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灵照善长
    陈零跟随黑衣女子跳下小舟,落在不远处的石阶上。拾级而上,才发现所谓的双塔,原是从这石阶开始。石阶紧靠塔壁,几乎每隔十来阶便有一处莲花座油灯。然而许是年代太久,油灯早已不能供应光源,如今只留下一圈黑乎乎的油光晕在灯罩上。

    油灯虽坏,但整座庞大的塔身之内却亮如白昼,一棱一角都看得清楚。石阶之余的空间大多空置,唯正中似乎曾经有过一尊大佛像,周遭散落了一些细碎的石雕碎片,以及破烂得只有形状仍能依稀辨认的蒲团。

    上到第九层,阁间构造明显有了精工细作的痕迹。里间两侧皆雕画了百鸟朝凤的图案,天井花纹更是繁复多彩,时至今日都不曾褪色多少。

    ”父亲竟钟爱她至此。“

    陈零正埋头打量地板的纹路,刚发现其中似乎有些纹理暗合某种阵法,不想竟听见这句。她猛地抬头看那立在多宝阁前的黑衣女子,她是善长。她就是即便死去,也被父亲迫着连同骨灰一起随姐姐沉入寒渊的善长。

    黑衣女子,不,现在应该唤她善长。她的手指轻轻抚上多宝阁上一处机关,以暗力一推,阁门应声而开。看得出来她对着多宝阁也是相当熟悉,完全不像第一次触碰。

    ”宝物皆在此处,挑些你喜欢的吧。“她淡淡扫了一眼阁内的一众珠宝灵物,食指作了一个诀,似是解开了其中某些禁制。

    陈零倒不是多想要这些宝物,不过现下她直觉自己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一个足有数千年资历的寒渊孤魂,单看她不着痕迹亮出的法术,便可判定绝非普通如她这般的修士可以匹敌。她往前几步,扫了一眼多宝阁的一堆东西,最终探手取了一件不甚起眼的珠子。

    善长见状似乎也不意外,”你倒是谨慎。“说着,她又看了看阁门外,”那和尚进来了,你去吧。“说完便旋身坐下,直愣愣盯着那多宝阁。

    陈零忽然觉得有股莫名的心酸涌入心肺,一时间对眼前的女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怜意。她又做错了什么呢,竟要承受姐姐的命运。想到这里,原本往外挪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你,要不要一起出去?“是啊,她既然是存在了千年的魂魄,那必然已修成了法体,自然也是能够在日光下行走,像修士一般生活的。

    这一句,令得善长一怔,”出去?“低低呢喃一句之后,绽开一个可称得上灿烂的笑,随后又很快淡了下去。

    ”出不去的。那狐狸锁住了我的身体,哪儿都去不了的。“

    狐狸,陈零努力回想了一阵,才记起来他们原本是让那只白狐给逼下寒池的。不过,既然是锁住了,那就去解开。”我们可以帮你。你可知身体在何处?”

    问得这句,一时阁内陷入静默。“大约在截流池底吧。我不曾去过。“隔了许久,善长才轻声飘出一句,或许是存了一丝侥幸,但更多的却是并不相信可以得到他们的解救。

    待二人回到石阶最底层,果然看见普渡站在截流池旁。一身青灰色僧衣沾了些水渍,不过目光一如既往的平和,倒不显得有多狼狈。见陈零二人过来,单手施了佛礼,“林施主。”

    陈零没觉得有什么,拱手回礼,一旁的善长却轻笑出声。

    “既已灵脉交融之人,且还如此生疏的,想来也只你们二位了。”

    这话惹得陈零普渡二人甚是尴尬,不过瞬间又恢复如常。

    “这位是此地生灵,名善长。”陈零轻咳了声,对着普渡指了指身旁笑意未退的善长。

    普渡闻言,恭身称了句“前辈。”

    既然普渡都称为前辈的,想来善长至少也有元婴期的修为。陈零略显惊讶地看了看善长,得到对方浅浅的一笑。时间不多,陈零又删删减减大致说明了善长的情况,表示想助她离开此地,而离开的关键就是沉在池底千年之久的善长本体。

    普渡听完之后,皱眉沉吟。陈零见此,也有些理解。善长自身乃修行千年的魂体,都不曾下池底一探,这池中恐怕另有玄机。

    “既如此,不妨一试。”

    起初她以为善长之所以不下截流池,是因为忌惮其中的某种东西。然而,当见到善长非常自然地与他们一同下水,直至池底都不曾出现异状,陈零便反应过来,或许人家只是没有想起或者不愿意来到池底而已。

    陈零最初想象的池底风光,大底如之前的天池一般,下方平滑如新,不见曲折。而这截流池似乎与她的印象全然相反。越是靠近池底,空间越是狭小。待他们彻底沉至最底层,竟是堪堪够三人站立。

    善长对比也很是意外,似乎也未想到这池底竟然是如此狭隘。不过幸好,池底虽窄,却洒满珠光般,清晰透亮,甚至还有一条相当清晰的脉络直通某处。

    三人沿着这条脉络缓缓往那处有些模糊的地点去,普渡一马当先,善长断后。曲折前行了约半个时辰,前方忽然陷入漆黑。但,又似乎不是完全漆黑。其中有一处银红色的亮光,忽明忽暗飘忽不定,像是在呼唤,又像是在掩藏。

    “那里是我的身体所在。”

    陈零看了她一眼,见她神情恍惚,嘴上虽然说着“应是”,眼神却写满犹疑。不过很快,普渡便摸出一枚莹白的珠状物,率先往那处走。陈零被迫跟上,也就没时间思考善长那一瞬间的犹疑。

    那珠子光亮不强,却照得这个水下世界如梦似幻。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了无极梦境,整个人的思维都飘忽起来。不经意瞥一眼头顶,却是一副雕画相当精致的盘祖开天土。陈零再次意外,这池底世界竟是如此精工细造。只是下一瞬间,又愈加困惑。

    善长虽然是千年修行,但她在生时仅仅是一位心思稍微细腻些的大家小姐而已。这盘祖开天图却大多出现在修仙宗门或大修士洞府,即便是那妖狐用于锁灵,也必不会用他们道门的东西。存着疑惑,陈零又着意观察了一番通道中的其他布置。不过,失望的是,这些布置并无特别。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测,一进入此处,善长的速度便明显地缓了下来。陈零回头一看,正好对上她那双妙目。

    “我来过这里。”

    陈零瞬间读懂了她眼中的信息,随后便陷入沉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