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拼死护花)

第一百二十一章(拼死护花)

作品:我的鬼差男友 作者:阿杜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预想中的脆响久久没有传来,项善慢慢的睁开眼睛往前看去。?.?`只见茫渊不知何时赶了回来,并在绿牡丹就要落地之时,飞身上前一把抱住了它,才让它幸免于难。

    只是劲道没有控制好,冲力可能太大了一些,茫渊虽成功救下了绿牡丹,但自己的脑袋却重重地磕到了地面,出了一声闷响。

    项善连忙起身过去将他扶起,一边将他扶坐到一边的椅子上,一边歉然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茫渊完全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将绿牡丹盆子里的泥土用手整平,又仔仔细细的将绿牡丹从花到叶检查了个遍,现没有太大的问题后,才轻吁一口气道:“幸好幸好,花没事!”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还没有回答项善刚刚的问题,又连忙回道:“我也没事!”

    项善在一旁小声的劝道:“既然花没事,你就先放下吧!刚刚我听见你脑袋撞地的那一声很响唉,会不会很严重啊?你仔细感觉一下,脑袋有没有不舒服啊?”

    茫渊紧紧抱着绿牡丹不肯撒手,连声道:“我真的没事的,让项姑娘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见茫渊这么说,项善觉得更加对不起他了。?.??`明明就是自己没有看管好他托付给自己的花,现在还要他反过来跟自己道歉。真不知道是应该要说他是傻,还是太善良。

    项璟怀见项善惭愧的低下了脑袋,轻叹一口气,走到茫渊身边,也不询问他的意思,直接伸手就往他的脑袋摸去。

    后脑勺突然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茫渊忍不住低声的叫了出来。项璟怀听到他痛得直吸气,不禁小声的抱怨道:“亏你自己也是个大夫,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啊?你后脑勺撞得那一下,虽然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事,但要是不及时处理,积了血的话后期处理起来也是很麻烦的。”

    听到项璟怀略带关切的训斥。茫渊又再次道歉道:“不好意思,让项公子担心了。不过这点伤真的没有关系的,我回去用冷水敷一敷就好了。”

    “你就不要再道歉了,说起来你会受伤也有我的原因。要不是突然冒出个疯女人…”说到这儿,项璟怀抬头正想去找那个闹事的疯女人算账时,才现她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陨宿纳闷的四处找了一圈,也没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不由得愤愤道:“千万别让我逮着你。?.?`否则一定让你好看。”

    项善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凉凉的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经过这件事,大哥你是不是要好好反省反省了?”见项璟怀想要反驳,项善立马接着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么?满大街这么多人,人家姑娘为什么谁都不找,就非得要找你的麻烦呢?要说你真的一点都不认识她,我觉得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吧!”

    项璟怀郁闷了,郁闷的同时他也在脑海里努力的回忆了起来,可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的去回忆。他敢对天誓,他真的对刚刚那个姑娘一点印象都没有。

    见项善一脸鄙视,项璟怀又是一脸苦闷。茫渊不由得好奇的问道:“项姑娘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姑娘啊?”

    项善将刚刚在这儿生的事大致的跟茫渊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茫渊果然也觉得有问题的肯定是项璟怀没错。

    斟酌了好久,茫渊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小声劝道:“项公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一点,作为男人在下表示十分可以理解。但是有句话在下思考良久还是想要奉劝公子。”见项璟怀将头撇到一边,做出一副完全不想听下去的样子。茫渊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才是正理。处处留情,终有一天。你是要吃大亏的!不是身体就是感情,还望公子以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

    在听到茫渊说出最后一句话后,项善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大笑了出来。

    项璟怀一脸菜色的看着身前笑得前仰后合的项善,阴沉沉的说道:“笑够了没有!”

    项善拼命地克制住自己想要放声大笑的**,用力的点了点头后。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瞟到一脸莫名的茫渊,又再次破功,笑得越的欢畅了起来。

    项璟怀气急,转身就走,不想再看眼前这两人一眼。茫渊见状连忙起身就准备去拦他。可一站起身,茫渊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了起来,踉跄了两下后又重重地跌回了椅子上。

    见茫渊突然变得满脸苍白,汗涔涔的样子,项善连忙将他手中摇摇欲坠的绿牡丹抱过来放好后,扶着他的手臂,轻声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茫渊只觉得难受的说不出话来,还有些想吐的感觉。但听到项善关切的询问,为了不让她担心,他还是勉强的摇了摇头。

    项善不懂医理,也不知道他突然这样到底是什么情况。见项璟怀还未走远,连忙大声喊道:“大哥,你快回来啊!茫渊他好像有些不舒服。”

    本以为项善是为了让自己回去,但又碍于情面,才故意这么说来诈自己。项璟怀特意慢悠悠的转过身,正想摆摆高姿态,再矜持一会儿时,却一眼看到了茫渊脸色苍白的样子。知道项善不是说笑,项璟怀连忙跑回到他们的身边。

    撩起茫渊垂下的衣袖,项璟怀细细的为他诊断了半晌后,才轻吁一口气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撞得太重了些,脑子里血气有些不畅,休息个两三天就好了。”

    “那就好!”见茫渊无力的靠在椅子上,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项善又接着说道:“我看今天的花会也差不多要结束了,要不我们先送他回去,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项璟怀点点头,正想将茫渊背起来时,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他家在哪里。见他几乎已经快要昏睡过去了,项璟怀连忙轻轻将他摇醒,小声问道:“茫渊别睡,你还没告诉我们你家住哪儿呢!”

    好一会儿过后,茫渊才缓过神来小声说道:“洛都外,离平村最后一家。”(未完待续。)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