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回 拥入怀中
    只见潇剑萍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粉红色的香囊,他掂了掂手中的香囊,只觉沉甸甸的,又透着一丝香气,应该除了一些胭脂水粉外还有一些银两,便得意的笑道:“我正愁没银两发呢。”又看了看香囊说道:“谢了。”说完把香囊随意往后一抛,砰的一声,香囊不偏不倚落在潇客燃的木几上。

    本来只顾着饮酒吃菜,对潇剑萍的处境并不关心,对她的顽皮也不理会的潇客燃原本对陆静柔的香囊也并不感兴趣,可潇剑萍这一抛却偏偏让陆静柔的香囊落在他的视线中。

    他心中微微一惊,惊色旋即一现即隐,又置之不理地吃着酒菜,外人根本没办法察觉出他的不适,倒觉得他是个瞎子聋子,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

    陆静柔见怀中香囊被夺,虽然里面东西算不得什么,可这无疑告诉别人她技不如人,一时好胜心作祟,拔出手中长剑便向潇剑萍刺去。

    潇剑萍见她来势凶猛,几个翻身来到了适才自己吃饭的地方,揭开放在几上的也快黄布,也抽出一条长剑便向陆静柔挺身刺去。

    她听潇客燃的话说“寒芒逼人,收敛为好”于是也把自己的长剑找了块黄布包裹起来,想想今天若是有长剑在手,那四个无赖也就未必敢上来调戏,也就少了一桩麻烦事,如今又何必再次跟人耍剑滋事呢,一时也是想不透到底潇客燃的话对是不对。

    凤阳楼上兵刃撞击之声绵绵于耳,虽然二女在此斗剑,却只是一时好胜并无他意,见二女相貌端庄,身姿苗条,舞剑时身形娇嫩,犹如仙女下凡一般,一些瘦了惊吓往外逃窜的人,不禁又探头探脑回到凤阳楼来看这如梦如幻的仙女舞剑。

    陆静柔初时看到潇剑萍手中的长剑,一股熟悉之意油然而起,觉得这把剑像是在她这个铸剑世家秋水山庄所铸,但仔细看时又颇为不像,自她有记忆以来都是在剑堆中长大的,秋水山庄这些年所铸的剑她都识得,这把剑手工造诣上均是出自秋水山庄之手,剑身寒气逼人,定是一把上等好剑,可像这样的宝剑她不可能没有见过的啊?心中一时愕然难明,不再理会专心放在二人比试之上。

    可陆静柔出身娇贵,武功上并不如潇剑萍来得刻苦,无论是力道还是在内力上都是不如潇剑萍,缓缓的她就感到后劲不足,隐约要败下阵来,可这里毕竟是她的家镇,在场的很多人皆是认识她的,若是这么认输的话,还不叫人耻笑,以致贝齿轻咬红唇迟迟不肯认输。

    一直在一旁观看的那个棕褐色衣衫的年轻人也敲出了一些端倪,情知陆静柔若是在这样打下去的话定然出丑,心中急得额上的汗水都涔涔而下了,他是越看越坐不住了,为了博得美人欢心趁着父亲不提防,缩回那只被父亲握住的手,拔出手中长剑便向身在远处的潇剑萍刺去,口中念叨着:“陆姑娘,我来帮你。”

    陆静柔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叫得心中也是一惊,目光略侧,只见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公子手中长剑已然向潇剑萍刺去。

    与此同时,一直都坐在一旁默不出声的潇客燃终于出手,他手中筷子轻轻一弹,筷子嗖的一声正好打在那个年轻公子剑身之上。

    只听得砰的一声响,那个年轻人手中感到一阵酸麻,手中长剑已然断成两截,剑尖那段转了几个圈终于深深插入一旁的桌子,剑柄那一段也使得那个年轻人转了老大一个圈这才停了下来,都差点没站住脚步摔倒了。…

    此时跃上桌子与潇剑萍斗剑的陆静柔也是被这一幕惊呆了,没想到世上竟还有如此神功之人,举手投足之间便能断他人手中长剑的人自己长这么大了还没有见过,一时失了神,也没提防向她扑来的潇剑萍。

    潇剑萍一掌打在陆静柔的左肩之上,虽不致命,却也使得陆静柔站不住脚步倒退几步从桌上摔了下来。

    潇客燃纵身一跃,瞬间出现在陆静柔身旁,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只觉得入手处甚是柔软纤细,使得潇客燃心中不禁一荡,两人身子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最后才缓缓落在了地上。

    这时陆静柔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子搂在怀中,不禁满脸通红,一时不知所措,怔怔瞧着潇客燃出神。

    突然听到“小姐”的一声惊呼,陆静柔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来轻推开潇客燃的身子,转身背对着他,羞愧地低着头,一颗心怦怦乱跳。

    这时陆静柔的贴身丫头蕾儿已然出现在潇客燃身前护住陆静柔的身子柔声询道:“小姐,你没事吧?”

    陆静柔满脸通红,内心跳得老快,一时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好轻微摇了摇头以答蕾儿的慰问。

    蕾儿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狠狠地瞪了潇客燃一眼,又做了个鬼脸,以显对他的轻薄之举感到不满。

    潇客燃也不理会蕾儿,对着陆静柔拱手说道:“陆姑娘,舍妹一时顽劣,还请见谅,适才不知可曾伤到姑娘了?”陆静柔侧眼撇了潇客燃一眼,见他身材魁梧,仪表大方,说话清脆响亮,显然年纪与她相仿,只是带了一个人皮面具不知相貌如何,便有轻轻摇了摇头还是不答话。

    蕾儿又撇了潇客燃一眼,怒这小嘴嗔道:“你什么意思?难道就这么希望我家小姐受伤不成!”

    潇客燃心中并非此意,言语中带了三分歉意,又有三分好心相询,却被这个野蛮不讲理的丫头顶撞了回来,心中一丝怒意,旋即也不去理会。

    “蕾儿。”陆静柔稍微平静下来便喝止了蕾儿的话,只是还是无法继续说下去。

    “陆姑娘。”潇客燃又喊了一声,右手向陆静柔递去,只是手中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一个香囊。

    陆静柔斜目望去,见是被潇剑萍夺去的香囊,也不说话,羞答答的躲过了香囊后,才怯生生地说了句:“谢谢。”

    潇客燃见陆静柔如此害羞而失礼,心中不禁好笑,转过身来望向了适才想出手支援陆静柔的年轻公子。

    那个年轻人还一脸吃惊的瞧着自己手中那柄只剩下一截的断剑,若不是他亲眼所见,怎么也是不肯相信有人能够举手投足之间便能打断自己手中这柄算是佳品的利器。

    小姐人见他还没有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你个大男人的,两个女流比武你插什么手?”声音虽不大,但潇客燃却是融入了些许内力,周围之人听了皆是如雷贯耳。

    那个年轻人犹如大梦初醒,对着潇客燃说道:“我......我......”他说了老半天的“我”字,又似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似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时心情平静了一大半,脸上绯红也淡了不少的陆静柔见他有责怪之意,生怕出手伤到这个想要帮自己的人,便连忙解释道:“这位公子,费公子也是一时情急,你不要怪他。”

    闻言,既然有人求情,潇客燃也不好在对此事追究,对着陆静柔说道:“陆姑娘说得是,在下失礼了!”…

    陆静柔见他“陆姑娘前”、“陆姑娘后”地叫着他,不禁脸上微微一红,问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周通。”潇客燃稍微愣了一下说道:“周通。”又指着潇剑萍说道:“那是舍妹萍儿。”

    陆静柔对着潇剑萍拱手说道:“萍儿姑娘好身手,在下今日有幸领教姑娘高招,真是荣幸之至。”

    潇剑萍听少爷不报真名,却又引见了自己,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更不想让少爷难堪,旋即拱手还礼道:“好说。”

    陆静柔又对潇客燃拱手说道:“听周公子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

    “我兄妹二人是从关外来的,这也是第一次踏入中原武林,对武林的规矩知之甚少,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多多担待。”

    陆静柔心想:“原来如此,难怪我对江湖上的武功路数多少知道一些,却是看不出这个叫萍儿的人属于哪个门派的,原来他们不是中原武林人士。”眼眸看了看那一截被这个自称是周通的人打断而又深深插入桌子的剑身,说道:“周公子言重了,以周公子的武功,恐怕整个中原武林能敌得过的,恐怕也是不多啊。”

    潇客燃笑道:“陆姑娘取笑了,所谓天外有天人外人,我也只是略懂皮毛而已,又怎么敢与中原武林人士相提并论。”

    闻言,陆静柔才知自己言语过头,便拱手笑道:“在下失礼,周公子莫怪,以后若是有空闲,还请到秋水山庄坐坐,让在下也好尽一下地主之谊,款待二位。”

    “一定。”潇客燃得知陆静柔的住处后,由于适才一闹太过于显眼,便又说道:“陆姑娘,今日我兄妹二人还有事在身,不便久留,以后定当亲上秋水山庄一叙。”说完便向陆静柔挥手示意。

    陆静柔拱手说道:“周公子保重。”

    “后会有期。”说完潇客燃转身朝着楼道行去。

    走了几步,忽闻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周小兄弟,何必走得这么急呢?不妨我们先上秋水山庄一趟如何?”

    潇客燃侧头望去,一个手持长剑的黑衫老者,正向他走来,见他两撇胡子,头上略带霜鬓,眉宇间隐又皱纹,双目却是炯炯有神,显然是个江湖豪客。

    潇客燃情知来者不善,却伍半点异样,拱手说道:“敢问大侠高姓大名。”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