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回 巧遇凤阳楼
    话说潇客燃两人偷偷溜出清风堂后,一路南下,其中一路游山玩水自然是免不了的,两个人还玩得不亦乐乎。

    潇客燃见中原风景如画,街市繁华,远非关外萧条气象所能相提并论的,自己不禁有些懊恼当初为何不早些来中原。

    一日,潇客燃两人来到河南开封一处呼作“凤阳楼”地店家二楼吃饭,潇剑萍时不时便给潇客燃斟酒,酒不但不辣,反而有些甘甜地味道,一点不像关外烈酒那般辛辣浓烈,潇客燃喝得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喝到兴头处,忽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之声,几个大汉从楼梯上得楼来,只见他们大摇大摆,出口就是粗言秽语,又吼得极是大声,叫人一看便知这是无赖之流。

    潇客燃被他们的话搅得很是不耐烦,但他也不想要惹是生非,也没有就此发作,继续喝他的酒。

    那群无赖四人叫了一桌子酒肉,其中一人便喝道:“妈的,今天手气怎么这么背,害得老子输了那么多的银两。”

    又一个大汉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手气还特别好,赢了不少银子,可不止中了哪门子晦气,最终输了个精光。”

    另一个大汉拍了拍前一个大汉地肩说道:“算了啦,今儿个输了明天照样能赢回来的。”

    忽然一个正面对着潇客燃这张桌子的大汉像是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似的,对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众人均把目光投向了潇客燃这张桌子,一个个贼眉鼠眼叫人不禁作呕。

    与此同时,这四个大汉一齐向潇客燃的木几奔去,趴在他的桌上,目光却只是放在潇剑萍的身上无人理会潇客燃。

    一个大汉调戏道:“小姑娘,干嘛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来,陪大爷喝几杯。”这四个大汉竟然对坐在潇剑萍对面的潇客燃视若无睹,在他们看来只要潇客燃不去冒犯他们,他们也是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潇客燃竟然也想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温文儒雅地喝着他的酒。

    这一幕却被墙角处一个身穿棕褐色衣衫的年轻人撞见,他低声骂道:“岂有此理。”说完抓起放在木几边的一把长剑正欲上前来抱不平,可刚一站起身来,却被一只刚猛有力的手抓住了,这个样子像是只有二十出头长得很是俊俏地年轻人回头看时,却是同他一道吃饭的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的手,他很是不解为何自己的父亲会阻止自己前去行侠仗义,只好忍下性来看一看事态的发展会如何!

    这四个大汉地眼中只看到潇剑萍那俏丽的脸上一抹不屑与冷笑。

    这些大汉见他们衣饰一般,身上又没带什么武器,只道是这两个人是外地来这里办事的,他们是这里到地头蛇,来到这里就要听他们地吩咐,靠得近的一个大汉忍不住说道:“爷我都快醉了,这么动人的一张小脸蛋,来,快陪爷喝上一杯,陪爷们玩一玩!”说着伸手就要去托潇剑萍地下巴。

    一直芊芊玉手抓在了那个大汉的手腕上,使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在靠近潇剑萍的脸,想要挣扎却也挣脱不开。

    潇剑萍冷冷说道:“我怕你消受不起。”

    靠的近的另一个大汉想不到她有这般大的气力,却也丝毫不惧,说道:“好大的脾气,我倒要看看爷几个怎么就消受不起了。”说完右手成爪对着潇剑萍胸膛抓去。…

    潇剑萍另一只手反手一搭,又是牢牢抓住了那只向她伸来的手,站起身来,双手向下一拽,只听得这两只手的骨骼格格作响,甚至都有了移位的可能,这两个大汉自然也是齐声哀嚎。

    潇剑萍双手一分推开了这两个大汉,同时左手拍出,右手抓起几上的筷子轻轻一弹,招呼向了另外两个向她袭来的大汉。

    只见那中掌者身子倒飞而出摔在了一张几上,木几立时被震得粉碎,他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在地上打滚呻吟,那个被筷子弹中的人,只见筷子从他的掌心穿过,最后还留在他的掌上,顿时凤阳楼上哀嚎声不断,叫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潇剑萍自幼受人欺负,又受了堂中所谓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不留情”的影响,如今学有所成,对这些整天无所事事的无赖流氓出手也就跟着狠了点。

    这一幕被坐在墙角处的那对父子瞧见了,心中无不惊愕,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功夫如此惊人,出手如此毒辣。

    潇剑萍拍了拍手说道:“滚,以后不要再叫本姑娘看到,否则小心你们的狗命。”

    那四个大汉强忍着疼痛相互搀扶者,灰溜溜往楼梯行去,正好这时另外两个女子一前一后已然走上了楼梯,看到了他们的狼狈相,心中一惊,又朝潇剑萍那边望去。

    潇剑萍自言自语道:“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再欺负人。”说着坐回了原来的位子。

    “姑娘好身手。”适才那个上得楼梯又走在前面的女子对着潇剑萍拱手说道。

    潇剑萍随声望去,只见一个一身浅黄色衣衫年纪与自己相仿长得水灵可爱的女子正向她拱着手,显是那句“姑娘好身手”是对着自己说的,又见她一身素装微微透光,显是上等丝绸所制,衣衫边上绣着不同的鲜美花儿,极为华丽,又透着一丝娇美,定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于是潇剑萍便拱手还礼道:“过奖。”

    坐在墙角处的那个棕褐色衣衫的年轻人一听其声,便知其人,心中不禁一喜,连忙向楼道处望去,轻声自言道:“陆姑娘”正欲站起身来过去时,却又被适才那只刚猛有力的手抓住,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见他神情自若喝着杯中之酒,仿佛遇到何等事情皆是处变不惊,定然是有自己的打算,只好忍住心中的挂念又坐了下来,但他心中一时兴奋,左手一拂,打翻了几上的酒杯,也不只是无意打翻还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好把眼光投向这里。

    那道黄色衣衫而又被人称之为“陆姑娘”的女子,目光只是专注在潇剑萍身上,一时也是没有注意到墙角处这边还有两个相识之人,继续对潇剑萍说道:“只是不知姑娘可容我说上一两句?”

    “你说。”潇剑萍无意去攀附这些千金富贵之家,只是人家要跟自己说话,若是不答到时失了礼数。

    陆姑娘说道:“姑娘适才出手似乎太重了点!”

    潇剑萍心中痛快之际被人说了一两句闲话,难免一时不悦,说道:“怎么?你这是在教训我吗?难道他们就不该教训一下吗?”

    陆姑娘说道:“他们是该教训这倒不错,可姑娘出手何必如此重呢?”

    潇剑萍自知理亏缺一时又不肯承认,变为自己辩护道:“像这种只会欺负妇孺的无耻之徒,不给他们长点记性,以后还不知有多少良家妇女要栽在他们手上。”…

    陆姑娘说道:“话是不错,可毕竟哪个人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如果把他们打死打残了,他们的爹娘会更伤心更无依无靠的。”

    潇剑萍说道:“所以嘛,今天还是本姑娘高兴,不杀他们已是给了他们天大的恩赐,如若是在以前,不知道他们都见了阎王多久了。”

    闻言,陆姑娘一脸惊讶说道:“姑娘以前出手也是这么重吗?难道姑娘觉得这样很是好玩吗?”

    “我也只是对他们略施小惩,我却不觉得出手重到哪里去。”潇剑萍不再理会那个姓陆的女子坐了下来,抓起筷子就欲夹菜。

    陆姑娘更是一脸惊容,说道:“像这种一出手就穿人手掌,一掌过去就把人打得吐血的惩罚难道还算是小事吗?”

    潇剑萍都有些不耐烦地说:“你这是在数落我都不是吗?难道你与他们是一伙的。”

    此时那个陆姑娘身后的女子终于忍不住出了声:“呸,你才和他们一伙的呢?”

    潇剑萍看时,只见她跟自己一样也是一身粉红衣饰,只是其上绣满了金色花纹,精致的脸上,圆圆的眼睛时刻透着一丝高傲,仿佛对现今所处的境况颇为怡然,世间再无任何事物能够使之引以为傲的了。

    “蕾儿。”陆姑娘喝止了她身后的那个女子,又对潇剑萍拱手说道:“姑娘误会,适才我俩刚好路过这里,听到这里嚷嚷闹闹的,不禁上来看个究竟,见此一幕,便想要劝姑娘一句:凡事多忍让的好。”

    潇剑萍已经很是不耐烦,于是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陆姓女子见潇剑萍不听劝,便又说道:“想必姑娘初涉江湖不久,对江湖上很多事都还不了解,如果在一些事情上不懂得忍让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的!”

    潇剑萍终于不耐烦地说道:“你这人罗里吧嗦的,烦不烦人啊,是不是也想要跟我过上几招啊?”

    陆姑娘一愣,自己的话她压根就没有半点听得进去,便又说道:“既然姑娘有此雅兴,我陆静柔奉陪便是。”

    陆静柔声音一落,潇剑萍已然起身右手向她探出。

    陆静柔心中也不慌,侧身一闪便躲过了潇剑萍有力的一掌,可潇剑萍反手一抓已然向陆静柔腰间点去,陆静柔一惊,连忙用手中未出鞘的长剑挡在了潇剑萍的手腕之上,潇剑萍的手从她的腰间掠过,轻微碰到她的衣裳,却也不至于点中她腰间的穴道。

    潇剑萍依然不依不饶,一脚飞起对准她的小腹撞去,陆静柔连忙起脚格挡,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新下暗惊:“没想到她的功夫如此高强。”

    抬头望向潇剑萍时,又是一惊,急忙向自己腰间摸去,发现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潇剑萍。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