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可是想到这儿,项善又想不明白了,便对着雪颜问道:“既然你都知道那乌府有问题了,大晚上的你还跑到了人家的门前去干嘛啊,都不知道避着点么?”

    雪颜听到这儿,瞬间炸毛了,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哪知道白天看上去只是有点奇怪的地方,到了晚上会那么邪门啊?我是循着主人的味道找过去的,哪里知道刚到那儿,人还没站稳呢,就被莫名其妙的偷袭了。”

    项璟怀又接着问道:“那姑娘可知袭击你的是何妖物?”

    雪颜听到项璟怀这么问,不由得将头扭到一边,哼了一声后,别扭的说道:“我现在是不知道,不过只要我再去一趟,我就一定能查出来那偷袭我的妖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项璟怀轻哦了一声后说道:“原来姑娘不知道啊?我还当姑娘法力这么高强,什么都逃不出你的法眼呢?”

    雪颜听罢,拍案而起,怒道:“我是不知道,那又怎样,说的好像你知道似的,有本事你现在告诉我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项璟怀轻飘飘的回道:“看姑娘这架势,是笃定在下肯定不知道了。那万一在下现在便将那妖物的来历道出,姑娘又待如何?如姑娘不介意的话,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雪颜轻哼了一声,杀气腾腾的对着项璟怀说道:“跟我赌,我怕你赌不起!”

    项璟怀老神在在的回道:“赌不赌的起,这个在下心中有数。只要姑娘肯跟在下赌,而姑娘又恰好赢了在下的话,那在下必定会为了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若是在下侥幸说中了袭击姑娘的东西是何物的话,那也请姑娘答应在下一个小小的请求,你看如何?”

    雪颜不屑的回道:“不如何,反正凭你是绝对猜不出来那妖物的来历的,我便答应了你,你又能如何?”说到这儿,雪颜轻哼一声吼,继续说道:“好了,你说说看,那袭击我的到底是何妖物?我倒要看看,凭你,能猜到几分。”

    项璟怀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缓缓地起身朝屏风后的浴桶走去。不一会儿,又慢慢地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湿嗒嗒的白色布袋。

    项善定睛一看,这可不就是刚刚当着她的面,项璟怀临时缝制出来用来装乌鸦的袋子么?

    迎着项善担忧的神情,项璟怀对着她微微一笑示意她不要担心后,又慢慢地坐回了原位。将布袋子放到桌面上后,项璟怀对着雪颜说道:“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姑娘请拭目以待吧!”

    雪颜听罢轻哼了一声以表不屑,但是奈何那好奇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项璟怀理了理衣袍端正坐好,双手在面前捏了个诀后,便开始对着面前的布袋子咕噜咕噜的念起咒来。

    桌上的布袋子在咒语的催动下,不一会儿的功夫,表面便蒸腾出了丝丝水气,而布袋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得干燥清爽,最后竟是连一点被水浸湿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了。

    紧接着布袋子似乎被烈火烧灼过一般,慢慢地露出一两片焦黄色的颜色。不一会儿的功夫,焦黄色的面积在布袋子、的表面不断扩大,渐渐的,空气中也慢慢产生了一股烧焦东西的味道。但是项璟怀仍旧闭目念咒,一点也没有因为布袋子被烧焦而放慢或是停下念咒的意思。

    眼看着布袋子表面慢慢地全都变成了焦黄色,一两点零星的火花也开始漂浮在布袋的表面时,项善都不由得担心这袋子估计撑不了多久,可能就要被烧毁了。

    雪颜见此情景,更是笃定了项璟怀只是嘴上说的厉害,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本事。正打算放松身体坐回原位,准备好好讥笑对方一番时,布袋子却突然如活了一般,一蹦两尺高,愣是将准备看笑话的雪颜和专心观看的项善,吓得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雪颜连忙站稳脚跟重新走回桌边。眼看着项璟怀一跃而起,准确地一把握住了那仍扭动不停的布袋子,正老神在在的看着自己。雪颜强撑着一口气,高声说道:“哟,真是新鲜啊,想我活了这么些年,还是头一次看到有道士念咒跟玩杂耍似的。我说姓项的,你倒是猜没猜出来啊,别是牛皮吹过了,破了,哼!”

    项璟怀意态闲适,淡定从容的回道:“姑娘急什么,有没有吹破,且听在下细细分解。”

    不知为何,雪颜特别看不惯他这副成竹在胸,仿佛洞悉一切的样子。索性将头撇到一边,催促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

    项璟怀也不恼,拿着布袋子开始一边在房间里慢慢地走动,一边慢慢的说道:“此物乃是怨气的一种,在下姑且称之为情怨吧,乃是世间痴男怨女们因着情爱求而不得,或是被始乱终弃使得生命终结时怨气无法化解,而产生的强大怨念。”说罢将手中的布袋子递到雪颜面前,礼貌的问道:“姑娘说,在下说的可对?”

    雪颜气恼的将项璟怀手中的布袋子一把夺了过来,转过身,放在跟前仔细打量了片刻,不由得懊恼的低声嘀咕道:“哎呀,我真是笨死了,怎么就没想到这上面呢?”

    项璟怀仿似没有看到雪颜的懊恼一般,转了个圈又悠哉悠哉的踱至雪颜的跟前,用谦逊有礼的声音再次追问道:“姑娘还没回答在下呢,在下到底说的对还是不对啊?”

    雪颜的脸越涨越红,眼看整个人就快要发飙了,项善忙拉了拉项璟怀的衣袖,假装好奇的问道:“对了,哥哥,你说这情怨是痴男怨女的怨气所化,那也不应该会有这么厉害吧!雪颜的功力,我也是见识过的,就算再怎么没有防备,也不至于会被伤成这样啊?”

    项璟怀知道项善是故意打岔,又见对面的雪颜也确实是被自己气的不轻了,估计再惹下去可能真的会生气,那可就不好玩了。想到这儿,便依言转过头来,对着项善解释道:“一般的情怨当然没有这么厉害啦!但是从这怨气被装在我的乾坤袋里这么久,甚至被真火烧过都还能这么活跃来看,这情怨估计快修成精了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