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项善被拖出水牢后,无一丝挣扎的由着两个嬷嬷将她的双手反剪绑好。但却在见当她们拿出一条布条,准备堵住她的嘴巴时,项善虚弱的口开哀求道:“两位姑姑,我重伤在身又在冷水里泡了一个晚上,现在呼吸已经很困难了。你们能不能行行好,别堵住我的嘴巴,让我容易呼吸些。我保证,待会儿出去我绝不乱叫给姑姑们添麻烦,求求你们了!”

    其中一位稍年纪稍长的嬷嬷看着她一身狼藉虚弱不堪的样子,起了恻隐之心,对年纪轻一点的嬷嬷说道:“由着她吧,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咱们就当是做点好事,让她死之前稍微舒服些。大不了等下快到法坛的时候再把她的嘴巴堵起来。”年轻的嬷嬷听完后没有异议,默默的将布条收了起来。

    走出天牢后,项善便被蒙着眼睛推进了一辆马车,约莫走了半个小时的样子,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接着项善便被架下了出去。

    继续蒙着眼睛走了一段路似乎还上几级台阶后,眼前的布条才被拿了下来。恢复光明的瞬间,项善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类似祭祀的天坛上,旁边放着一个巨大的铜鼎。在天坛的正下方,一个透明的棺材被放在地上,盖子打开着,而皇后就坐在棺材的旁边一脸仇恨的看着自己。

    与皇后对视的瞬间,项善急忙大喊起来:“皇后,不是。。。”话还没说完,项善突然不能发出声音了,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正绝望的时候,项善发现站在皇后身边的正是昨天的那个污蔑她的宫女,只是此时她已经换了一身白衣,见项善看向她时,她也迎视过去得意的冲她一笑。更可恨的是,白衣女子突然对皇后说道:“皇后娘娘,时候不早了,要不咱们早些开始吧!”

    皇后看向站在铜鼎另一侧的国师道:“国师,开始吧!”

    国师缓缓走回皇后的身边微微弯腰道:“臣遵旨!”说完便转过身来面对着项善,口里嘀嘀咕咕的开始慢慢的念起咒语来了。

    念了一会儿咒语后,国师将手中的浮沉一挥,项善的双脚便慢慢离开地面向铜鼎上方飘去,在升到铜鼎的正上方时,国师又将浮沉一挥,项善便慢慢的向铜鼎里降落。当项善的双脚挨到铜鼎底部的瞬间,铜鼎的盖子瞬间便砰的一声合上了。

    项善站定后,环顾一周发现自己的正前方,恰好有一个铜钱大的洞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便忙趴到铜鼎的边缘一边努力的向外望去,一边用力的拍打铜鼎壁。只见国师完全忽略铜鼎里发出的异响,笔直的走到铜鼎正前方的蒲团前盘腿坐下后,双手合十,嘴唇持续开合着又开始念起咒语来。

    一会儿过后,项善觉得铜鼎里的温度似乎升高了不少,空气也变稀薄了很多。实在是累的站不住了,项善便慢慢的靠着铜壁坐了下来。

    好像过了一会儿,又好像过了很长的时间,项善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很干很干,皮肤也慢慢有了灼伤的感觉。撩起袖子看了一下,项善发现手臂上的皮肤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稍微有一点点红,但是整个人却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渐渐的,项善觉得不止皮肤有灼伤的感觉,就连五脏六腑都有被烙铁烫过的热痛感。但是苦于疼痛在身体内,无法舒缓。项善只得将整个身躯蜷成一团,用尽全身的力量挤压来减缓这种煎熬,但却发现收效甚微。

    蜷缩了一段时间后,项善感觉铜鼎里的温度似乎更高了一些,贴近铜鼎的一侧身躯越发的灼热。项善开始在铜鼎里面滚动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项善发现自己又能够发出声音了,但是由于理智基本已经消磨殆尽,她已经无法发出痛苦尖叫以外的其他声音了。

    听到铜鼎里传出痛苦的哀嚎,皇后坐在棺材旁边,看着里面的人用慈爱的声音说道:“皇儿,你听到了么?害你的人现在正生不如死的惨叫呢!你听听看,好不好听啊?”

    正在这时,离天坛不远处,一个焦急的男声突然传来:“师傅,求您手下留情啊!”玉菡之匆忙赶到,但却在看到铜鼎下的火光已至幽蓝,深知施法已经开始不少时间了。见国师毫不理会,连忙抽出腰间软件,捏诀施法准备攻击。

    国师感应到身后的人开始施法后,只是轻飘飘的扬起浮沉向后一甩,玉菡之就被一股强劲的法力拍到了地上口吐鲜血。

    玉菡之还想再挣扎着站起,只听国师说道:“踏雪,把你师弟带走。”

    站在皇后身边白衣宫女拱手道:“是,师傅!”说罢飞身走到玉菡之身边,准备将他扶起。

    玉菡之躲开踏雪的触碰,强自站起身来,虚弱的说道:“师傅,您若执意如此,休怪徒儿不孝!菡之自知法力低微,但为了阻止您继续错下去,只能拼死一搏了!”说罢又提起软剑准备强攻。

    踏雪在旁边急劝道:“菡之,你不要闹了,此咒十分凶险,师傅现在不能有一点分心,否则会走火入魔的,你快跟我走!”说罢伸手去挡。

    玉菡之轻轻一越便越过踏雪再次向前走去,经过皇后身边时,皇后的声音严厉的传来:“你就是玉菡之,你可知你现在得罪的是谁!”

    国师的声音平稳的从前方传来:“臣教徒无方,惊扰了皇后,臣罪该万死!臣这便将这孽徒驱逐,求皇后开恩原谅小徒年幼无知!”说罢浮沉左右晃了两遍后,一股劲风扑向玉菡之,瞬间将他击晕了过去。

    不待皇后做任何回应,国师又接着说道:“踏雪,将这个孽徒带下去,关入暗房,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放他出来。”

    踏雪犹豫的看了眼皇后后,见她没有异议,便躬身回道:“徒儿领命!”说完便扶着玉菡之离开了。

    皇后见国师对自己的爱徒下了狠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而此时项善在铜鼎里基本上已经崩溃了。不知这法术到底是如何施放的,项善在不断感受自己身体传出的痛感的同时还无论如何都晕不过去。

    不论项善如何将自己撞的头破血流,她都无法让自己失去意识,且更可怕的是意识不仅不会模糊反而还越发的清醒,越发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所受的痛苦。

    就在项善痛苦的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不小心露出来的左手腕上系着的葫芦突然开始发出一阵强烈的紫色光芒,只是项善实在太痛苦根本没有时间睁开眼睛注意到这个异象。

    葫芦随着项善的疼痛加剧一分,光芒也增长一分,渐渐的,光芒强盛到透过铜鼎的小洞传到了外面。

    国师看到铜鼎里透出的紫色光芒,吓了一大跳。在古代,紫气就意味着帝王之气。

    难道真的是这个法咒太过阴损,动摇到帝气了么?想到这儿,国师的趁皇后不注意,悄悄的减弱了一些法咒的威力。在法咒的威力减弱的同时,紫色光芒也相应减弱了一些。

    但是皇后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在听到铜鼎里渐渐没有传出哀嚎声后,冷冷的开口道:“国师是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了?还是被你的宝贝徒儿影响,起了恻隐之心了?”听到皇后提到玉菡之,国师哀叹了一声后回复道:“老臣知罪!定不敢再欺瞒皇后!”接着只得再次加强了法咒。

    热度稍稍减轻了一点,项善本以为自己的苦难就要结束了。哪知接下来,更强的热度突然袭来,项善瞬间便躺到地上除了哀嚎,一动也不能了。

    项善此时心里默默的想道:这次应该是真的要死了吧!再也看不见这世上的一切了吧!好可惜,活了两世都没能好好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一遭,真的好不甘心啊!想到这儿,两行泪水沿着脸颊低落在铜鼎的底部,滋的一声冒出一阵青烟后消失于无形。

    国师感知到里面的变化,心里默默的说了声抱歉后。正准备再次加强法咒催动里面人的痛苦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肩上,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响起,冷冷的命令道:“住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