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 > 我的鬼差男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和玉菡之谈过之后,项善彻底的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并将全副精力都放到了学规矩上来。

    耐下性子学了几天之后,项善不得不承认,作为现代人,学习古代的礼仪规矩还是有很大的困难的。现代崇尚精神自由、个性解放,而古代人,在长期的封建等级制度的统治之下,上下尊卑的观念已经深深的融进了他们的骨血里。

    见到比自己级别高的人,在现代,虽然也会有所收敛,恭敬对待,但是骨子里我们并不会觉得他们高人一等。而在这儿,从娘胎里带来的不平等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看到比自己级别高的人,在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的奴性就已经很自然的反应为卑躬屈膝,这是项善如何努力也学不来的。

    在艰苦训练的十几天中,林嬷嬷和蔡嬷嬷深刻的体会到这是她们这么多年教学生涯中最为认真也是最痛苦的一次体验。对于其他大家闺秀来说,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到了项善这儿就要不断的分解、说明。不断的示范、练习、纠偏。而对于两个嬷嬷来说,更可怕的是,项善虽然表面上很配合,但是她的懒劲会在实际练习中不断的影响她,让练习的成果大打折扣。

    一个很简单的半蹲行礼,正常的大家闺秀会为了看起来更加的优美,很好的把握那个半蹲的尺度。而项善则会觉得,半蹲已经是很辛苦的了,还要想着看着他们蹲的人的感受,那简直就是不可能。对于别人说,半蹲的姿势点到即止,而项善却会一蹲到底,直接让自己的屁股坐在退后半步的小腿上,来让自己更省力。当嬷嬷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蹲的那么低,是奴才们的蹲法,作为主子的是不需要蹲到那么那种程度的时候,项善就会辩白说:“对于你们来说,我是主子,你们是奴才,那对于我要行礼的人来说,她们就是主子,我才是奴才,我对他们行礼,姿态放的越低,越代表我对他们的尊重,难道不是么?”

    虽然听起来,项善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琢磨又觉得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但是每当嬷嬷们找出合理的解释的时候,项善又能为自己的偷懒找到其他很好理由。久而久之,两个嬷嬷也就放弃了,只要她的动作看起来没有太大的问题,便也由着她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眼看过两天便是去宫里赴宴的时间了。为了来检查项善的学习成果,项夫人特意一大早便来到了弄月居。

    当着项夫人的面,项善不敢敷衍,严格按照嬷嬷们平时教的,规规矩矩的将一整套行礼、坐、立等一一的做了个遍。

    项夫人看完,满意的点头道:“不错,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脱胎换骨的味道,两位嬷嬷功不可没啊!”

    两位嬷嬷自觉汗颜,心虚道:“都是小姐天资聪颖,一学就会,老奴们不敢居功!”

    项夫人笑了笑道:“她是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么?只要能坐着就绝不站着,那偷懒的劲儿谁都比不上。两个嬷嬷能把她教成这样一定受累不少,就不要过谦了。”

    项善听完不高兴了,哪有自己的亲娘当着别人的面尽损自己女儿的啊!

    两个嬷嬷在心底简直是同意的不能再同意,但是当着项夫人的面,两人还是一个劲儿的为项善说好话。

    项夫人听完也不再多说,对两位嬷嬷打赏了一番,便吩咐绿红派人将她们送回国公府了。

    她们一走,项善立马打回原形,三步并两步的跑到项夫人身边,拉着项夫人的手臂道:“娘,你看女儿都学的这么辛苦了,你都不夸一夸女儿么?

    项夫人无奈的说道:“你看看你,才刚刚说你脱胎换骨了,现在立马又原形毕露了,你叫娘怎么夸呀!”

    项善吐了吐舌,低声说道:“这不是在家么,而且看到娘,女儿心里高兴!到了外面,女儿一定会规规矩矩的,不给咱们将军府丢人,娘您就放心吧!”

    项夫人听完,但笑不语,项善见项夫人心情似乎还不错,便小心的要求道:“娘,您看我学规矩也学了这么久了,这两天能不能休息一下啊!”

    项夫人摸了摸项善稍稍有点消瘦的小脸道:“唉!才几天没见,都瘦了!好吧,休息就休息吧,也不在乎这两天的时间了。但是只有一条,不准出府!”

    项善本也没有想要出去,听项夫人这么一提,便乖乖的点头道:“娘,您放心,女儿就是想好好的睡两天,顶多就在将军府里逛逛,没有娘的允许,女儿一定不出去。”

    项夫人欣慰道:“善儿真乖!”接着感叹道:“等过段时间,你爹回来了,你大哥也从天牢里面放出来了,你想什么时候出去玩,娘都依你。”

    项善扑到项夫人的怀里安慰道:“咱们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到时候咱们一家人一块儿出去玩。”

    待项夫人走后,项善草草的吃了些东西垫了下肚子,立马扑到她朝思暮想的大床上,用脸贴着被子感叹道:“床啊床,最近冷落你了,我现在就来陪你!”说完三下五除二的将外衣、鞋袜脱掉,躺进被子里,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已过了正午。项善直觉得这一觉睡的真是畅快淋漓,有一种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的感觉。

    从房间出来,项善看到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自己爱吃的菜,便迅速的投入到了胡吃海喝中去了。吃饱喝足后,项善不由得在心底感叹,这才是她梦寐已久的人生啊!

    想着好久都没有出去溜达了,吃完饭项善便让荷香带路,一起到府里的后花园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主仆两人悠闲的走在花园里的小路上,欣赏着姹紫嫣红的美景,感受着鸟语花香,心情甭提有多好了。

    走了有一会儿,荷香提议道:“小姐,日头还有些晒,要不咱们到亭子里去歇会儿吧!”

    项善点头同意,两人便向花园中央的小亭子走去。才刚走近,两人便看到凉亭里坐着一个侧影优美、静若处子的男子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石桌上的棋局发呆。待走进一看,不是玉菡之那个妖孽还有谁!

    经过上次解惑事件后,项善打心底已经没有再排斥玉菡之了,于是语气不同于以前,欢快的招呼道:“玉公子,好巧!”

    玉菡之微微侧头看了眼项善后,便低下头不言不语的继续看起棋局来。

    见对方不搭理自己,项善也不自讨没趣,带着荷香坐到亭子里离他最远的围栏边上,一边赏景一边休息起来。

    荷香见项善有些累,便提议道:“小姐,您先休息一会儿,奴婢去给你拿些吃的喝的来。”

    项善点点头道:“好吧,那你慢着点!”

    待荷香离开,亭子里就只剩下项善和玉菡之两人。见他一点想要交流的意思都没有,项善便打定主意不再招惹他,自己玩自己的。

    见围栏边上种着一圈的茶花,而项善边上的一株恰好开得红艳艳的十分喜人。项善最近正在看有关茶花品种的书,结合书上的描写细细的看起眼前的花来。眼前这多茶花颜色大红,花瓣大概数了数七十多枚,八到九轮的样子,花瓣倒尖卵形,开张。想着这一株应该是书上写的叫赤丹的一种茶花。

    一朵蝴蝶突然从远处飞来停到了茶花中央,项善一时起了玩心,想捉来玩玩。轻轻的将手伸了过去,谁知蝴蝶发现有危险,在她手快要伸过来的时候扑棱了一下翅膀飞走了,项善的手一下子就扑到了茶花上。

    奇怪的现象再次发生了,茶花在被项善碰到的一瞬间,开始发黄、枯萎,项善吓的惊叫了一声,连忙将手收了回来。

    玉菡之在项善来到亭子之后,早就没什么心思再研究棋局了。故意冷落她,只是想看看她的反应。当发现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之后,却也拉不下脸去主动和她说话了,只好假装继续低头研究棋局,但是余光一直默默的追随着她。这会儿突然听到惊呼,以为她出了什么事,连忙三步并两步的跑到项善身边,担忧的问道:“怎么了?”

    项善一脸惊恐的看着离自己不远,差点枯死的茶花,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玉菡之沿着她的目光看去,也看到那朵枯萎的茶花,惊疑不定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项善战战巍巍的将手抬起,放到玉菡之的面前,脸色惨白的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它们,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