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万古剑尊最新章节 > 万古剑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绯橘公子
    “兄弟?”托笛低声呢喃着,缓缓伸出了右手,绝尘曦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然而最终,指尖还是没有触碰到绝尘曦的掌心,托笛摇了摇头收回了伸出的右手,叹了口气,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绝尘曦眼中是一闪而过的失望之色,随后挤出一丝十分勉强的笑容收回了右手,一屁股重新坐回到身后的软榻上。

    “抱歉,绝尘曦。兄弟这两个字的含义对魔族而言太过重要了!魔族是一个无心无情的种族,在魔族当中,就算是亲生兄弟也有着十分残酷的竞争。兄弟对魔族而言只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名词和一个虚幻的梦想而已。而你我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我更不可能和你做兄弟。你我之间,甚至于因为立场的缘故都只是敌人!”托笛叹息道:“虽然我看得出,你很真诚,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人族确实是最为善变的种族。所以,从理智的角度上来说,我也有理由怀疑你这样做是故意为了让魔族执行原先的计划从而布下一个连环陷阱。所以,很抱歉!”

    绝尘曦苦笑着耸了耸肩,道:“也罢,确实是我唐突了,这不怪你。”

    托笛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说:“多谢你的谅解,此番治伤之恩托笛铭感于心,不会忘记。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请。”言罢,托笛转身离开了玄字号厢房,轻掩房门之后,托笛便离开了。不过绝尘曦并没有听到再次上锁的声音,而且托笛也没有再一次在门前施加禁制。

    “没有选择囚禁我,看来是决定放我走了。也对,托笛的性子向来都是如此。”

    绝尘曦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当然明白自己操之过急,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里是万相凡窟,这里是绝尘曦自己记忆当中幻化而出的世界。虽然是真实的,可是绝尘曦并不了解这个世界和外界的世界之间的时间差到底是多少。而在三清界中,还有这许多人在等着他回去,因此,他才会如此着急。因为他的时间并不充裕,所以只能尽快解决。

    “罢了,既然是这样,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但愿两个世界的时间差不要过大。”绝尘曦暗叹一声,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琅琊别馆之中。

    看着空中那道金色流光,酒馆内的托笛叹息了一声,看着手里的信封不由地松了口气。不是没想过是陷阱,可是看着绝尘曦的双眼,托笛下意识的就认为对方的心是真诚的,而并非是有着其他的算计和陷害。但是,让一个魔族改变自己出生之时的观念是很难的,他们从小的教育就是魔族和人族是死敌,任何人类都是该死的!他们魔族才是应该统领整个世界的种族!

    所以,纵然以托笛温和的性格而言,一下子改变这个观念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一夜而过,第二天,琅琊别馆一如往昔地开门做生意。而此时此刻的绝尘曦已经坐在了远处江上一艘画舫之上。当然,绝尘曦不是凡夫俗子,自然不会被那些世俗之中的胭脂俗粉所侵扰,他只是随意的唤来一名女婢在船头弹琴,让他有些烦躁的心情稍稍平复一些罢了。

    无聊的饮着杯中的清茶,很快,一片粉色花瓣落到了眼前的木桌上。抬头一看,一名和春宵公子面容相似,却是一头墨绿色长发的俊美男子已经坐在了他的面前,此人正是春宵公子的兄长绯橘公子。绝尘曦勾起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绯橘公子拿起面前的一杯清茶一饮而尽。

    “说吧,这么大清早的,将我拽出来干嘛?”绯橘公子没好气地说道。

    “如果我说我只是探望一下故友呢?”绝尘曦笑着问道。

    绯橘公子冷哼一声,道:“你来找我要是没有目的,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你现在可是大忙人,还有心思来跟我开玩笑?说吧,今天到底是吹了什么样的怪风,让你绝尘曦这尊活菩萨来此找我的麻烦?”

    “需要你帮我个忙而已。你知不知道因为练功走火入魔而导致的心脏破裂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

    “什么?”绯橘公子吓得手一抖,茶杯顿时碎裂一地:“你..别告诉我你说的是你自己!”

    绝尘曦连忙摇头道:“不是,是我的一个兄弟。以我的能力只能够压制他体内的伤势,但是这样下去他会越来越痛苦的,而且也没有办法根治。这不是我乐于见到的情况,你老实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宝物可以治好这样的病症!”

    绯橘公子眼中露出一丝古怪之色道:“这世上能跟你称兄道弟的恐怕也就那么几个吧。除了我和春宵那个臭小子,还有妖族的腾蛇以及其他两三个隐居不出的鬼才,似乎没有其他人了吧。而我们这些人当中谁会悲催到练功走火入魔?还心脏破裂?跟我说实话!”

    “要你说就说,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绝尘曦恶狠狠地瞪了绯橘公子一眼。

    “..我明白了。肯定是魔族人。”绯橘公子伸了个懒腰道:“听说你昨天晚上在琅琊会馆里玩儿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啊。怎么?对那名掌柜的感兴趣?他可是魔族人,你考虑清楚。”

    绝尘曦露出一丝苦笑道:“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和你兄弟,不过,这件事情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吧。”

    绯橘公子点了点头说:“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的嘴巴可是很严的,你不必担心什么哦。倒是你说的治疗之法嘛,我还真知道。不过真的很困难!你可知道,心脏对于我们这些修炼者而言,并不是很重要。因为就算要害受到创伤,只要有时间调养以及一些逆天改命的丹药,想要完全恢复原状是很容易的。毕竟我们的修炼最终的目的在于魂魄、意识、精神等等。但是从来都是专精炼体的魔族就不同了。他们的魂魄力量本来就比人族弱,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魔族的种族天赋天魔变。而这样的天赋却也让他们的心脏成了关键。我想那名托笛之所以身上没有什么魔气,而且修炼功法也和魔族大相径庭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心脏太过脆弱,所以无法负荷天魔变的能量。不能施展天魔变的魔族是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实力的。”

    “我当然知道,不要说废话!”绝尘曦不耐烦地说道。

    绯橘公子耸了耸肩,说:“也真难得,竟然能够看见你这么焦急的摸样。好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想要得到治好托笛的宝物,就去九天冰雪殿上去找冰天玄女要去。只有她手中的青霜不败花才能够完全治好托笛的伤势。不过前提是,你有本事从冰天玄女的手中得到青霜不败花吗?”

    “这..”绝尘曦顿时苦笑着,感到颇为的伤脑筋。虽说绝尘曦在正道之中颇有人缘,交际手段也不错。甚至于,在人魔大战时期,和正道统一阵线的魔道门派也和绝尘曦有些交情。可是偏偏就有很少数的人和绝尘曦过不去,而这位冰天玄女就是其中一个。而且论实力,他也不再绝尘曦之下,都是纯阳真仙之中十分强大的存在。冰天玄女虽然是前辈,可是却曾经暗恋过绝尘曦,然而绝尘曦却直言拒绝。让一向心高气傲的冰天玄女负气而走。之后又是因为一系列的巧合导致冰天玄女的弟弟死在了绝尘曦手中,以至于冰天玄女一怒之下竟是将九天冰雪殿方圆千里全部冰封了起来,而自己也闭关于冰封的神殿之中发誓不提升到神祖境界杀死绝尘曦就不会破封而出。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绝尘曦苦笑一声说道。

    绯橘公子摇了摇头道:“托笛的功法也是极阴极寒,他的心脏之所以会破裂也是因为修炼功法的霸道,让心脏没有办法负荷。所以,必须要以青霜不败花的寒气帮助托笛易经洗髓,这样他的功体才能够我安全康复。至于你和冰天玄女的仇怨我也知道,严格说来,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那是她弟弟自己作死,怪得了谁?”

    “话是这么说,可是毕竟血浓于水,我杀了她的弟弟却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以冰天玄女的心胸和性格,根本不可能主动将青霜不败花交出来的。”说着,绝尘曦将目光死死定格在绯橘公子身上,绯橘公子脸色古怪,最后被绝尘曦看的更是浑身发毛。

    “你..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也趟这趟浑水吧。我和冰天玄女素不相识,犯不着为了你得罪那个恐怖的女人!”绯橘公子挥了挥衣袖,道。

    “哼,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必须得帮忙!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总之,就是抢我也会将那朵花抢回来!”绝尘曦冷哼一声说道:“至于那个女人,要是不识抬举,一并杀了便是!反正她也是邪道之人!”

    “呃..”绯橘公子咳嗽了两声,神情古怪道:“我忽然发现我好像还不够了解你呢。是因为托笛对你而言太重要了,还是因为之前的你本来就是披着羊皮?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者。”

    绝尘曦嘴角抽搐,道:“少废话,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那点破事直接散布道各大门派之中,到时候没脸见人的可是你自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