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腹地
    如此群起对敌又群守如山之下,黑藤很快灰飞烟灭,而暗处的黑影则渐渐呈现在众人面前。陈零看似不经意地瞥一眼那黑影之中的领头之人就知道,这是白骨门的人。身裹黑袍,手持白骨杖,形同鬼魅,在苍梧之南,这些几乎已经成了白骨门独有的标志。

    然而,白骨门并非无恶不作。他们作恶都很有针对性。因为白骨一门全是魔修,所以修炼的也是魔气。魔气,细细想来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灵气。只是因为修炼路数已经传承不一,魔气本身错综复杂,大致概括也不过是粗粗理解为杀伐之气。因此白骨门的弟子个个都是手沾血腥,杀伐果断之辈,且专杀自诩正人君子浩然正气之辈。

    陈零这十多年的人生,统共就接触过一次魔修。自然也是白骨门的人。当时陈零的母亲带着她跨越大半个苍梧州来到丸山的途中,某一次夜宿深山,恰巧碰见另一对夜宿的母女。这里其实不能说是碰上。因为陈零的母亲只是感应到附近还有两个修仙之人,并且还是一大一小的女子。一般修士如果碰上同道,都会打个招呼,防止误打误撞坏了人家好事或者人家坏了自己计划。但是那次陈零母女感应那两人之后,却直接判断无视,并且只宿了一晚便匆匆离去。

    事后陈零问她母亲为何,然后她娘就告诉她世上有魔修这回事了。说来也是羞愧,统共就一次碰上魔修,还是完全没交上手没见上面的。之后至于专杀浩然正气自诩名门正派之类的,就是坊间传言居多了。毕竟也不是谁都能碰上魔修还有命帮着作宣传的。

    现在再看对面那一堆魔修,自从暴露身份之后就静立在两尺开外,仿佛刚刚向他们撒了一堆黑藤的是别人。陈零也表示很无语啊,这年头魔修都这么淡定了吗。但是回头一瞄还撑在大伙头顶的虎符金光,脑中立马“叮”地一声豁然开朗,敢情是在等我灵气耗尽方便一网打尽啊。

    领头的明悟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等陈零开口,一个佛珠飞出打在金光之上,金芒就顺势加固不少。其他人也有样学样,一旦金芒开始减弱,就抽出一人来加固。剩下的几人则各使手段,一个劲地攻击那群魔修。陈零表示,其实这个虎符她还有很多,真的不用大家费心来加固。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为她着想,她也就顺水推手,将多余的虎符全部引爆,不要钱似的扔向那群魔修。

    魔修当中自然是有人认识所谓虎符的,防护用品嘛,大家都知道的。只是从来没见过引爆防护物品扔向对手的,于是一群就愣了下。趁着这一愣的功夫,明悟又召集和尚们组成了金光闪闪的大阵,佛珠跟使不完似的往外扔。魔修总共也有七八个人,此时受到佛珠的攻击,也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但是很快,占着人多的优势,魔修们迅速恢复了秩序,开始不紧不慢地扔出一道道黑气环绕的劲风或者毒藤。

    陈零本身是水木灵根,自然立刻就意识到对方之中有擅长木系和风系法术的。只是她对和尚们并不了解,暂时只能按一般的套路来对敌。你甩藤子我就甩金刃符,你甩风刃我就裹严实点。总之一番下来,陈零倒是没受什么伤。但是一干和尚却已经有些灰头土脸了。

    只见明悟原本灰白的僧衣已经有几处残破,手上佛珠也不剩下几颗。其他人情况也差不了多少。斗到这个程度,陈零其实还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一下子就落了下风呢。明天双方修为也没差多少啊。陈零涉世未深可能不知道,但是明悟等人都是常年被扔出去体验世情,磨砺心智的,对上魔修的次数也不少。所以普一对上,就已经感觉到可能不能善了。

    但是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对方也伤了几个,现在说双方罢战肯定也不可能。如此一来,难道只能硬拼。很明显,作为佛门弟子,大家都是圆滑处世又度己渡人的一群人。所以明悟一个手势,最靠近腹地的一名弟子立刻弹出金芒光罩,似一把利剑往腹地之内冲去。魔修也很快注意到了他们的企图,只见他们之中也分出一人,一个瞬移就要去拦住那名弟子。不过那名弟子想来早有打算,也不知腿上绑了什么,微微一蹬,竟然硬生生挣开了魔修的黑藤缠,一个眨眼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陈零一看自然是一位那位弟子是遁到腹地里了,但是他们还有这么多人在外面可怎么办。这么想着,心里一急就又甩出了一把符。这一砸过去,立马就在半路爆开一截粘稠浑浊的乳白色雾状物,恰好横亘在双方之间。趁着大家还没反应过来,陈零立马也弹出光罩,往腹地里去。虽然腹地也不一定安全,但是留在这里肯定不安全。这么一权衡,陈零立刻就遁了。

    靠近腹地之前,陈零似乎看到明悟他们又撑开了防护罩,而魔修那边已经破开了粘稠之物,甚至有一个魔修还追着她过来。但是陈零已经来不及做什么了,她只感觉有一股吸力愣是把她扯了进去,整个人说不定都快要四分五裂了。

    但是最终她没有被四分五裂。她睁开眼的时候,四周都是乌漆墨()黑的。这种程度应该能算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吧。陈零伸了伸五指,发现作为修仙人士,这种适用于凡人的词语还是不要随便拿出来骗人的好。

    回想了一下刚刚自己胡乱扔出去的一堆符,看到那一堆粘稠的雾状物,陈零突然发现天下之大,真是物尽其用啊。在丸山连最低等的灵宠都不愿意碰的秋刀葵,用它的汁液竟能做出足以抵挡练气十层一众修士的符箓。陈零突然好想大笑三声,不过鉴于目前还不能保证自身安全,也不清楚外面战况如何,所以还是先歇了这份心思的好。

    稍稍调息之后,陈零便开始探索这出乌漆墨黑的地方了。虽然是并不多资深的修士,但基本的生活常识还是知道的。略微的怔楞之后,陈零很快就在乾坤袋里搜刮出一个火折子,还有一颗俗称所说的夜明珠。划开之后,果然整个空间都亮堂起来。

    细细打量之下,发现这竟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溶洞。当然,顶部倒是非常之高,至少以陈零这个身高,几个她加起来都够不着。只见溶洞之内有汨汨流水,沿着天顶一路往下,最后在滑腻的石面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再往前走,又分了岔道。最下面一条很窄,里面流水声音很大,越靠近冰凉之气越盛。陈零以前听母亲说到过的天下水道之中,似乎有一种阴凉刺骨的水,在俗世,人们称之为阴河。字面理解而来,就是跟阳面相对应的阴面之水,但是更深层的理解,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阴气森森的通往冥间的阴河之水。

    陈零自来比较怵那些阴凉的东西,所以一感觉到太过冰凉,立刻就选了另外一条道走。这条道也是一些完全没有规则的人身大小的圆石零乱地构成,似乎完全看不出人为的痕迹。陈零只凭着感觉踩着湿滑黏腻的石头走,直到看见前方竟然有三级明显的阶梯,才暗暗庆幸自己选对了路。

    有阶梯就说明有人到过这里,并且至少还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陈零拾级而上,很久就见到一处被大块中空的岩石半覆盖的平台。整体似乎呈现空心的半边南瓜状,说是平台就真的非常平整,没有分毫脏乱或凹凸。陈零此时已经非常确定这里住过人了。只见不足五尺的宽的平台之上,整整齐齐地拍着一张石桌,三张石凳,桌上甚至还有一个杯子。陈零走进一看,果然是杯子。再看杯子旁,似乎隐隐残留了阵图的痕迹。

    陈零不由自主地抹开桌上的灰尘,随后一副已经不太能看清的阵图就深深浅浅地展现在眼前。并不是一个阵法师,但是当手指触到桌上的残阵,陈零心头忽然涌起一股不知名的悲哀。仿佛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无论如何都不能痛快呼吸。沿着阵图的线条一点点推过去,在一处不太明显的凹陷处,似乎有一颗很小的黑点。陈零轻轻触碰了一下,发现竟然是一颗黑色的小珠子。出于好奇心理,陈零给它挪了出来,又放在夜明珠下照了照。

    不照还好,这一照就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黑珠之中竟然残留着一滴血。可能因为时间太久,又或者有什么其他因素推动,自动凝结成了一颗珠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