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寒泉移魂
    金丹不愧是金丹,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陈零内心的咆哮,符阵中央的普渡缓缓地睁开了眼。虽然看起来颇为吃力的样子。作为一直死盯着人家的忠实“守望者“,陈零自然是立马就发现了动静。

    普渡微微抬眼,对上陈零的视线,牵了牵嘴角,扯出一个凄凄惨惨戚戚的类似安抚的笑。陈零本来想说,您这笑可比哭都难看,完全起不到任何安抚作用。不过,看在人家这么悲惨的份上,她还是很厚道地什么都不说了。

    这符阵一看就不是西贝货,普渡在阵中似乎已经向符阵发出了无数次冲击,但明显收效甚微。差不多半刻钟的时间,整个阵法不过稍微减弱了光芒,完全没有达到能让人脱困而出的程度。陈零在阵外看得心惊胆战的,时不时瞄一瞄雪洞入口,积极感应狐狸的气息。

    大致又过了小半刻钟,陈零明显地感觉到属于狐狸的气息在缓缓靠近他们的位置。那只狐狸回来了。

    阵中的普渡也感应到了气息,紧扣的双手开始更为繁复的结印。陈零一时看看阵中,一时又瞧瞧洞口,差点就要跺脚催了。狐狸的气息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到洞口了。普渡额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珠,手上结印的速度却越来越快。陈零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同时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与期待。

    “噗”,轻轻地一声,不仔细听都不能发觉。但是这一声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籁。陈零闻声迅速扔出阵盘,堪堪打在破出的阵法缺口上。随着阵盘摩擦过阵法发出的一阵浅金色光辉,原本缺口被再次撕裂。而阵法内部,只听见“嗖”地一声轻响,里面的人影便如游龙之影,迅速掠出。

    陈零摸了摸心口,运气不错!默契这种东西,从来都难以言说。才冲出重围的普渡与勉力运转完阵盘的陈零,方一息下法术,几乎是同时回身,嘭地跳入身后的寒池。而池外,很快就传来强力法术直袭而来的声音,伴着一声怒喝。“狡诈小辈!”

    她自认从来不是什么意志力多么强悍的人,所以凭着本能趋利避害遁入寒池之后,就只会小心翼翼尾随在普渡身后。寒泉深一尺,入骨痛三分。其实池下完全是白茫茫一片,以陈零的修为,根本辨不明出口在何处。她只知道无论如何要拖住前方这根稻草,尽管全身已经痛到麻木。

    或许是他们运气好,那明明已经近在洞口的狐狸,并没有追下寒池。然而,随着刺痛加剧,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游了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达尽头。她虽然有水系灵根,却全然没有水系灵根应有的水下优势。功法是泰华门筑基期精英弟子人手一本的泰华录,听说能修至结丹。可惜传她功法的陈西,临死也不过筑基后期,根本来不及将全套筑基期心得教授给女儿。亏得她一直以来气运加身,即便修炼不精,也没有碰到什么特大生命危险。

    不过,现下却不同了。她不会高端的护心法门,也没有学过如何转化水中灵力为己用。前方普渡虽然游得有些吃力,却依然明确地知道如何支撑,如何前行;但陈零,她已经筋疲力尽了。忽然,脑中某处气息一滞,她便完全失去知觉。昏阙之前,她想的是,也别怪我没用,我从来就没说过自己是个多么有用的人。

    似乎意识到身后一直跟随的气息忽然减弱,普渡蹙眉回头,缓下滑动前行的四肢。

    醒来时,眼前还是白茫茫的一片。陈零差点以为自己晕了之后身体还会自己跟随前行,不过稍微一感应,便知道这里并没有寒流刺骨之感。

    或许是天道怜惜他们遭受无妄之灾,让他们如此轻易便逃出了生天?陈零动了动手脚,翻身坐了起来。这是一个临时堆砌而成的石屋,大约能够两人容身。大概是时间太过仓促,只仅仅围出了一个粗制滥造的帐篷样式,略挡一挡风罢了。之前看到的,之所以是白茫茫的一片,等到她挪出狭窄的石屋,才发现真相。

    外面是一望无际的雪原,放眼只有呼呼的冷风,还有毫无章法肆意飘洒的雪花。

    陈零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然后陡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跟凡人一样怕冷瑟缩。修仙之人体质特殊,通常来说不畏寒暑。如果是人间这种程度的风雪,他们撑个护身罩就搞定了。但是现在,她发现灵力根本使不出来,或者说使出来也如同泥牛入海,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她不自觉的又缩了缩身子,瞄了瞄四周,决定还是先躲进石屋。

    这里灵力难以积攒,甚至连最基本的护身罩都撑不起来。如此,此处要么是灵气稀薄,要么就是存在某种法宝,武断阻碍修士的灵力运行。陈零稍微分析了一番:如果是灵力稀薄之地,那么灵气覆盖少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外界灵力的多少一般来说不会影响修士自身的灵力周转,所以不会是前者。这么说来,难道真是因为某种法宝?又或者说,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第三种可能?

    思索之间,她已经用阵盘测验了一遍,基本上可以确定不是幻境。那么,联想到他们之前的处境,这里恐怕是那处寒池的池底世界。只是如何摆脱此困境,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头绪。也可以说,她在等普渡,等这位天然屏障的金丹后期大能理出头绪,带她离开。她一向能不深思则浅尝辄止,所以既然有这么一位修为高深的前辈在,自己便不愿意花心思琢磨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零一直半眯着眼养神,忽然间觉得一股冷风毫无征兆地铺了过来,吓得她立马睁开眼。胆战心惊地扫了扫空荡荡的石屋门口,发现竟然已经星幕漫天了。

    然而,普渡依然没有回来的迹象。她心里隐隐预感,或许他根本没打算再回来。寒池内救了自己上岸,其实就他们的目前的交情而言,已经仁至义尽。是她太不知足了。

    思绪到这里,忽然觉得眼前清明了不少。她摸出阵盘,渡入法力。虽然显得有些微弱,阵盘却逐渐发出浅蓝色的灵力之光,中间唯一的一根石针也艰难地挪动起来。

    夜幕下的雪原,似乎格外安静。陈零一手托着阵盘,一手拄着一根路边随手捡的粗树枝,缓慢前行。根据阵盘显示,东南方向灵气相对浓郁,大约是最接近出口的地方。不过,就算不是出口,去到一个灵气浓郁的地方总比待这里好。

    大约是她运气好,磨磨蹭蹭走了两三个时辰,居然莫名其妙地恢复了一些法力。这也让她更为坚信自己的判断:前方定有生机。

    暗夜里,一条被浅浅的月光拉得老长的影子,随着前方渐渐远去的纤细身影轻轻地挪动了几步。随后顿了片刻,才飞身往另外的方向掠去。而已经摸出好远的陈零,似有所感般仰头一看,当然只能看见几乎没什么动静的深蓝色夜幕。

    行至一处如眉月般凹陷的地方,虽然隔着似乎好几重光枝桠的枯木雪林,却看见一座直接天际的尖塔投下重重暗影。陈零感觉心里有个声音在使劲叫嚣:快去那里!快去那里!不过,按照她的惯性思维,你越是催促她去,她反而越不着急。何况,那尖塔距离此地少说也有百八十里,大半夜赶路简直作死。正好现在法力恢复了一些,自己造个勉强挡风的屋子休息一晚才是正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