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特种狂龙最新章节 > 特种狂龙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到底是谁
    单间酒店里,气氛很是尴尬,沈雨佳捂着被子在床上,唐风裹着浴巾站在浴室门前,两人相互对望,又尴尬的别过头去。

    此时唐风已经彻底的清醒,而且洗了个澡,把身上黏糊糊的白液给洗掉了。

    说来也够丢人的,走火入魔也就算了,居然放过这么个大美女不霸占,反而对着美女自己撸,果然是一辈子屌丝的命!

    好在经过这么久的挣扎,唐风的丹田已经恢复了平静,恢复实力也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走火入魔一次,心境倒是提升了不少,想来实力也会有所提升。不破不立,唯有在危难中闯荡,实力才能有所提升。

    只不过,现在事情真没有结束,唐风虽然很确定没有把沈雨佳怎么样,可也算是失身于她,尴尬啊!

    看了一眼扔在卫生间的破烂衣服,唐风动了动嘴唇,干笑道:“那个,我打电话回去,让她们送衣服过来吧?”

    沈雨佳点了点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慌张的蹦了起来:“不行,不能……可是,她们会……会乱想……”

    说着,面颊绯红的低下头,娇羞的模样让唐风的要害不自主的挑了挑,差点没昂扬抬头。

    “总不能一直呆在这,我的衣服……这个,不能穿了。”

    看唐风笑得尴尬,沈雨佳带了几分笑意的低头,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好吧,不过……你……你要跟她们解释清楚。”

    嘴角微抽,唐风肯定的点头,不解释,现在这幅模样让钟灵芳她们看到,绝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说来也巧,正当唐风想要抓起电话,座机电话响了。微微一愣,脑海闪过了另一个办法。

    这里毕竟也算是高档酒店,让服务员去买东西应该很正常。“喂?”

    “您好,请问是唐风先生吗?前台有您的行李,不知您现在是否方便?如您方便,我们将送上去。”

    这话让唐风愣了,他怎么会有行李?“你们确定,没有错吗?”

    “没有错的先生,我们多次确认,行李确实是您的,上面有您的身份证号以及姓名。”

    眉头微皱,唐风更是不解,谁给他送行李?“行吧,那你们送上来吧。”

    挂了座机,唐风并没有继续打给钟灵芳,而是回头疑惑的看着沈雨佳:“你有打电话给谁吗?”

    沈雨佳莫名的抬起头来,摇了摇头:“没有,我……我连电话都不敢接。”

    这下唐风更是疑惑了,那怎么会有人知道自己在这,还送行李过来?

    也就五分钟,房门敲响,唐风走过去开门,探头出去,果然是男服务员,手里拎着一个崭新的蓝色背包。

    “您好先生,这是您的行李,请您签收。”

    唐风也没有犹豫,签了名拿过背包,很轻,应该是衣服之类的吧。

    走回房间,沈雨佳也奇怪的凑了过来。两人疑惑的打开背包,果然,里边装了两套衣服,一男一女。

    “怎么会,有人送衣服过来?”沈雨佳很是不解,脸色有些发白。有人送衣服,那就意味着有人知道了他们同住一个酒店,知道唐风的衣服不能穿,那……这人到底是谁!

    唐风也是眉头紧锁,将衣服翻出来,下边还有一个红色塑料袋。“嗯?”

    拿起塑料袋,唐风心头猛然一紧,是草药!

    果然,发开一看,是晒干的金银花。成色非常好,应该是比较高档的金银花。

    “金银花?”

    唐风更加不明白了,谁会给自己送金银花,到底什么意思……

    忽然,脑海闪过了一道亮光,唐风骇然站了起来,身上的浴巾也顺势掉落却没有在意,两眼瞪得老大。“这……金银花,对,金银花……”

    “啊!”

    看到唐风乌黑的胯下,沈雨佳惊呼而出,赶忙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火热的脸颊,顺手将枕头给甩了过去。

    “流氓,变态!”

    唐风脸色一黑,赶忙抓起浴巾遮住,一脸尴尬的讪笑:“这个……不小心,嘿嘿……”

    说着赶忙抓过衣服穿起来,孤男寡女的,而且这么暴露,很容易出事的!

    见唐风穿好了衣服,沈雨佳才松开被子,脸颊红扑扑的挪过来。“哼,大混蛋!”

    唐风知道,自己可算是摆脱不了这个名号了,看沈雨佳那样子就知道,先前肯定对她有动手动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没有强占她的身体反而自己撸。

    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唐风再次把目光落在金银花上,又是惊喜又是疑惑,到底是谁?

    “这个金银花,有什么作用?”沈雨佳忍不住问道。

    唐风沉了口气:“对你没什么用,不过对顾萱很有用,可以加快疏通她的经脉,对静舞的毒也有很大的帮助。”

    听到唐风直接称呼“静舞”,沈雨佳心里有些不舒服,眉头微微颤了一下,很快又掩饰了过去。“是毒王爷爷寄过来的吗,他怎么知道你在这?”

    唐风摇了摇头:“应该不是……”

    其实他可以很肯定,绝对不是毒王或者苗王,他们先前就没想到使用金银花,之后已经确认药方,不可能再随意增加药材。

    最让人惊骇的其实是,这人不但知道自己需要衣服,还知道自己正在找治疗办法。换句话说,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方都一清二楚!

    越想唐风越觉得惊骇,背后凉飕飕的。这么久以来他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人存在,那岂不是意味着,对方的实力非常恐怖?

    “唐风,怎么了?”见唐风脸色有些阴沉,沈雨佳很是疑惑的问道。

    回过神来,唐风勉强的抿着微笑:“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换衣服,走吧,我们回去,她们在家应该很担心了。”

    “哦……”

    沈雨佳有些不舍的点头,虽然今天经历了生死,也经历了差点失身,可最终还是安然度过。这一切,都是因为唐风。

    虽然在酒店里气氛很尴尬,可她真的很希望能多一些跟唐风相处的机会……

    算起来,跟唐风已经算是共患难,而且还把初吻跟初……嗯,初摸给了他,沈雨佳很肯定,自己是喜欢唐风的。只是,他好像没想那么多,大木头!

    唐风还真没想那么多,心思全都在金银花上。到底是谁送来金银花,这个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半个小时后,唐风带着沈雨佳回到了学校,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唐风……”

    一进门,秦静舞便焦急的跑过来,抓住了唐风的手上下打量,“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哪里不舒服?”

    唐风抿着笑容摇头:“我没事,挺好。”

    旁边的沈雨佳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脸色不太好看。跟她在一块,唐风也没见这么温柔体贴……

    “哎呀,佳佳,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顾萱几女也冲过来,拉过沈雨佳上下打量,确定没什么异常才吐了口气。

    勉强的抿着笑容,沈雨佳低声道:“我没事,只是场面有点……有点恐怖,过两天习惯就好了。”

    “啊,唐风,你……你杀人了?”秦静舞听得明白,脸色又是一变。

    顾萱不以为然:“哼,敢惹我们,就该杀。静舞你别担心,不会有事。”

    钟灵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唐风,原先的担忧也随着他的回归而落定。应该只是担心战友出事,她自我安慰着。

    顾梦拧着眉,沉声道:“萱萱,你带佳佳回去好好休息。”

    顾萱一愣,还想着听唐风说一下什么情况,可见沈雨佳脸色不太好,也知道肯定是惊魂未定,也没有多想。

    沈雨佳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唐风,见他都没有看自己,心里很是失望,低着头离开了五零三。

    “说吧,到底什么情况?”顾梦眉宇间隐藏着阴冷与担忧,语气显得有些阴寒。

    唐风叹了口气,大体的将情况说了一遍,尤其是刘华找了另一个帮手,差点被他们给打死,听得秦静舞惊呼不已。只是对于之后走火入魔的事,唐风就自动忽略,只是说因为身体虚弱,去了酒店疗伤,所以才回来晚。

    “哼,真是该死。”钟灵芳咬牙切齿的愤恨着,“这种人就该一枪毙了!尤其是那个老太婆,见一次恶心一次,活该变成植物人!”

    顾梦却皱紧了眉头,死死地盯着唐风:“你是说,你把两个天龙组的人杀了?”

    唐风知道她的担心,事到如今,发生了就只能静观其变。“天龙组,呵,如果都是这样个人,也算是失望吧。”

    得到确认,顾梦微微叹了口气:“事情越来越大,以后我们得小心点了。”

    唐风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了金银花的事,刚想说出来,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这件事还是不要让秦静舞知道比较好,她太容易多想了。

    见唐风欲言又止的,顾梦心头一颤,难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比天龙组更为惊人?

    知道不方便说,顾梦也没有急着问,站起身来:“后边的尾巴应该不少,我会安排人处理清楚。”

    唐风摇了摇头:“不用,会有人处理。”回来的路上他已经给龙镇打了电话,那小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亲自处理这件事,不会给唐风留下什么麻烦。

    唐风的话让顾梦更是疑惑,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连天龙组都不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