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位面行最新章节 > 无限位面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龙套没人权

第一百四十章 龙套没人权

作品:无限位面行 作者:路过二次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十分钟后,看着自己面前整齐站起站列的数千人群,夜云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和大部分时候一样显得极为平静,古井无波的双眼也没有包含着什么情绪,就仿佛冰块脸一样,使得别人完全无法看出他在想什么。

    其他不熟悉的人,看到他这种表情,估计会下意识的觉得,他态度十分高冷,甚至会被他轻蔑的态度给激怒,但是绮雪这群熟人则不会那样认为,因为一般当夜云露出那种的眼神的时候,大部分都代表着一种情况,那就是他又发呆了!

    只见身穿管理者服装的某人,一脸淡定的从身上掏出一张看起来就很复杂的符纸,然后随手向夜云扔去,就仿佛自己真的只是扔了一张普通纸一样,就在那张纸距离自己还有三米多的时候,夜云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眼睛,这才轻微的晃动了两下。

    下一刻,那张原本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符纸,瞬间被他夹在了手中,看着自己手中的符纸,夜云有点无奈的对刚刚冲自己扔符纸的女人说道:“月怜,你这样冲上司扔危险物品,实在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话音刚落他手上的符纸,就化为一阵淡黄色的粉末,然后在气流的带动下,如同烟雾一般飘散开来。

    那个叫做月怜的女人,听到夜云的话在不屑地偏了偏头后,满脸不在意的说道:“反正对你而言,它根本不是危险物品,最多也就算一场小烟火。”,不只是她,夜云的其她手下们,也都露出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显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事情发生,这让夜云也是觉得有点蛋疼,说好的上司の威严哪里去了?要不要都这么随便?

    “你画一张符纸可不是多容易,何必要为了这些事儿浪费呢?”,虽然知道不会有什么用,但是夜云还是想试图以语言的方式,改变一下月怜这个不太好的习惯。

    毕竟老是把威力比手榴弹都大一点的攻击性符纸到处乱扔,实在不是什么好习惯,至于直接改记忆什么的,他还不想用到自己手下身上,因为那样实在是太没意思了,而且也会让以后少很多乐趣,所以他不怎么喜欢那样做,他更喜欢让事情自然发展。

    他的这个劝说理由,月怜随手从衣服中掏出一叠,最少十厘米厚的符纸抖了抖,显示了她丰富的储存量,然后脸上带着一些自豪的说道:“没关系,多亏你放在资料室的那些知识,与材料无限量供应的帮助,我现在一天画上千张都没问题。”,说到这里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知识与材料这两样基本因素,可是让当初的她十分苦恼。

    那些相关的知识,对于她这种喜欢制作符纸的人而言十分重要,因为想要更好的绘画符篆上面的符咒,需要丰富的知识做积累才行,只有这样才能集百家之长形成自己特点,开创出最符合自己的风格与流派,而永夜山庄里的庞大资料室,可以很轻松的满足她这个要求,哪怕里面的知识对于夜云来说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基础,但是对于实力与他根本没得比的月怜来说,已经是庞大到足以看几百年的数量了。

    至于材料的话,不论是朱砂、毛笔、上好纸张、特殊黑墨都不是什么便宜货,当初的她会走上驱魔师这条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得赚钱才能买到那些东西,而现在在夜云这里,那些东西都是无限量供应,甚至许多当初只听过没见过的珍贵材料,也有很多人满脸堆笑的抱着送过来只求拉近一点关系,这是当初的她怎么也享受不到的待遇。

    “虽然我怎么在意制造成本,但是身为一个少……”,他原本想要说少女,但是以对方外表年龄都有三十岁的情况来看这个称呼好像不合适,所以他不理对方不满的眼神改了一改,“身为一个女人的你,应该要学会节约才行啊!”。

    原本听见夜云那即将脱口而出的少女两个字,月怜心里还有一些暗喜,但是在夜云犹豫了一下,最后改成女人两个字的时候,她立马觉得夜云辜负了自己的期待,很想把他吊起来揍一顿,让他明白对于女人的称呼,还是说年轻一些比较好,“少罗嗦,信不信我把这一叠全扔那!!”,说完还作势想要从衣服里再掏出一叠来。

    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夜云只能感叹女人真是一种多变的生物,不就是说了点实话吗?要不要这么激动?

    除此之外心里还有点觉得,自己当初给绮雪等人的衣服里,添加小型储物空间好像是个错误的选择,至少从月怜准备掏出符篆扔他来看,确实就是如此,虽然因为夜云比较懒,所以每件衣服只附带了一立方米的空间,但是对于月怜来说,放几十万张符篆根本没有问题。

    如果全都和夜云刚刚分解掉的那种符篆一样,那么爆掉个把小型城市毫无问题,特别还是在月怜掌握了符篆的摆放阵型后更是如此,一个不错的阵型可以使符篆的威力轻松扩大数倍,随着所制作的符篆威力增强,月怜以后估计会变成随身揣‘核弹’的类型,区域性地毯式轰炸简直轻而易举。

    所以为了保证自己的城市,不会被对方一不小心炸掉,夜云琢磨着要不要取消掉衣服自带的储物空间,眼光不由得在对方身上打量起来,那种不善的眼光立马,让刚刚准备大显身手的月怜感觉到一阵不妙,二话不说缩进旁边雪侨的身后,想要以此转移对方视线。

    别看她不久前还一副我很厉害,想要单刷夜云的模样,但是她自己也很清楚,夜云哪怕不还手,她也拿他没办法,而夜云想要拿她怎么样的话,那么她就只能乖乖任命,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所以此时的她一发现夜云那不善的眼光,就下意识的觉得一阵心惊肉跳,自动寻找旁边的雪侨寻求庇护,虽然她自己也不认为这个庇护有多大效果……

    感受着夜云的目光向自己移过来,雪侨一边郁闷的同时,心中也是一边感叹猪队友害死人,她对于月怜这种自己拉了仇恨,却让队友替自己承受伤害的行为,感到强烈谴责,实在是光明正大卖队友。

    如果可以的话,她虽然也看夜云不爽,但是也绝对不想惹夜云生气,她当初的那些‘作死’举动,也是在知道夜云不会生气的情况下才开始举行的,她对于夜云这种人生气后,能做出什么实在不抱任何好的期待,她虽然想摆脱掉夜云,但是与之相比她更不想因为自己,而把其他人搭进去。

    感受着自己身后,月怜的紧张心情,雪侨觉得十分无奈,她实在不知道月怜既然这么怕夜云,那么刚刚为什么还那么嚣张,甚至明明夜云还没有开始生气,只是目光方面有点变化而已,还没说什么话,她就变得跟受惊的兔子一样。

    揉了揉自己额头,雪侨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夜云玩味的目光,在旁边其她人佩服的眼光里,没有表现出任何退让的意思,而夜云则只是单纯的觉得有趣,在他的从属中,雪侨也算是一个另类,经常进行一些小动作,但是那些小动作又没有任何一个过线,就仿佛只是试探一下他的底线一样。

    这种事情包括当初的绮雪在内,也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至于现在还依旧那么做的人,就只剩下她一个了,那种小心翼翼的做法与各种隐瞒措施,让从头看到尾的夜云觉得十分有趣,那些所谓的隐蔽,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至于那些所谓小动作,夜云根本不在意,因为小动作再多也只是小动作,只有形成不了气候的话,就没有什么用,反而可以是‘游戏’变得更有意思。

    而且哪怕玩脱了他也无所谓,反正凭他的实力,随时都可以把错误纠正回来,这是因为他足够强,而拥有的基本权利,至于弱者根本没有反抗的权力与能力,所谓的计谋与算计当实力相差过大后,就会变成浪费时间的玩意。

    一场本该完美的计谋,在双方实力悬殊过大后,很有可能会演变成花样作死,那些应该环环相扣的计谋,在对方眼中只会成为高难度作死技巧的一环,就如同夜云看待城市中的野心家们一样,他只不过是把他们所谓的野心与阴谋诡计,看成是一场场表演,表现得好的人,他会让他表演完才退场,而那些表演得不好的人,他则会让他们提前退场。

    他们表演的精彩程度,会与他们退场时的待遇互相挂钩(也就是死得惨烈程度),表演得不错的人,夜云会在他退场时,给他的便当加一个鸡腿(让他死得好看或者利索一点),而那些中途就被竞争者们挤走或者解决掉的失败者,就属于那种毫无价值的龙套演员,只是在别人表演的时候打杂的罢了,夜云理都懒得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