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位面行最新章节 > 无限位面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永恒空间坐标

第二百一十四章 永恒空间坐标

作品:无限位面行 作者:路过二次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感谢:如梦般消失的100起点币~

    “当世界回归了原点之时,‘能量’、‘物质’、‘时间’、‘空间’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甚至连因果与规则都将被彻底清洗。”

    “那个情况之下,我的处境可是很艰难的,没有任何条件供我恢复不说,连自身的感知与存在性也出现了紊乱现象,从而导致了各种预判出现偏差,为了保命只能蜷缩在虚无的夹缝之中,被迫的陷入了接近永恒的沉睡,差一点就真正的死亡了~”

    一想到自己居然两次接近死亡,阿撒托斯就觉得很是不爽,但是事到如今再不爽也没什么用了。“花了不知道多少年,直到宇宙的规则重新开始衍化,物质与能量开始逐渐衍生,世界恢复了稳定与生机,我才勉强恢复一些力量。但仅仅如果还远远不够,最多也就只是让我恢复一点行动力而已,花了近五个宇宙纪元的时间我才把力量恢复到现在这个程度。”

    现在想来还真是难忘的回忆……

    “而莎布,犹格,奈亚拉托提普,你们三个就是我在这个宇宙纪元开始之初,为了更好的收集所需事物,用自己的力量加上其余东西所创造出来的属下。”,虽然这么说有点太过直接,但对于三人的诞生起源阿撒托斯并没有什么掩盖的想法,直言不讳的说出了祂当初创造三人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寻求方便而已。

    “感谢您赋予我等生命,能够为您效力,这是我等荣幸。”,没有任何勉强,包括不久前还在企图‘叛变’的奈亚子在内的三人都发自真心地说道。

    神色没有正经多久,身为作死星人的奈亚子就忍不住吐槽道,“如果工作再少一些就更好了!”。

    莎布对此反手就是一记上勾拳,“闭嘴……”。然后瞄了面色毫无变化依旧在打酱油的夜云一眼,才有点疑惑的对阿撒托斯道:“如果只是这些的话,好像并不需要隐瞒什么吧?”

    “没错,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确实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反而能当一定的荣耀,经历强者后活下来的荣耀。”,说到这里时阿撒托斯的语气虽然有些哀怨,但是却也有着掩藏不了的骄傲,那是祂经历生死危机却依旧生还的骄傲。虽然对于常人而言有点难以理解,为什么差点被秒杀还会被当成荣耀,但对于夜云这些认为实力是衡量一切之人眼里,差点真正地死亡固然可怕,但能在一个可以绝对远远强于自己之人手里逃脱,却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荣耀,根本不需要进行任何遮掩。

    至于被打得半死,对于夜云这一类人来说并不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至少夜云是完全不在乎这种事情,哪怕是来一套东方十八层地狱里的高级‘按摩’,也别想他有什么感触。

    “嘛~话虽如此,但是当时的那一位可是给我留了一些礼物,令我不得不细细考量一下。”,阿撒托斯不怎么在乎自己当初差点挂掉,不论是杀掉对方,还是被对方杀掉,在祂看来都只是遵循弱肉强食的铁律而已,所以使祂在意的只有对方留给自己的那个棘手礼物。

    “先给你们做点保护设施吧~”,为了保险起见祂手一挥,就给除了梅维丝以外的所有人布置了层特殊结界,一层专门用来应对眼前这种情况的结界。

    对于梅维丝的实力,祂虽然和莎布等人一样都不清楚到底有多强,但好歹也能感受出远比现在的自己强,所以祂并不担心她会有什么意外。

    做好基本安全工作后,阿撒托斯那只有一张嘴的无面脸庞,额头处突然散发出了一阵淡淡的白光,显露出一个虽然被紧紧黑雾缠绕,但依旧在不断扭动的古怪白色符文。

    在那个符文出现的一瞬间,夜云等人体表原本平静无比的结界,立马开始开始浮现一层层波纹,就如同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震荡着它一样,但身处于结界内部的夜云等人却碍于结界的原因无法察觉到那股力量。

    研究了一下那个符文的流动轨迹后,夜云惊讶道:“永恒空间道标?”

    夜云虽然没办法透过阿撒托斯的结界感受那个符文,但是精通各方面知识的脑袋与饱经磨练的眼力却还在,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阿撒托斯额头处的那个符文是什么玩意,稍一换位思考也就明白了阿撒托斯为什么会一直不像莎布等人坦白的原因。

    他不无得意的暗自想到,‘知识果然在某些时候很有用……’。

    “永恒空间坐标?你果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听见夜云的惊呼,阿撒托斯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一般,丝毫不感到惊讶反而很感兴趣的指着自己额头处的符文说道:“我虽然能够大致刚感受得出这个东西的作用,但是却没有什么自信,所以你能讲解一下吗?”

    “这是我的荣幸~”,夜云也没有推脱什么,伸出手指用自己的力量按照阿撒托斯额头处的符文,模拟了一个有点类似的红色符文出来,“这个东西,在外宇宙有很多称呼,但最通用的一个就是永恒空间坐标。它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建立一个可以用作传送空间坐标,而它的特性是永恒,这代表它极难被外力摧毁,所以它通常被用在某些大型势力中。”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头上的这个应该是用来追击定位的,这代表对方哪怕双方隔着无尽的距离,只要实力够强祂都能直接攻击到你。”,夜云心里清楚,阿撒托斯应该也明白这一点,并且也做了很多预防,要不然的话估计早就死了……

    这和他不久前预想的不大一样,他原本还以为阿撒托斯是因为受伤过重,没有信心征服异宇宙,然后借助那里的资源来恢复自己,才会一直在这个宇宙里窝着,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情况并不是那样了……

    “定位与传送吗……看来和我预想的确实差不多,当初至高之天的那一丝力量在跨越了时空之门,抹去了我的主体,我的军团,甚至是那个宇宙后,依然剩下了点点微不可查的余力,悄悄在我的体内形成了这个东西。如果不是我发现得早并且很谨慎的躲进虚无裂缝,借助混乱的时空乱流,切断了祂与这个坐标的联系恐怕我当时就已经死了。”

    祂有点苦恼地说道:“这些年里我尝试过各种方法,都没有抹去这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东西,甚至连借由宇宙诞生与毁灭时产生的力量重塑身体与灵魂都没有办法,各种原本破坏力惊人的力量在碰到它后都会变得脆弱不堪,所以我也就只能常年躲在某些特殊地点苟且偷生,连外出寻找解决办法都无法做到。”

    听见阿撒托斯的苦衷,莎布三人这才明白为什么阿撒托斯的本体从来都不离开这里,哪怕是少有的外出也只会派出分身的与化身,从未有过本体离开的情况出去。并且很多原本疑惑不解的事情,此刻也随之豁然开朗大致猜出了其中的原因,而不再是像最开始那样一头雾水。

    “阿撒托斯大人,在下误解您了!在下还一直以为您比我还懒,比犹格还宅,比莎布还……”,奈亚子头顶那多变的呆毛,此刻因为她内心的变化耸立得就如同避雷针一般直挺,那上面的点点刺骨寒芒,令夜云毫不怀疑她可以用那个玩意戳死敌人。

    没有等她说完,那不知道到底是称赞,还是贬低的话,已经察觉到不妙的莎布反手捏住她那还想说什么的嘴巴,目露凶光咬牙切齿道:“你的这张嘴,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莎布感觉自己已经快忍耐到极限了,她现在就想把奈亚子丢进时间长河,送她去平行世界做长途旅行……

    看着莎布那仿佛要择人而噬的冰冷目光,奈亚子的额头处立马开始缓缓渗出汗水,目光已开始不断躲闪起来,极力避免与莎布进行眼神交流……

    没有理会从头作死到尾不停挑战莎布的奈亚子,以及正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现在就让奈亚子消失的莎布,夜云想了想后笑着阿撒托斯说道:“我有办法帮你解决这个棘手的麻烦哦~”

    “条件是什么?”,虽然有点惊讶夜云真的有解决方法,但阿撒托斯也并没有太过于激动,而是冷静的直接询问夜云所要的条件,祂不认为夜云会无偿帮助自己解决这个麻烦,毕竟那个符文的棘手程度,祂可是很清楚的。在祂想来哪怕夜云有什么解决方法,也绝对不会太轻松,搞不好还会相当的麻烦,使他花费相当多的时间与精力,所以祂也就根本不认为夜云会平白送自己这么大的恩情。

    面对阿撒托斯这种‘条件你随便开’的态度,夜云也并没有客套与推脱什么,随手一划半空之中自动浮现出一幅庞大无比的星空图。他指着星系图上的银河系与它附近的数十个星系淡笑道:“我要它们的所有权!”

    “好!从今以后它们归你了!”,只是看了一眼夜云所指的范围,阿撒托斯就爽快无比的同意了夜云的要求,连第二眼都懒得看。

    就这样,夜云两人在毫不顾忌当地居民意愿的情况下,决定了那里的所有权。这一切对他们两者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夜云只是想给阿撒托斯说一声,避免日后被说成喧宾夺主,而阿撒托斯则只是表示自己把那几块地方让给夜云随便他怎么搞,具体意义就和找邻居要了几十颗芝麻差不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