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铸剑峰
    谁知顾影璋听完之后,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陈零顿时觉得好没有成就感。八卦感这么强的消息,怎么能不激起千层波浪。可惜另外一个半生不熟的人是事件主角,不然怎么着也得找人家分享一下。真是可惜可惜。

    既然好不容易有个借口来了铸剑峰,自然要好好瞻仰一样。据说这铸剑峰的内峰,除了峰内弟子,其他人是进不来的。陈零这算是拉着顾影璋这张虎皮,悄无声息地进来敲鼓了。不过顾影璋这虎皮如此好用,想来在铸剑峰也是混得风生水起。然后等她筑基成功,那只笔的重铸也有着落了。陈零表示第一次觉得生活如此顺心顺意。

    不过下一瞬,又被顾影璋揭了短。

    “你不是要学破阵的么,如今学得如何?”

    陈零原本是优哉游哉跟在顾影璋身后欣赏铸剑峰七拐八绕各色剑池,听到他说起破阵什么的,顿时就蔫了。“这个嘛…其实也是需要时间的啦。”

    顾影璋表示,这都三年了,好歹也该出个成果了吧。不过他当然不会直接问出来,问出来就破了他高冷的形象不是?于是他斜睨了陈零一眼。

    陈零接收到顾影璋的斜睨重击,无形之中感觉自己被迫瑟缩了一下,其实她还真不是没去学破阵。只是一时之间诱惑太多,她去年不是又迷上玄术了么,然后自然就没有花太多时间研究破阵大法。这也真不能怪她。以前有她娘在上头敦促着,无论她怎么爱折腾,修炼是绝对不会落下的。现在上头没人,剑门之内也没有硬性要求法修弟子参加五年后的比剑,所以她理所当然地处于放羊状态。

    一般修士紧赶慢赶,恨不得自己三年筑基十年结丹,顺便还要掌握炼器制符摆阵等等各方面技能,无非是迫于生存压力或者攀比心理。但是这些于陈零来说,都不存在。所以,何必急于一时。这样一想,她又觉得自己有满满的理由可以反驳顾影璋了。

    “师兄又何必这么急。反正时间多的是。”顺带还将自己的一套理论噼里啪啦地全灌输给顾影璋。

    顾影璋听完居然很是肃然地思索了一阵。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她说得的确没错。修仙者的寿命通常都不短。小小的练气期修士,就有一百至两百的岁月可活。筑基修士更是翻倍,至于结丹,几乎可以活过凡人的好几世了。可是,即便如此,他们这些宗门弟子所接受的教导,都是要求他们务必争分夺秒,时刻不落地修炼。练气的早日筑基,筑基的早日结丹,结丹的,自然也是早日结婴。偶尔停下来想一想,他们真的有必要这么着急吗?俗世里有句话叫做,赶着去投胎。或许,他们这样,也有那么一层意思。

    顾影璋难得的审视了陈零一番,然后说,“我回去闭关了。”你自己玩儿。

    陈零顿时一脸黑线,你这张招牌都走了,让我在这满是糙汉子的铸剑峰怎么玩儿。不过人家一闪地就没影了,难道还能再拖回来?于是,她只能木着一张脸,乖乖的回泰阿峰。走在半路上,忽然反应过来,好好的突然闭什么关啊。然后灵机一动,不会是自己刚刚说得那番话,让人家不小心顿悟了吧?这可是个大好的消息。陈零忍不住咧开了嘴角,有种之前八卦分享不成功的失落感被大力拂去,顺带还一雪前耻的满满成就感。

    回到正清崖,正是金乌西沉,莫名就想起了顾影璋说的破阵。是啊,当年她在密林深处差点就被那幻阵给困死了,如今想想都还心有余悸。既然如此,倒真不如抽个时间好好钻研一番。

    陈零拿出许久不用的白色阵盘,上上下下探查了一遍,发现除了当时意外滴入的鲜血依旧在阵盘之内殷红如新之外,并没有其他特别的。之前在沐州,曾经试着布过一次四象幻阵,可惜当时自己修为低微,支撑不过片刻而已。如今达到圆满之境,不知能否支撑得更久一些。所谓先破后立,陈零虽则是颠倒过来,想来也不过影响她反推回去用以破阵。

    她循着自己布阵的思路,一遍一遍模拟拆解从剑阁拓印来的阵图。这三年之间,凭着掌事堂的执事身份,以及与林湘平等筑基修士的面子,在内门不说混得如鱼得水,至少各方各面都没有受到过慢待。如中高阶幻阵的拓印,一般弟子可能需要通过蹭蹭盘查确认,但她只要向剑阁请求,几乎都能很快获得准许。手头这本拓印而来的阵图,听闻是早年北斗剑君在某处古修士洞府所得。因他本身不擅长布阵一门,便随手存入了剑阁。

    陈零虽然并没有见过其他修士如何布置幻阵,但如此一丝一丝拆分剥离之中,却能明显地感觉的这古阵图的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大约是,玄妙?

    听闻上古修士大多涉猎广泛,即便是最热衷修炼的剑修们,也至少懂得炼丹炼器两门。其他道修佛修,各项全才更是不在少数。诚然,即便是全才,也会各分主次。但上古时期是最适合修炼的时代,浓郁灵气让修仙者们进阶迅速,从而有了许多空余的时间钻研修炼以外的技能。所以当时各类文武全才遍地开花也算不得稀奇了。

    陈零继续循着阵图的走势,在白色阵盘上一遍遍模拟又拆解,终于,阵盘之中的血色晕痕开始活动起来,组成阵图上的样子。又尝试着运气往外一推,眼前就出现了一团雾气萦绕的图形。仔细一看,竟然是那古阵图上记载的阵法。原来这白色阵盘是这么个效用。不过样子看着虽差不多,气势上却弱了许多。只能算个仿制版吧。阵图上记载,此阵名困魔阵。以困为主,善牵制而非杀戮。反正陈零也不是要出去大杀八方,如此倒正好合了她的心意。

    漫漫修仙之路,其实是相当寂寥的。世上许多事物都是这样。一开始自然兴趣盎然,恨不得全身心投入,难以自拔。但天长日久,便渐觉琐碎无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所有新奇,都化为司空见惯,再掀不起任何波澜。于是,便不自觉地开始期待更新鲜的事物出现,打破它的平静,撕开它的死寂。当然,陈零还没到死寂的程度。她尚有许多事物没来得及体验,不过是需要些时机与时间去一一实现罢了。

    然而,这个时机很快就来了。之前有提起泰华门的冉雪俞闭关结丹,这不,前日主管外事的轩辕夏禹峰便接到了泰华门的邀请函。冉雪俞成功结成金丹,邀苍梧同道前往共证大礼。根据冉雪俞在泰华门的师承以及地位,剑门很快就确定了出席的人选。毕竟只是结丹,所以除了带队的是泰阿峰北斗道君这位元婴修士之外,其他的都是结丹乃至结丹以下。

    蹭着北斗道君这课大树,于是属于其直辖的掌事堂也分到了出席的名额。执事师叔表示可以携带一只尾巴,然后陈零理所当然的变成了尾巴。因为另外两位筑基期的师兄师姐表示对去泰华门围观前任同辈修士霸气侧漏没兴趣。哦,原来林师姐何师兄跟冉雪俞是同辈修士来着。陈零表示完全理解了两位师兄师姐的想法,换她,她也不去。本来修为比他们高一点已经够让人心塞了,现在人家终于比自己高出已经大境界了,自己还巴巴的跑去恭贺,这不是自找罪受么。别怪他们小心眼,他们又不是佛修,不讲求什么心无所住,摒弃六根五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