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灵照
    “如此说来,这积久不融的大雪算不算一种异象。”陈零一早就注意到了这无处不在的皑皑白雪。他们已经在此地至少停留了五日,且五日之内都不曾下过大雪,而这地面的雪却也全然不曾消融半点。

    几人踩着木制的楼梯吱呀作响,善长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却说,“这积雪倒属常态。此处灵力流动迟缓,想是消融之感并不强烈吧。”

    不过说话的功夫,三人便轻松上到顶层。善长塔的构造与之前去过的灵照塔大致相同。不过相比姐姐的精致富丽,妹妹这边却略显朴素。穹顶的浮绘大多是简单的云彩缭绕,少了许多精雕细琢的味道。只是,想到善长出家人的身份,这样的简单朴素倒也不算奇怪了。

    陈零瞄了眼良久不曾发言的普渡,“大师可有高见?”

    普渡闻言一笑,沉吟一瞬才开口道:“高见谈不上,林施主客气。据贫僧所知,此塔与隔壁的灵照塔皆是外来之物。它们当初能自尘世降入异界寒渊,想必亦是通过了界面缝隙吧。”

    如此看来确实是有这种可能。上古妖神弥生能进入此地,是因天界诸神之罚。以天神之力撕裂时空自然不成问题,再联想那位在凡世修炼了数百年依然没能突破界限来到寒渊的狐妖,这双塔之沉确实十之**是恰逢其会钻了时空的缝隙了。

    “如此,便是这双塔之顶即缝隙所在?”

    善长随手捏了个诀,抛向塔顶。只听见“扑扑”几声轻响,塔顶纹丝不动。

    “前辈不妨试试以念力牵引,塔既然是因前辈而成,必然受前辈操控。”普渡见此,轻声提醒道。

    善长按普渡所说,重新集聚念力,双手呈开合之势逐步引导。须臾,紧紧闭合的穹顶开始出现轻微的晃动。陈零二人松了口气,普渡的方法果然有效。然而约半刻钟后,穹顶依然只是微微晃动,普渡开始皱眉。

    陈零也开始疑惑,扭了脖子问普渡:“善长的诀可有问题?”

    诀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恐怕是人。这句话普渡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陈零莫名其妙地就领会了。她悄悄地打量了一番仍在捏诀施法的善长,又着意关注了一番法决散逸的位置,最终发现,她抛出的法决在触及穹顶时,总是受到一股不甚明显的排斥力。

    按理,塔是善长的,那么穹顶的阵法必是于她的法力同出一源,根本不会存在排斥现象。除非,这塔并不属于她。陈零下意识地看向普渡,他们不会跑错地方了吧。难道隔壁那顶才是善长塔?

    普渡摇摇头,虚指善长。塔是对的,那错的,就只会是人了。陈零不自觉的眨了眨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其实善长一施法便感应到了穹顶的隐隐排斥,起初以为是受了当年筑塔之人残留法力的影响,但尝试十数次之后仍然如此,心中终于开始怀疑。难道是自己常年幽闭此地,法力滞涩到已无法操控此塔?但是转眼看到塔身原本的法力似有若无地游走,毫无年久破败之感。

    “前辈不如先歇息片刻,或许是时隔太久,之前设定的阵法符文自动衍生了变数。”

    陈零正犹豫着该不该提醒善长去隔壁的灵照塔试试,普渡那清淡却平稳地声音便传入耳中。虽然大多数修仙者都知道,已然定型的阵法符文自动衍生变数的几率相当小,甚至数千数万年难得一见,但这样的说法才最能安抚现在的善长。

    不愧是金丹大能,陈零再次领悟到小喽啰与大能的区别。如果不是普渡率先开头,她说不定还真会口无遮拦地冲上去告诉善长,塔铁定是善长塔,但人是不是原来那个人,就那说了云云。

    想想也是好险。不过这样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即便三人之中已经有两人大概猜测到了问题所在,但不到验证这一步,便都是空谈。

    与此同时,善长坐定调息,脑中反反复复都是穹顶的阵法符文。这些符文相当熟悉,熟悉到像是自己亲手布下。想到此,她随手模拟着脑中的印象往穹顶一指,忽的一束耀眼的金光便撒了下来。

    陈零不明所以,抬头一望,却见金光出处又多了一层新鲜的符文。

    见此,普渡也面露惊异。原本以为眼前的善长是游荡太久失去记忆,才以为自己是善长,如今来看,其中另有深意。

    普渡故作不经意地描摹了一遍那新出的符文,层层缠绕,层层束缚,图的不是祈愿,乃是禁锢!再细细分解那些早就存在的陈旧符文,其中竟也掺杂了不少禁锢的纹路。他此前进入塔中,查看其中残留的蛛丝马迹,几乎已经确定此塔为善长塔无疑。

    直至数百年前,凡间仍在以琼州双塔喻姐妹情深。然,若世人得知其中一塔受姊塔禁锢千年,想必得为自己的歌功颂德悔青心肠。

    只不过,他们此时此刻都无力追根究底,只盼着眼前的善长能平平安安送他们离开此地。

    “去隔壁那处试试吧。”过了许久,善长站起身,挪动着步子往外去。

    陈零懵着脸,看了看普渡,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脚下的木制阶梯吱呀作响,无孔不入地炫耀着它存在了千百年的腐朽事实。如果不是塔身原有的阵法加持,这些阶梯早就一踏成灰了吧。

    “姐姐是位聪慧的女子。才长成便得了天师的预言:资质清奇,必有大造化。”

    陈零落后善长几步,踩着吱呀吱呀响成一片的阶梯步步往上。原本正想着第一回踏上灵照塔的时候,并未有如此明显的声响,善长的声音飘飘忽忽地传过来,她便忽略了先前的疑问。

    “及笄那年,常居姑苏的表姨带了一位表哥来家。表哥姿容俊秀,又是才得的禀生,于我等商家出身自是般配万分了。表姨原属意姐姐,奈何父亲坚信那天师所言的造化之语,不愿轻易许嫁。表姨退而求次,欲改聘于我。表哥亦欣然同意。谁知翌日姐姐亲自劝服父亲,愿以己身嫁吴郎。

    我与那位表哥并无太多旖念牵扯。心想,既是姐姐愿嫁,便随姐姐罢了。偏偏表哥固执,以君子不可朝三暮四为由,拒了姐姐。我自小长在姐姐身后,姿容不及她,聪慧不及她,想来今后的夫婿亦必不及。心中原本并无怨念,然耳边总有一人不住念叨:怎甘屈居人下!时长日久,总免不了受些滋扰。烦闷之下,索性去了寺中进香。

    谁知一入寺中,便再未有出寺之日。”说到此处,善长轻轻哼笑一声,闻者怅然。

    “数年之后,偶然得知城郊建了姊妹双塔,一名灵照,一曰善长。百姓皆传陈氏姐妹情深,引来仙人接引,渡二人得道。至于因何得了姐妹情深的评断,坊间传闻是妹妹善长为成全姐姐的一线仙机,自愿出家祈福。

    与此同时,父亲传来消息,姐姐嫁入姑苏不久,便由仙人接引去往仙城鸿蒙。为防仙城察觉此间曲折,我自是更不能出现在世人面前。百年之后,我早已应该转入轮回,然魂魄不甘,不得已逗留凡间。偶然路过双塔,竟被摄入塔中。如此,直至魂消都没能出得双塔。”

    竟是被禁锢了一生。听完,陈零不住感叹。

    说了这么久,他们也到了塔顶层。善长随手拈了一粒宝珠抛向穹顶,只听“噗”地一声,密密麻麻的符文瞬间游走起来,仿佛只要主人一个指令,便能迸发无限力量。

    善长见状一笑,“竟是如此。”

    陈零沉默。到得此刻,许多事实已经明了。见到这样的善长,她反而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前辈可愿一同出去看看如今的修仙界?”

    善长摆了摆手,笑得越发浅淡。接着,似是软弱无力地又抛出一枚宝珠,直击穹顶阵眼。瞬时,穹顶剧烈震动,无一股无名风呼啸而来,却又被什么迅速拉扯止住。随后,不过顷刻,塔顶便被略下方的符阵生生扯开一道口子。

    “你们走吧。这缝隙支撑不了一刻钟。”

    陈零闻言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觉得说什么都多余。

    “多谢前辈!”普渡上前一个合十礼,率先跃上塔顶横梁。

    陈零顿了一顿,一时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东西可以回报给她的。想到她多年孤寂,倒不如留下一些有声之物来。于是翻出当年大师姐留下的白玉葫芦,放在她身边。

    “这是我大师姐的爱物。闲时吹奏颇得趣味。”说完,也轻轻跃上塔顶,随普渡破虚空而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