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位面行最新章节 > 无限位面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魔化完成
    在湖神的尸体离龙卷风形成的冲天水柱只有大概千米时,六尾狐终于追上了它,她在追上的一瞬间直接单手一划把湖神的手掌连同长矛给切了下来,然后一把拿起长矛就想向后退去,但是在刚刚摸到长矛的瞬间,她就感到一股力量透过长矛一下刺向她的手,使她感到一阵剧痛。

    让她下意识的放开了手,但是没等长矛掉下她捏着长矛上属于湖神的手掌,直接把长矛再度拿了起来,然后二话不说向后退去,看着手上的烧伤六尾狐有股不好的预感,这是那柄长矛在她手上留下,在摸到它的时候,她能清楚的感应到长矛对她的排斥她手上的烧伤就是长矛的力量所留下的。

    她心中只知道明白这应该是上一代湖神所留下的后手,估计只有拥有他血脉的人才能使用这把长矛,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她还不是太意外,因为很多重要东西都会被赋予这种功能,这也是她会直接切下湖神手掌的原因,有的法术可以使它使用者暂时性的拥有某些血脉,而那种血脉的样本就是它最重要的施法调料。

    不过让她感觉不妙的是,那种法术并不是特别完美,模拟出的血脉会和真品有一些细小的差别,不过差别很小罢了,正常情况而言那种法术模拟出的血脉,可以瞒过大部分需要特殊血脉的物品,而她不知道手中的这柄长矛到底吃不吃那一套,毕竟上一代的湖神可不是像这一代一样是个水货,而是可以与大妖怪媲美的强者,所以她心中对于那个法术有点没底,毕竟那种层次的强者花费大量心血为自己后代未来传承所制造出的东西,也许会有预防那种法术的手段。

    不过这种情况她在离开山洞时就有了觉悟,只要拥有成功的可能性她依然会冒着危险来拿这柄长矛,这是她身为族长的责任,在她退后没多远时湖神的尸体,终于被卷进了那巨大的水柱中,为它添加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血色,想必和那些被卷进去的鱼一样被变成了残渣。

    不久后,六尾狐在其她人兴奋的目光中回到了山洞,她刚刚走进山洞其她人就立马围了过来,看着她们期待的目光,六尾狐晃了晃手中的长矛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至于她心中的担心她没有说出来,只能默默想到老天保佑!

    然后她就带领着其她人开始为那个法术做准备,在其她人的帮助下没花多久,所有的准备工作的做好了,看着眼前的长矛她心中默念“老天保佑,希望上一代湖神能给点面子……”

    在祈祷了一会儿后她就开始施法……

    看着手臂上鳞片一样的印记,她知道法术已经开始生效了,接下来就是尝试效果了,看着长矛她不由的咽了口口水,到了这个时候连她都有点紧张,因为山洞中裂缝现在大到可以把手伸进去,估计再过不久就会彻底毁掉,而外面那些龙卷风、闪电、暴雨依然没有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了。

    原本只有一道的龙卷风现在却变成了三道,原本的泥石流因为也变得越来越强,根本没有停的意思,连原本没有被波及的山洞附近也出现了泥石流,情况越来越糟糕,所以现在这把长矛的重要性更加的弥足珍贵了,是她手中最大的砝码没有之一。

    在想清楚后,对着长矛她伸出了手,一下握住了它,上面没有传来任何排斥。

    这让她和周围的其她人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这表示她没有白冒险,但是几秒后,她发现自己手上的鳞片印记居然快要消失了,这让她感到不对劲,“不是说三天后自动消失吗?”

    下一瞬间,随着印记的消失,一股力量透过长矛向着她的手刺去,就和她第一次摸这把长矛一样,看着掉在地上的长矛和她还在冒热气的手掌,其她原本还露出笑容的狐妖纷纷愣住了,她们脸上欣喜的表情也逐渐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地底的魔化也结束了,看着全部变成暗红色的各种灵脉,夜云把它们从原本的阵型上拆分开,按照他的想法摆放,他这一行动的后果就是哪怕魔化停止了上面的动静依然没有停下来,依然是那么的热闹,看着那一条条仿佛血管一样不停流动的暗红色灵脉,他心中默默计算着自己想要的阵型。

    根据刚刚灵脉魔化后反馈回来的信息,他没有继续使用最开始决定的阵型,因为现在的灵脉又拥有了一个在他看来相当不错的功能,也算是意外之喜。

    几分钟后,所有的灵脉都摆放完毕,他从私人空间里拿出自己收集的各种东西,其中的灵脉全部打散补充给魔化灵脉提升品质,其他的东西则根据严格的要求,用法术固定在不同的方位,在搞定了那些东西后,看着眼前处以半激活状态阵法,他从自己手中挤出一滴血。

    那滴血液并不是液体,而是一种能量,只不过是以血液的形态表达出来罢了,这就是他身体中血液的真实样貌,严格地说起来他的血液就是他能量的聚合物,每一滴血液都是他的能量经过无数次纯化后产生出来的,而他本人的身体就是由无数这种血液组成的,这就是他身体的基础构成单位。

    不把他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每一丝能量、每一点灵魂都给毁掉,就无法成功杀掉他只会让他消耗一点力量,,因为他根本不是正常意义上的生物,不过哪怕杀掉了也无法阻止他满血满魔复活,除非消耗完他所有的负面情绪、所有力量,并且杀他的人一定不能产生愤怒、恐惧、憎恶之类的负面情绪,不然杀了也是白杀,基本等于一边打BOSS,一边给BOSS加血。

    在灵魂圣器蕴念血戒、混乱圣杯的能力下,他不需要担心负面情绪,所以每时每刻都有无数负面情绪被转化他的能量,然后再由能量转化为血液,不断地补充他的力量,当他体内的力量满了时,那些负面情绪就会自动帮他提纯身体中的血液、强化灵魂,使他变得越来越强,就和打游戏时人物的经验值自动增长一样,这也是他不需要担心实力停滞不前的原因,因为他是开着挂玩耍。

    那滴血液在出现后直接向阵法中心射去,当它到达目标地点后自动化为一阵血雾消散开来,下一瞬间整个阵法就出现了某种特殊的变化,然后一道暗红色的光圈以三百六十度的方式,从最中心的位置由内向外散去,它散开的速度快到C级以下的人根本感觉不到,在两秒内就把灵脉所及的地方也就是周围一万平方公里以内的地方全部罩住。

    这代表这一万平方公里以内的地方都成为了他的领地,可以任由他掌控,在这一瞬间地表的各种天灾也都随着灵脉纷纷平静了下来。

    而山洞中的众人在感应到了地震停止后,原本都还在为法术失败而失落的众狐妖,眼神纷纷一亮,其中的六尾狐立马直接站在洞口处向洞外看去,想要观察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然后就发现外面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龙卷风、乌云、暴雨、闪电都和地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她在高兴之余又感到一阵莫名其妙,这些天灾的消失和它出现的时候一样显得毫无声息,只有地上残留的各种残骸、痕迹证明刚刚发生的事情。

    就在她蹲下身体想要仔细观察地上那些虽然深不见底,但是却在慢慢愈合的裂缝时,夜云的身影突然在其她人惊讶的眼神中,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身后。看着面前刚好蹲下的身影夜云也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就露出了笑容,不理会身旁的其她的狐妖,伸出自己的双手把六尾狐的脑袋向左边偏了偏。

    “咦?”就在她试到有人作怪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哪个熟悉族人,毕竟她的身后只有她们,所以虽然有点惊讶,但是反应不怎么激烈,只不过是下意识的想要回头看一看,而其她原本想要阻止夜云或者发出惊呼的狐妖,则是在夜云伸出手的一瞬间就被他定住了,只能看着他这个陌生人向她们的族长伸出不怀好意的双手。

    就在她刚想要回头时,夜云扳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扭动脖子,然后张开自己的嘴,随着他的举动两颗洁白的利牙迅速伸了出来,然后不理因为终于感到不对而开始挣扎的六尾狐,在其她人惊恐的眼神中冲着她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啊~”六尾狐惊慌失措的声音,让其她狐妖知道她已经惨遭毒手了,纷纷用杀人的眼光看向正咬住她脖子的夜云,心中悲哀地想到躲过了那些天灾后,自己等人居然倒在了眼前这个小鬼手中。

    但是出乎她们意料的是六尾狐的声音在惊呼完后,虽然有些惊慌失措和虚弱,但是却并没有就此消失,反而产生了某些诡异的变化。

    “等等、别这样、不行啊!饶了我吧!?啊~”听她的声音还有点害羞、不好意思,最后还娇喘了一下,这让其她狐妖完全不能理解,这时候不应该是暴怒吗?为什么要害羞、娇喘?想要**敌人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