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项善虚弱的艰难的扶着墙坐起后,一转身便看到去而复返的宫女颤抖着双手捧着已经四分五裂的白玉环,哆哆嗦嗦的不断呢喃道;“怎么会这样!师傅一定会杀了我的!”

    “呜~”毫无征兆的,宫女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发不可收拾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本来就已经被刚刚那一记强击打的头昏眼花了,现在又听到这持续不断高分贝的嚎哭声,项善觉得胸口越发的憋闷,实在是忍不住了,便低低的咳嗽起来。

    听见旁边有人咳嗽,宫女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茫然的盯着项善看了一会儿后,像是突然找到了生机一般,脸上绽放出一丝异彩。胡乱的擦了一把满是泪痕的脸,宫女狰狞的看着项善,凶狠的说道:“对!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二皇子的!不是你二皇子不会死,我要去告诉师傅,你是杀人凶手!”说完这句话,宫女便像发了疯一般的朝着玄铁门外跑去。

    项善听到宫女说躺在棺材里的是二皇子,心知情况不妙。若是让宫女找来救兵,到时候不仅自己要死,还会连累整个将军府,想到这个可能性,项善连忙挣扎着站起身踉踉跄跄的向门外跑去。

    不知是不是因为宫女跑的太急的缘故,玄铁门这次竟然没有随着宫女的离开而关上。

    再次来到了石洞出口的石门处,令项善惊喜的是,石门竟然也是开着的。不敢多做停留,项善撑着一口气快速向洞外跑去。

    洞口的外边是一片人高的灌木丛,可能是为了更好的挡住洞口不让人轻易发现,一片灌木丛种植的密密实实的,中间基本没有缝隙,没有时间找其他的法子,项善只好用蛮力穿出去,但是由于受了重伤,突围还是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当项善费劲九牛二虎智力终于回到刚来时的那条阴寒的小路时,没走多久,皇后便带着一个道士打扮的老人,身后跟着两三个嬷嬷迎面走来直接堵住了项善的去路。

    刚从山洞里跑走的宫女就站在老道长的身后,看到项善的瞬间便指着项善说道:“回禀皇后娘娘,就是她,就是这个狂徒擅闯山洞,毁了聚魂珏,害死了二皇子!”

    项善听到宫女的指控,立马就想辩解,哪知皇后根本不容许她说话,脸色铁青的大走到项善的面前,一巴掌甩下来,毫无征兆的将项善扇到了地上,咬牙切齿的说道:“又是你!又是一个姓项的!好!很好!既然你们将军府的人一个个的都不想昊儿活,那本宫就让你们全部都去死!来人啊!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本宫绑起来!”

    听到这儿,项善本想继续分辨,哪知指控她的那个宫女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三两步上前将一卷布塞进了项善的嘴里,并帮助随后跟来的两个嬷嬷将项善的双手反绑了起来。到了这一刻,项善知道这一劫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了。

    项善在山洞里时已经被打成重伤了,担惊受怕的跑了一路,刚刚又被皇后这么重的一打,现在整个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被两个看似瘦弱实则力大无穷的嬷嬷半拖半拽的跟着皇后再次来到了石洞的最里端,皇后在看到冰棺的瞬间两行眼泪沿着眼角流下,扶着冰棺的边缘悲伤的哀嚎了起来:“昊儿,母后来看你了,是母后没用,最终还是没能救活你!”抬起头怨恨的看了一眼项善后,又接着轻声说道:“不过你放心,母后不会让你枉死的。想害死你的人,母后一个都不会放过。你等着,母后会让他们一个一个的下去陪你的,你说好不好啊!”说罢,轻轻的伸出手抚摸冰棺里早已冰冷的容颜,眼神瞬间柔软的如世间最慈爱的母亲一般。

    项善迷迷糊糊的听到皇后说的话,用着仅剩的力气挣扎了起来,奈何旁边两个嬷嬷力气实在太大,无论项善如何努力,都无法挣脱一分。

    皇后娘娘听到项善的异动,以为她是害怕了,突然冷冷的笑了起来:“怎么?听到本宫的话后悔了?害怕了?既然敢挑本宫最疼爱的皇儿下手,那就要做好承受本宫的怒火的准备!你让本宫的皇儿不得重生,本宫就要你永世不得超生!”扶着冰棺慢慢的站起身后,皇后对着站在一边的老道长接着说道:“国师,本宫曾在御书房中看过一本古籍,上面记载了一种神奇的咒术。说是将活人放置在密封的铜鼎中,辅以修道之人以自身修为幻化的明火,焚烧烤炙,可使人受烈焰煎熬之苦但却又不会立即死去。只有在烤足七七四十九个时辰后,鼎中人方会尝尽万般苦痛化为焦土,且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不知此法国师是否曾有耳闻?”

    国师听完,脸色微变,犹豫片刻后躬身说道:“回禀皇后,此法只在偏僻古籍中略有提及,真假尚且不得而知。若真有此法,施术过程过于凶残,有违天和,实乃禁术。施之恐有伤国本,望皇后三思!”

    皇后听完,轻哼一声,斜睨了国师一眼说道:“国师过滤了,西岳国最优秀的皇子都已经枉死了。不能为其雪恨,还谈何动摇国本?国师,你这是在推据本宫么?”

    国师听闻,连忙回到:“老臣不敢,皇后娘娘,请。。。”

    不待国师说完,皇后便抬手打断道:“本宫心意已决,国师勿要多言。你现在只要回答本宫,到底能还是不能帮助本宫玉成此事即可!”

    站在国师身后的宫女轻轻的扯了扯国师的袍子,国师微微向后看了一眼后,叹了口气道:“臣愿为皇后分忧!”

    国师回答完后,略有不忍的看了一眼项善后,再次进言道:“皇后娘娘,法术施展关系重大且此法失传已久,记载残缺不全,请宽限老臣一些时日稍事整理。”

    皇后的眼光再次看向冰棺,淡淡的威胁道:“不要让本宫等太久。一天,本宫只给你一天的时间,希望明天的这个时候国师能给本宫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们都下去吧!”说完这句不再看周围一眼。

    项善是被一阵又一阵袭来的寒气给冻醒的。艰难的撑开疲惫的双眼,项善发现自己除了一个脑袋外,基本上全身都浸泡在冰冷的脏水里,若不是有铁链拴着,恐怕整个人早就落进水牢里淹死了。扫了一眼周边的环境,项善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应该是被关在了一个类似水牢一样的地方。

    感觉脑袋又晕又沉还十分的滚烫,项善知道自己一定是发烧了。虽然知道自己最终可能还是逃不了一死,但项善还想着在临死前兴许还能再见皇后一面,能有机会将事情说清楚,就算最后还是不能逃过此劫,至少也为将军府的其他人再做一次努力。想到这儿,项善咬牙用力的挣扎着从水里站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烧的太厉害了,项善只觉得四肢都软绵绵的,一点力都使不上,花了好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

    兴许是动作的幅度太大,挂在项善身上的链条互相碰撞的叮当作响,引来了旁边看守的狱卒。

    狱卒同情的看了项善一眼道:“昨天被拖来的时候,还以为你一定熬不过去了呢!没想到你还挺硬气的,现在还能站起来。”

    项善猛的咳嗽了几声道:“大哥,跟你打听个事,你知道将军府现在怎么样了么?”

    狱卒想了想,摇头道:“我都三天没休假出去了,外面咋样,我咋知道!”

    项善想到昨天皇后和国师说的话,估摸着自己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对着狱卒哀求道:“大哥,求求你,你能帮我传个话么?”

    狱卒转身道:“你少来啊!要是想吃口饭什么的,还成!传话这个事弄的不好可是杀头的啊!别以为我不出去就不知道你得罪的是皇后娘娘,少害我!”说完像躲瘟神一样,飞速的跑开了。

    项善眼神涣散的看着狱卒消失的方向,见那个狱卒去而复返,项善还想着再争取一下的时候,只见昨天皇后身边的两个嬷嬷也跟在他的身后,三人正慢慢的向项善走来。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