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国师惊讶的回头一看,发现原本应该躺在棺材里的二皇子竟然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身后,此时正双眼漠然的看着自己。原本如沐春风的温和早已不见,继续冷冷的对自己命令道:“还要我再说第二遍么?”

    国师被二皇子瞬间散发出来的强劲气势所震慑,迅速的停下口中的咒语和手上的动作。

    见国师乖乖的听从了他的要求,二皇子又接着命令道:“把人放到棺材里去。”

    国师听完犹豫了一下,微微转头向皇后看去,可是皇后此时只是两眼正怔怔的看着二皇子,完全没有功夫理会他。无法国师只好又为难的看向二皇子,只见对方眼神微扫,如一记冰刀划过,国师立马不敢再耽搁,手中浮沉立马甩动,几个起落后,项善就被稳稳的放到了原本二皇子躺的棺材里。

    早在国师停手的时候,由于不受法术控制,项善整个人就已经彻底失去意识昏过去了,现在就算已经被放出了那个人间炼狱又被转移到棺材里这么连番折腾,她也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二皇子在项善被转移后,便离开神态,慢悠悠的向棺材方向笔直走去。路过满脸泪水,激动迎上来的皇后时,二皇子连一个眼神都吝啬施舍,脚步不停的笔直的越过她走了过去。

    皇后本来惊喜激动的心情稍稍有点受挫,但是这点小小的影响远没有自己最疼爱的孩子失而复得的冲击来的大。

    在当上一国之母这么多年后,皇后第一次失态的颠颠的跟在除了皇上以外第二个人的身后,但是心情却无以复加的喜悦。看着前方的背影,皇后努力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颤抖着声音问道:“皇儿,真的是你么?你真的活过来了么?”说完这句话,似乎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一般,痛哭流涕起来。

    与皇后欣喜到几乎崩溃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的却是,二皇子从头到尾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对皇后的种种表现也都视而不见,显得过于平静。

    二皇子径直走到棺材边站定后,静静的盯着躺在里面的人看了一会儿。只见项善气息奄奄的躺在棺材里,眉头皱的死紧,脸上仍保留着挣扎后的疲惫,脸色惨白,气息微弱,仿似下一秒就会死去的样子。

    就在大家的注视中,二皇子竟然突然将手伸了进去,握住了项善露在外面的左手久久没有放开。

    虽然二皇子只是单纯的握着项善的手,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作为他的亲生母亲,皇后看着还是觉得十分别扭。据她的了解,她这个儿子虽然平时看起来很随和,对谁都很彬彬有礼的样子,但是却十分不喜欢与别人有肢体上的接触。而且印象里,他和项家这个女儿更是应该连面都没有见过才是。可是他现在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去握这个项善的手,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皇后心里想:不会是昏迷太久,脑子伤到了吧?

    想到这儿皇后连忙急匆匆的向前迈了几步,来到二皇子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臂,焦急的问道:“皇儿,你在做什么?你看看母后,你还记得我么?”

    似乎觉得皇后的触碰妨碍到他了,二皇子终于在清醒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看了皇后一眼。但是皇后并没有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点点的熟悉,反而在这眼神中却看到了冷漠、排斥、警告,甚至还带着一丝杀气。皇后大惊之下连忙放开手,吓的向后退了两步。

    在皇后的手离开自己的手臂后,二皇子又继续低下头仔细的查看起棺材里的项善来。

    一会儿之后,握住项善的手突然松开,二皇子的脸色瞬间大变。看着已经走下神坛来到他身边的国师,充满杀气的厉声问道:“涅杀咒!你对她施的竟是涅杀咒!”

    国师猛的听到二皇子突然这么一喝,两腿一软,差点吓得直接跪到地上去了。但是想到自己现在毕竟是一国的国师,连面见当今圣上都被特赦不用跪拜,竟然差点被一个刚死而复生的皇子吓到跪到地上,要是传出去,他以后都不用混了。

    国师硬生生的挺直了自己发软的膝盖,斟酌了一下,刚想开口回话,谁知已经恢复过来的皇后突然严肃的说道:“皇儿,你到底是怎么了?这法咒是本宫命令国师用的。怎么?一个要害死你的人,母亲为了你,小小的教训一下都不行么?”

    二皇子将视线对上一边的皇后,此时的皇后与刚刚惊慌失措的母亲已派若两人,多年身处上位积累的威压瞬间施放出来,那威力就算是朝中重臣都不一定能顶得住。但二皇子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冷冷的对视了半晌,说道:“好,我记住你了。”说完便边不再理会。吩咐旁边待命的宫人将棺材搬走后,自己也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二皇子离开后,皇后楞楞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回想他苏的种种表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低声对着旁边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的国师说道:“国师,你有没有觉得皇儿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国师斟酌了一下,回道:“恕老臣直言,二皇子确实有大大的不同。”

    皇后继续低声疑惑道:“那你说,皇儿的改变是不是因为他昏迷了太久的缘故。本宫怎么觉得他好似不认识我了似的。”

    国师捋了捋他胡须,点头道:“微臣也是这么觉得的,二皇子毕竟昏迷了好几个月,且前两天还一度气息全无。”说道这儿,国师看了皇后一眼,见她没有什么异样后又接着说道:“二皇子才醒来,意识不太清醒,也属正常。多休息一段时间,以二皇子的底子,想必过不了多久必能完好如初,皇后娘娘就不要过于担心了。”

    虽然心中还有许多疑惑,但皇后听国师都这么说,便也不再多言,带着宫婢离开了神坛。

    皇后离开后,国师回过头看了看仍置放在神坛中央的铜鼎。刚刚铜鼎里散发的紫色光芒绝不是他一时眼花,国师心里笃定道,但是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紫色光芒到底从何而来,国师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见一时半会儿也参不透,国师只得命令弟子们将这个铜鼎小心的运回府中放好,待他有空再好好研究。

    宫人们平稳的将棺材抬进二皇**外府邸的主院后,便被他打发退了出去。

    抬眼默默的环视院子一周,稍稍感应了一下,在确定院子里里外外已经没有任何人的气息后,二皇子走到棺材前,看了眼仍在昏睡的项善后,淡淡的说道:“休怪本座无情,怪只怪你命不好,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说完闭上双眼,伸出双手掌心朝下置于棺材的正上方。

    过了一会儿,项善的左手似有感应一般,缓缓的抬起。衣袖自然垂落后,手腕上的葫芦手绳便露了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葫芦仿似感应到了什么,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并同时慢慢发出如在鼎中一般的紫光,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紫光有越来越强烈的趋势。

    就在葫芦持续发出紫光一段时间后,葫芦的光芒却突然在一瞬间褪去,项善的手也仿佛失去了依托一般,笔直的落了下去。

    站立在一旁的二皇子似乎被什么猛烈的气流震了一震,猛的退后几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稍微站定调整了一下内息后,二皇子又走回棺材边,眼神复杂的看着项善左手腕上的葫芦,低声呢喃道:“难道是你自己要跟着来的么?是你不想跟我回去么?”

    但是在二皇子问完后,葫芦却一点反映也没有。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想通了什么,二皇子叹了口气道:“罢了,你想留便留吧。”接着左手轻抬,项善躺在棺材里便被笔直的送进了主院的房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