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第二天一大早,不知是不是休息的好的缘故,项善自出来后第一次又睡到了自然醒起床,顺道将雪颜也一起叫醒后,两人便跟着丫鬟来到偏厅与大伙儿一块儿用膳。

    用完丰盛的早膳后,沐敖作为主人十分关切的问候道:“各位昨晚休息的可都还好?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吧?”

    项善几人连忙摇头并表示一切都好后,沐敖又继续说道:“那就好,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几位尽管开口,当自己家便好,千万别拘束了。”说完看了眼外头道:“几位想必都是初次来辽远,想来定是没有欣赏过真正的塞外风光。今日天公作美,风和日丽秋高气爽,不如就由在下带大家一同出去游玩一番,你们看如何?”

    玉涵之第一时间答应道:“能有幸让沐城主亲自相陪,当然是十分乐意啊!”

    一行人换了身装束后,便来府门前汇合,项善看到眼前清一色健硕的马匹后,心里暗叫不好,今天的节目该不会就是骑马吧。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沐城主换好装束,最后一个走出来后,看着眼前一溜的骏马,豪气万丈的说道:“领略塞外风光,骑马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眼前这些都是我沐家马场里精心挑选出来最好的马,各位看看是否有中意的,可随意挑选。”

    项善活了这么两世,根本就没学过骑马,而当小杏十分善解人意的牵过来一匹体型娇小的母马时,她也只是看着,不敢轻易上去。本想着让雪颜载自己,可谁知一向法力高强的雪颜竟然也是不会骑马的。项善又走到玉涵之身边,想让他带自己,可让人郁闷的是,瞬间杀出个雪颜,完全无视她的抗议,一个翻身便坐到他的身后。最后项善无法,只好求助般的看向陨宿,可不知陨宿是走神还是故意当作没看到,竟是完全无视了项善请求的眼神。

    项善正想厚着脸皮开口求助时,沐敖十分善解人意的走了过来并伸出手道:“项姑娘若是不嫌弃的话,沐某带你一程如何?”

    项善又转头再看了眼陨宿,见他仍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便点头道:“那就多谢沐城主了。”

    一行人随着沐敖来到辽远城外的草原之上,感受着蓝天白云,凉爽的秋风以及一望无垠的辽阔风景,一时间只觉得心境也跟着开阔疏朗了起来。

    项善坐在沐敖的身后正满心放松的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时,突然一股剧痛从背后传来,一时间她只觉得天旋地转,紧接着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摔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本来离他们有些距离的陨宿飞快的骑马跑了过来,一把将她捞进怀中。

    项善在即将昏迷之际,见陨宿难得的满脸惊惧,口中似乎也在不停地大声说着什么,但她已经完全听不到了。感受到他抱着自己的手臂有些微微的颤抖,项善发现自己在快要痛晕过去的情况下,心里想的竟然是:这回应该不是错觉了吧,他是真的很紧张我呢。才想到这么多,项善终于抵挡不了一波又一波汹涌的痛意,头一歪便昏死了过去。

    兴许真是拜多次受伤所赐,项善这次从疼痛中醒来时已经竟然已经完全都感觉不到害怕了。一睁开眼睛,项善惊讶的发现陨宿竟然守在房里守着自己。见他似乎有些发呆,项善小心地咳了一小咳,终于将他飞远的神思给拉了回来。

    陨宿回过神来,语气难得关切的问道:“你好些了么?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么?有的话可一定要说出来,我好帮你叫大夫。”

    项善看着眼前的陨宿,虽还是一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但明显可以感觉出来他与以前不同了。不知为何,项善的心里竟然悄悄地跑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他是在关心我么?

    项善趴在床上,弱弱的回道:“我没事,就是伤口还有点痛。”说到这儿,项善突然停了下来,仔细的将眼前的陨宿上下打量了一遍后道:“对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没受伤吧?”

    陨宿难得的回以微笑,淡淡的道:“我们都没事,你就安心养伤吧!至于伤你的人,沐敖已经亲自去追去了。”见项善还想说话,陨宿立刻抢在她前头打断道:“好了,不要说话了,闭上眼睛休息吧!”最后甚至还破天荒的安慰道:“不要怕,放心的睡吧,有我在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项善看着眼前的陨宿,心中的本是豆子那么大的疑惑渐渐的生根发芽了起来。陨宿今天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虽然他这段时间都很不正常,但像今天这样又是安慰又是微笑的,实在是太不符合他的作风了!心里不由想到:难道我这次伤的很严重?就快死了?!!

    项善是一个实诚的孩子,也是个藏不住事的孩子,犹豫了好半晌后,还是弱弱的将心中的疑惑问出道:“你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是不是我伤的很重?快不行了?”

    陨宿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语气低沉的回问道:“怎么?你很怕死么?”

    项善用一副“你这不是说废话”的表情看着他道:“当然怕啊!我好不容易活到这么大,还没来得及到处走走,还没有找到一个我爱也爱我的人成家,更没有正正经经的享过什么福,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就这么死了的话,很可惜唉!”

    陨宿似乎犹豫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那若是有人带着你阅遍世间万象,品过人间百味后,你是否就不怕死了呢?”

    项善难以置信的回道:“可能会好一点吧,但是估计也好不了太多,毕竟死还是很可怕的,对吧?”说到这儿,项善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弱弱的问道:“你问我这些做什么?”

    陨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平静的回道:“没什么,只是突然好奇罢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说完也不待项善再说什么便快速地起身出门去了。

    项善看着陨宿快速远去的背影,莫名了半晌。正想动一下由于趴伏太久而有些酥麻的手臂时,一个不小心竟扯到了伤处,瞬间将她痛出了一身虚汗。再也没有心思胡思乱想了,项善静静的趴了一小会儿后,终于再次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