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外面的世界
    内视之下,只见经脉之中存储灵气呈轻雾状,随着奇经八脉缓缓循环。陈零轻轻引导着新进入的灵气,以渗透的姿势与原有灵气融合。不过半个时辰,经脉中的雾气便明显地浓了许多。如此持续引导,直至银兔西沉,体内经脉灵气已浓得缭绕如云,不堪容纳再多。陈零见此深深呼出一口气,停止了修炼。

    陈零如今还是练气五层修为,虽然接近圆满之境,却始终欠缺一些。想到十日之后的门内小比,总不免不安。若是母亲没有闭关,多多少少还能得到些指点。但是,又联想到母亲的病,终究只能长叹。

    陈零对来丸山之前的事,知之甚少。唯一有点印象,就是自己应该出生在一个还算过得去的修仙家族。之后至于母女两人为何离开,又如何到了这丸山,就完全没有记忆了。不过于修仙之人来说,我来之处反而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我去之处。陈零不曾纠结于此,陈母亦没有过多提及。只是暗伤,想到连掌门都束手无策,便不免猜测母亲当初该是受了多大的痛苦。

    摒除这些纷乱的念头,陈零想到无论如何还是得好好准备小比的事情。丹药这些,她出身茹来峰,自己也会炼制一些,倒是不用担心。而符箓,自己也算有些天赋,一些基本护身的金刚符,闪避符,短时间内有迷幻效果的符箓都能制出。如此一想,缺的东西还真不多。不过流云诀其实偏向剑诀,最好还是需要有一柄趁手的剑才好。想到这儿,陈零扯开储物袋,数了数大约还有三十几块中品灵石,一两千下品灵石。算是小富。买一把好一点的灵器应该也是够的。于是翌日大早,陈零就给路德瑛传了讯,看看能不能结伴去买一柄。

    不大一会儿,路德瑛的回讯就飘到了陈零这边。两人几乎一拍即合,收拾收拾就往约好的前门处去。

    前门处立着一排大理石雕就的牌柱,其上龙蛇飞舞,雀鸟腾空,两厢合抱之处,赫赫刻着“丸山”二字。据说此二字乃是开山老祖不啻道人所作,如今虽随年月侵蚀,黯色不少,却犹可见其间飘渺翻飞之姿。陈零抬头瞄了一眼,低低感叹一句“妙笔”外,更多的是注意来来往往的丸山弟子。

    有人行色匆匆,陈零便揣测他大约新得了一件宝物,急着回洞府研究参悟;有人神色浅淡,陈零就揣测,此人大约近日修为无所进展,因而无心与人交谈;有人侃侃而谈,陈零就揣测,他大约正在得意之时,要么修为小进一步,要么得了筑基师叔的亲赖或者结丹老祖的赏赐。这么观察揣测了一小刻,路德瑛便风风火火地到了。

    “走吧。”两人相视一笑,沿着长长的石阶一路下山。

    丸山下属的坊市不算大,但东西也还齐全。陈零原本就是奔着买剑来的,所以一进来便拉着路德瑛往东边去。

    将近小比,除却他们两个,许多门内弟子也争相下山,购买自己所需。鉴于此,平日略显的冷清的坊市倒被衬出了格外的热闹。

    到了东边最出名的炼器铺子—-如意门,两人就分开各自去找趁手的灵器。陈零自然是直奔剑室,因着藏剑较多,普一踏入,迎面便有森森寒意袭来。陈零握着如意门特意准备给客人的木牌,小心地移进去,稍稍适应之后,森寒之意果然没那么明显了。

    室内之剑大多零散立在角落,真正悬挂于格子或者用剑阁封存起来的,价格自是不菲。陈零只是选取小比用的剑,便没有花心思在剑阁之上。只随着剑室内部蜿蜒,一个个角落感受剑气,看看有没有自己合用的。

    陈零原本是侧身横着移动,所有精力差不多都关注在角落的各类剑上,因此发现侧边似是被什么挡住自己前行,便本能地一推。这一推,陈零立马发现了不对。因为这触感太像衣服了。回神过来,想必是推到某位道友身上了。于是陈零立马直起身,低声道歉,眼睛也自然地望向这位自己刚刚无意冒犯的人。

    这一看,便对上了一双毫无任何波澜的眼睛。显然,陈零立马感受了对方的厌恶与不屑。于是陈零迅速别开视线,以最快速度退出此人的视力范围。这样显然也正好符合对方的心意,对于陈零的突兀推开,人家完全没有任何表示,反而继续专注于格子上封存的一把剑。

    不要问她为何能溜得那么快,这纯粹得自她对危险的直观感应。有了这番体验,陈零也没了心思继续细看,从离自己最近的角落里,抽了一柄看着还顺眼的,便退出了剑室。

    剑室外,路德瑛似乎也挑好了,正四处转着想是在等她出来。陈零见状快步走了过去,找掌事的结账。

    “小友倒是好眼力。”那掌事看着大概四十几岁,应该练气八九层的样子,接过陈零手中的剑便摸着胡须夸了一句。

    陈零闻言挑眉,这话一听便是各路店铺的通用说辞,于是顺势笑笑,并不多言。

    那掌事见此却也不多说,只又看了眼陈零,便说了价钱。

    “8块中品灵石?”陈零听了这价钱倒是有些意外。正常来说,练气修士所用灵器大多在一千到两千灵石不等,上到五六千的都属少数。原本陈零也是估算在一千上下,不想这家却开这么大口。

    “前辈还是别逗我了,我们这等练气修士,哪来那么多灵石。再说我估摸着,这柄剑也就算个中品灵器,且磨损略多,一千下品灵石都嫌太多。”陈零说完瞥了眼那掌事。

    那掌事一脸被这出价惊倒的样子,狠狠拍了拍胸口才说道,“小友也忒不识货,这堂堂流云剑岂是下品灵石能够衡量的!”完了还不忘哼上一句。

    陈零听到“流云”二字倒是有些触动,不过也就一柄小比用的剑,委实不值得花这许多灵石。这么想着,面上就漏了出来。

    那掌事自然也看得到,见他们萌生去意,那翘起的胡子就少不得耷拉了些,“算了算了,见你们也不像是那能挥霍的主儿。这样,一口价,5块中品。买不买就看你们自己了。”

    陈零瞟了一眼,顿都不顿一下,直直往门口去。这还没迈出两步,那掌事立马就“诶,诶!”地喊住两人,“好了好了,4块行了吧!真是亏大发了!”

    陈零回头,伸出两个修长的手指,“2块!不卖拉倒。”

    那掌事一听这数,立马一口气上不来的样子,一脸哭丧着说,“这生意不是这样做的啊,我的小祖宗哟。”见人又要走,忙忙追出来,“行行,2块就2块,就当行善积德,为这剑啊,寻个好归宿了。”

    交付灵石后,陈零接过这把略带青色的剑,一脸镇定地拉着路德瑛往外走。待出了坊市,那笑意却怎么藏都藏不住了。

    “怎么,这剑还真有什么名堂?”路德瑛见此,也稀罕地看了那剑一眼。只见青痕遍布,并不显得有多奇异。

    陈零微微一笑,指了指剑上的青痕,“你看这痕中是不是略带些绿?”

    路德瑛点头。

    “母亲说,我乃是水木之体,水青木绿,这世间同时具有这两种属性的灵器本就不多。而这柄剑却恰好有,你说我是不是捡到宝了?”

    这么一解释,路德瑛也忍不住点头,“这么说来还真是。不过你杀价也忒猛了。换做是我,估计降到5块中品灵石的时候,就开始动摇妥协了。”

    陈零忍不住大笑,“哈,我就看那老头装逼,所以忍不住诈一诈他。谁知道他还真卖了。”

    听了这解释,路德瑛一个白眼翻过去,“真有你的。”

    两人回到各自居住的主峰,不过才午时多一点。陈零思量着要试试那剑的威力,路德瑛则要试试她新买的烈火鞭,所以便没有聚一起。

    此剑名流云,陈零估摸着说不定跟她修的流云诀还有那么点关系。不过单从剑本身来看,除了剑身略偏绿外,就是一柄很普通的剑。

    练气5层能修习的法术不多,其中能用来斗法的就更加少。陈零掐着指头满打满算,也不过才会基础的荆棘术,冰刺。因为本身用剑,所以又会些三脚猫的剑术。如此一来,几日之后的小比,想取个好看一点的名次还是不太容易。想是这么想,但陈零很快就放下了这些担忧,总之能拼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又没人指着她怎么样。

    陈零作为水木二灵根修士,之后的几天的修习也就着重于水系的冰刺与荆棘术。于剑术方面,得益于陈母的教导,在十岁时便能将水系的寒意付与刃上,打斗之时能助力不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