如今命根被人断了,自己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就算自己真的当上了清风堂的堂主却又如何,还不时孤零零一个人。

    潇剑萍被人拖到清风堂前之时,立马有人找来了绳索将她吊了起来,她双脚离地,踏空无力,就这么在烈日之下忍受着煎熬,不久后全身就觉得酸麻无力,眼看就要不行了。

    忽然一个汉子跑了过来,对那些把守在这里的人低声说了几句话之后,立马有人解开绳子另一端的绳结,将她放下些许,让她双足着地,不至于那般痛苦不堪。

    潇剑萍心中却是在想:“你们要是男人的话就一刀把我杀了,给我一个痛快,犯不着这般假慈悲,还不都是让我不至于那么早死,好让我引少爷上钩。”

    忽然耳旁簌簌有声,几个人有拖着一个人行到了寨门口另一端,但闻有人说道:“快找绳索来将他吊起来。”又是一阵忙活,又有人说道:“真够重的,想必是吃了不少奇珍异宝吧!”

    “谁知道啊,我还是走吧,还有事要忙呢?”说着一大群人又走了。…

    潇剑萍缓缓抬起头来,适才听这些人的对话,便知道又有什么人被虏获,还跟自己一样吊在这里,她要看看到底还有哪位忠义之士,不屈不饶才会被人吊在这里。

    她勉力抬起头来,挣开一双黯淡无神的眼睛,斜眼看去,心中一怔,眼前之人披头散发,垂下头来看不清脸面,却是像之前自己那般被人吊在半空中,却是挣扎一下也没有,显是已然气绝。

    又见他满身血污,伤口处不再有血溢出来,只是身上血污都是呈黑色,偶尔虫蝇扑身,却也立死,以致不多时身下地面就零零点点都是虫蝇的尸体。

    潇剑萍虽说看不清尸体的脸面但是从他的衣饰就能立刻知道此人正是她一向崇拜有加的清风堂堂主潇志扬。

    她眼中钉泪水立时夺眶而出,紧咬牙关挣扎着要冲过去,可是身上受缚,先前又被张孙桐重伤,哪里能奔得过去。

    自己自幼无父无母,受一个老人抚养,几岁之时,老人病重,只能在街头上乞讨要饭,直到老人死后,潇志扬可怜他无依无靠,便发了善心将她带回了清风堂给潇客燃当丫头,这才不至于让她流离失所。

    如今看到潇志扬的尸身被人吊在自己的眼前受人欺辱,自己却是无能为力,不禁心如刀绞。

    心中好恨,恨不得将这些在眼前饮酒作乐的叛徒一个个千刀万剐也是难消心头只恨,她虽说只是一个被人捡来的丫环,可是老夫人,堂主和少爷从来都没有当她是一个丫头对待,这些年来,清风堂就是她的家,让她在受过颠簸流离之后给她一个家的温暖,如今老夫人相继而去,这个家的感觉又要从何去找。

    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一颗心不禁怦怦乱跳起来,清风堂内出了内乱,那远在河南的少爷却又如何,她心中惴惴不安,自己纵是死一千回一万次也不打紧,只要少爷平安无恙,能把老夫人的遗言转告给他便别无他求了。

    她先前几番折腾又身受重伤,身上还自己撒了毒粉,烈日之下,有若烈火焚身一般难熬。

    几番晕死过去,只是心中一股倔意支撑着她,让她每次都是悠悠转醒,她要等,要等潇客燃平安无恙来到她的眼前,清风堂内出了大祸,想必他不禁之后定然知晓,到那时他一定会亲自赶来的,不求少爷能将自己救走,只求能把自己的使命告知少爷,那便知足,亦能安心上路。

    迷迷糊糊之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日,朝阳正艳,耳旁传来阵阵喧杂之声,潇剑萍悠悠转醒,抬起头来无力地睁开了眼睛,五六个衣饰一般的清风堂弟子正站在她身前不远处对着她嬉皮笑脸又是指手画脚。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