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异界殖民者最新章节 > 异界殖民者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节:雨夜
    翌日的清晨联合调查组开始了工作,出乎人们意料的是主持调查的是郑萍茹,而不是M夫人,M夫人似乎从牛角湾基地消失了……

    但是调查十分顺利,因为在这支军队中艾丽莎的威信实在是高,所以一看见审判席的上艾丽莎无论是老兵油子,还是当事人都老老实实地配合。而肇事者霍尔更是俯首认罪,痛哭流涕。这样做了准备大玩心里战的的郑萍茹十分郁闷……

    但是调查团还是整理了整个细节,包括整个时间线,写了厚厚一叠的报告……

    而完成了上午的工作后,基本上事情都很清楚了,但是上午的审讯基本结束,而的午还是要到雷纳镇医院看望伤者,了解当时的情况,目的是保证调查的完整性。还有要对这件事做出军方的表态。

    虽然艾丽莎没有在部队营房露面,但是关于艾丽莎归来的消息却传遍了军营,一时间这500多名战兵视乎一下子回魂了,不但一下子变得纪律严明,而且连平时就餐时那嘈杂的场面一下子变了个样,每一班的士兵都正襟危坐安安静静的就餐。俨然一支精兵的样子。面对次情景,郑萍茹和艾丽莎都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两人正打算深入士兵中做些工作。

    “报郑长官,犯人请求见奥尔西尼长官一面。”安北特遣营的士兵前来报告。

    “嗯,我和奥尔西尼准尉就过去。“郑萍茹说道。

    。角湾基地的囚室兵不阴暗潮湿,相反这里还是比较干爽通风也良好,地板也比较干净,艾丽莎的身影一出现了囚室外面是,霍尔猛地扑到铁门上……

    “女爵大人,大人……”霍尔似乎看到救星。

    艾丽莎冷冷地说道:“你不要以为你能脱罪,违反军纪的后果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我混蛋,我给您丢脸,我给兄弟们丢脸了,我罪该万死。我没想过您饶恕我。”霍尔说道。

    “但我求您件事,我家里有父母和年幼的弟弟。求您把不要把我的事告诉他们,不要让他们伤心。”霍尔说到自己的父母就流下了眼泪。

    “我从型顽劣让父母操心,没给家里带过钱,这是我存在钱庄的凭票。您帮我带给我父母,就当我孝敬他们一次,还有这个带给我弟弟。“霍尔边说拿出一张奥尔西尼家钱庄的凭票,还有一个用橡木雕刻的小兵递过去。

    “早知如此N必当初啊。“艾丽莎叹了一口气,接过了凭票和橡木木雕。

    “你知道吗。因为你的行为已经造成一名护士已经亡,她母亲听到这个噩耗当宠了过去……”艾丽莎说道。

    “死了……”霍尔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艾丽莎拍了拍霍尔的肩膀,起身就要离开。

    “大人。您能原谅我吗?”霍尔突然抬起头来对艾丽莎说道。

    “我原谅你又有什么用。”艾丽莎叹息道。

    “有用,您不知道,您是我最佩服的人,对这我们些穷当兵的没的说,说话还一诺千金,您原谅我把,您不嫌弃的话下辈子我还当你的兵,还是你的弟兄。”

    艾丽莎沉思了一会:“我原谅你!”

    “其实你应该向那位护士求原谅。那才是你最应该去求的原谅的人“艾丽莎说完就离开了。霍尔朝着她离开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个头,他心里坚信这艾丽莎从接过凭票和木雕那一刻起她就会一定会把这些东西送到他的亲人手里………

    目睹这一切的郑萍茹深深地为艾丽莎在这支部队所建立的威信说折服。其实她不知道这种威信并不是艾丽莎一个人能建立的。而是奥尔西尼家族一代代的传承,与其说是艾丽莎建立的威信,还不如说是军神巴卡起一脉相传而来……

    “也许你是对的,现在这支部队就是要在铁血手腕才能……”郑萍茹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也看到了……”艾丽莎静静地说道。

    “那么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办呢?”郑萍茹问道。

    “嗯!其实你要明白这群老兵油子吃硬不吃软……”

    其实是艾丽莎自己不明白的是她的铁腕治军只站在她的家族几百年来所积累的威信之上的,要是换了别人,这帮骄兵还不得哗变……

    这时在牛角湾基地主建筑的一处秘密牢房里,教廷的武士金卡罗正在忍受着无尽的精神折磨,脑子里有有一个声音如同穿脑魔音一样不断地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不停地消耗他的意志,他已经2天2夜在这种状态下了,那个穿脑魔音一刻也不停地轰炸着他的精神,让他一刻也不能休息,而且这里被剥夺了几乎一切感官,没有白天黑夜,没有时间,眼睛看到的是朦胧的光线,身体好像在一种失重中感受不到大地引力,除了那个穿脑魔音就一切都不存在。

    “我看你还能撑多久。“M夫人在监视屏上查看着金卡罗的脑波,脑波正在大幅度地波动。预示着金卡罗的精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这种精神酷刑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禅境“。其实就是用不同的频率的脑波对受刑对象进行不停精神轰炸,而且剥夺他的感官,让受刑者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无穷无尽的世界,这里没有也没有终点,无穷无尽,能受得住这行精神酷刑的也许只有那些高僧……

    “啊……啊……”金卡罗狂叫起来,但是这狂叫他自己是听不到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叫,还是没有叫,到底自己是是否还存在,但那个魔音却一阵不断地提醒他还存在,到底存在在哪里?身体,灵魂还是其他什么鬼东西……

    这时金卡罗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受刑机械开始向他体内推入一定的镇定剂,以免因为抽搐而休克,让他继续在这无尽折磨中受刑……

    而在雷纳镇,郑萍茹正在向那位在这次事件中死亡的护士家属进行慰问……

    “老人家,都是我们做得不够,才造成你女儿的不幸,但是您放心,我们绝不放过一个坏人,肇事者必将受到严惩……“郑萍茹握着穆德莉护士母亲的手说道。

    “老人家,为了表达歉意,这是我们的一点意思。”说着递过用纸张包着的一叠蓝票子,这足有600张之多,要知道担负起养家糊口的穆德莉护士一个月也就收入6张蓝票子。

    “至于你女儿的工作嘛,她年纪太小,我已经为她在男爵夫人即将开办的学校中为她某了一个勤工俭学的工作,相信你们的生活不成问题……”郑萍茹用她那治愈系的嗓音不断安抚着这位丧失挚爱女儿的亲人……

    冬天的夜幕也能快就降临到雷纳镇,在牛角湾基地的秘密牢房里,监视器上的脑波快速跳跃,频率似快要到达红线。“毕“长长的蜂鸣声响起,代表金卡罗已经崩溃,如果再在这样的状态下,那么他的精神就会死亡,是大脑认为自己已经死了,没有了求生的意志。所以M夫人只要停止了行刑。…

    “哎!刚刚给他推了镇定剂,居然就撑不住了。还得等他醒来“。M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关掉这台行刑的机器。

    其实这个人身份地球众们早就从其他俘虏嘴里就知道了,但是这个家伙一直嘴硬,就是不承认自己是的教廷的人,只说自己的一名旅行者,不知道那些人海盗。

    M夫人只想要一个在教廷内部的内线,所以她要逼金卡罗屈服,这样她就能找到并捏住金卡罗的把柄……

    对于教廷这个奥斯陆大陆上最强大势力,目前地球众还没有一个真正的了解和接触的途径,所以M夫人希望能够通过金卡罗把自己的人打入教廷内部让地球众能更加准确地知道教廷真正的意图,使地球众能制定出更加合理的应对策略……

    夜晚的天空下着冻雨,穿着作训服的艾丽莎和500名战兵在牛角湾基地的操场上,淋着冰冷的雨水,雨水顺着他们的脸颊流到地上,他们一动也不动,而艾丽莎因为更早地来到操场上,所以她的作训服已经湿透了,500名排列整齐的战兵一动不动看着自己的长官。

    “我想你们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来这里是让你们清醒清醒,我才离开多久,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为你们感到羞耻……“艾丽莎大声地骂道。

    “你们还有脸说自己的是精锐吗?还有脸说是我的兵吗?我没你们这群废物。我以为我带出来的队伍无论到哪里都是一流队伍,都是响当当精锐。能吃苦耐劳,纪律严明,令行禁止,谁料到你们被一句话就被乱了阵脚……“艾丽莎越说越激动。

    “咳咳!“也许因为寒冷艾丽莎开始咳嗽起来,虽然她一身高级斗气,但是也挡不住疾病的侵扰。

    “奥尔西尼准尉,你这是干什么。快点回屋里去,这么多人在这里陪你淋雨,着了凉怎么办啊。“这时郑萍茹从暗处冲了出来,对艾丽莎叱责道。

    “快你们都到食堂去,哪里我吩咐人烧了姜汤……“郑萍茹对操场上的士兵喊道。

    但是士兵们都不敢动……

    “你们没听道郑长官的话吗?都到食堂去,你们不要以为淋雨病了,明天就不要操练了,明天我亲自操练你们……“艾丽莎对士兵骂道。

    “是“操场上响起整齐划一的嚎叫,士兵们冒着冻雨迈着整齐的步伐离开操场……

    同一天晚上,霍尔在牢房里割腕自杀,没认识几个字的他用鲜血在衣服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对不起“这几个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