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小比后续
    等执事师叔宣布结果后,陈零微微一笑跃下比武台。毫无意外地看到路德瑛一脸的憋笑。

    “小挪移符像你这么用的人还真是不多见。”

    陈零哈哈笑过,“二师姐给了大把,不用白不用嘛。”

    路德瑛表示无语,“现在用光了,下一场可就不好糊弄了。”

    陈零想想倒确实是这么回事。不过如果初战就败了,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所以无论如何,现在也不算亏。“下一场的事下一场再说啦。我自有过墙梯,放心放心。”说着拍了拍路德瑛的肩膀,挽着手去看其他师兄师姐的比赛。

    秉着围观的心态,两人几乎是整个上午都穿梭于各个比武台前。期间她三师兄顾影璋胜得那叫一个毫无悬念。对手一登台,就被一剑扫了下去。直把执事师叔都愣得忘了报幕。四师兄柳儒清那边,陈零跟他不太熟,所以没去观战。二师姐梁晨晨一向人气高涨,比武台前一堆师兄师弟围着,陈零自认挤不进去,于是也果断没去。这么一晃,终于轮上路德瑛了。

    路德瑛看上去紧张得要死要活,一双手交互捏着,面上是以往全然没有的严肃。陈零不得已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精神上各种支持。随着执事师叔一声令下,路德瑛还是一脸严肃地跳上台子。接着对面也跳上来一位高高瘦瘦一脸正气的男修。陈零瞥一眼,果断不认识。

    两厢拱手行礼后,路德瑛先发制人,抬手一个荆棘术甩出,瞬间就在那男修的脚下爆开了花。男修手脚也不慢,想是早就在身上拍了金刚符,荆棘虽然爆开,却没能伤他分毫。然后一出手,一道风刃就飞了过来。路德瑛一拍金刚符,顺利在风刃到达前撑起了防护罩。随后不甘示弱,连发数个火球,顿时台上焦黑不少。男修似是一派淡然,不急不缓地数道风刃并发,将火球引得偏了方向。趁着相互之间施法捏诀的缝隙,路德瑛甩出一张厚土诀,瞬间一股泰山压顶的感觉迎面扑向对方。

    男修立即甩出一张沐春风,不过片刻就化解了眼前的压力。路德瑛自然不会以为这么轻松就算完,接二连三又甩出几张附录,什么定身符啦,冰刃啦,一个劲往对方头上砸。对方也不是傻子,知道眼下明明是进入拼附录的阶段,于是也毫不吝啬的扯出大把附录抵御。

    陈零表示看得不太开心。练气四五层的比斗真的没什么可看了。法术没看到多少,尽是附录满天飞。到最后,陈零已经不关注台上的情况了,只等路德瑛完事出来。

    果不其然,仗着世家出身,又是居云真人爱徒,路德瑛终于顺利用附录压得对方抬不起头。执事师叔一脸严肃地告知胜出后,陈零就见到路德瑛一脸黑灰的跳下来。

    一个除尘诀敷上去,又露出了路德瑛那张圆圆的小麦色的脸。

    “没意思。都是烧钱玩呢。”陈零忍不住吐槽。

    路德瑛自然是一脸无辜,“怪我咯。就咱们这水平,还能打得多好看哦。”

    陈零点头,“咱还是去看高手过招吧。比如王晗壁,年郁什么的。”

    “你怎么不说看吕昂?”

    吕昂这个名字太如雷贯耳了,但陈零就是有这么一尿性。你越是出名我越不关注你,看你嘚瑟。所以尽管丸山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陈零还真是对他没什么兴趣。

    “这么骚包的人物,吾等凡人怎敢染指亵渎。”

    路德瑛闻言哈哈大笑,“你这是**裸地嫉妒人家。”

    陈零白她一眼,施施然拖着步子去看年郁和王晗壁的场子。

    他们去得巧,正好就赶上年郁跟一高挑纤细的女修战得水深火热。女修使的是一条彩色缎带,缎带一舞动,这个台上都显得五彩缤纷。年郁对此似乎也很是淡定,在明显不能以刚克柔的形势下,迅速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一转一刺都紧紧拢住那条缎带,处处都透露出一股游刃有余的信息。

    少顷,女修似乎终于受不了这样的纠缠,缎带一收,整个突然变得坚如利剑,甩出的瞬间,竟然有铮铮剑气泻出。年郁则仍然是以扇相抵,扣住扇坠一个平转,缎带就如突然泄了气一样,软了下去。女修见此技不成,立马转换方向,忽上忽下专攻要害。然后年郁防守得当,一柄白扇忽开忽闭的也没让对方讨着一点好。

    忽然,白扇又是猛地一开,不再纵立挡住缎带,而是横向一扫,数道银光急急扑向女修。女修连忙收回缎带抵挡,却因收势太急,险险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银光已至,自然不可回避,只见女修又掏出一件镜状物,一阵光亮闪过,银光就坠落在地。从陈零的角度,明显看到了年郁微微挑眉,目测还是被震了下。不过很快,年郁就改换战术。只见白扇合十,陈零都没怎么看清手法,扇骨就飞了出去,然后“噗”地一声,迅速没入女修执镜的右手。女修手一颤,镜子差点脱手而落。不过人还是很淡定的,只见她左手一捏诀,镜面就发出一阵强烈的白光,闪得台下众人都不得不抬手遮眼。

    年郁当机立断闭眼,手头白扇忽的手气,腰间一抽,之前看见过的那柄软剑就蜿蜒而出。女修显然是想趁着强光恍惚的时间出手,谁知对手反应太快,自己手上的缎带还没来得及完全发出,软剑已经到了近前。只见一个蛇形剑花挽出,离开女修的脖子就不到一寸。

    胜负已判,陈零跟路德瑛都不执著于这里,优哉游哉就转到了下一处比武台。接连看完机场,两人终于表示看腻了,纷纷挥手回家去。期间路过又瞥到了王晗壁的场子,虽然在年郁失了先机,但接下来两场还是稳稳地赢了。陈零思索着,按这个走势,年郁跟王晗壁都是热门前十人选啊。

    按往年情形,小比至少都会持续两天,陈零自己剩下几场就都被排在第二天。规则是两两捉对,随机抽取,时间上也随机得很。因为首战告捷,陈零便不急着关注下一场的对手,回去之后先去药园晃了晃,看看有没有需要采集的。之后又去前院瞄了瞄,发现大师姐并没有回来,便自顾回房了。

    想着名次不能太差,便又抓出一打符纸,打算多画几张金刚符和急速符。总之,就算打不过,也不能被虐得太难看不是。不过陈零本身并没有很系统地学过符录制作。可能是天赋使然,从师姐师兄那里得到的符纸,只要自己稍微捣鼓一下,仿佛就能看见各个字符的走势构成。然后起笔跟着脑中形成的走势一勾勒,就能有个大概了。所以久而久之,凡是到过她手头,被她研究过的符录,基本上都能做出来。至于成功率嘛,五五而已。

    如今陈零见过的符箓虽然不少,但是拆解起来一个比一个花时间。她自认不是要成为专门的符师,所以只选了些方便自己用又不太花时间的,像基本的护身利器金刚符,逃命闪避利器急速符。自然还有几张压箱底的能够让对方迷失方向的小迷踪符,用来短时间内聚灵的聚灵符等等。

    思索着之前比斗中已经用掉了大半小挪移符,所以明天肯定不会这么轻松。于是多画了几张急速符,万一对手太猛,就用急速符闪开。

    第二天很快就到,陈零这次被安排早早出场,一上来就看见一位身板颇结实的男修站在那里。人家还挺嫌弃地瞄了陈零一眼,显然胜券在握。陈零想说,其实她也挺怵这种大块头的。总感觉人家一拳砸下来,自己就零落成泥碾作尘了。不过总算还好,开场对方虽然是双拳甩得虎虎生风,但是陈零仗着有急速符,每次都险险避开。对方见总是打不到人,心里就有些着急。最后不知道怎么在身后捣鼓一番,竟然掏出一把桃叶一般大小的芭蕉扇。然后一扇,陈零就掉下台去了。

    其实从对方拿出芭蕉扇到自己掉下台,陈零都处于满脸黑线的状态。尼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天地泣鬼神。陈零甩出一条荆棘绳固定住台子,一个转身又回到了台上。然而胜负已判,好好站上去认输总比躺在地上灰溜溜被人家指指点点的好。陈零觉得自己这方面的觉悟是非常之高。那对手倒是轻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路德瑛因为也有自己的比赛,所以没有看到这一幕。陈零接下来的一场隔得比较紧,因此还是呆在原来的场地,观摩上场的其他人。

    忽然不远处一阵高呼,陈零抬首望过去,隐约看到是年郁。那一把装逼的扇子,似乎在哪里都格外显眼。

    不一会儿又轮到陈零,这次碰上的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女修。整个人甜甜的,给人一种娇憨玲珑的感觉。陈零按例拱手示意,随后甩了一把冰刺过去。女修使的是一盏透明的灯,只见她双手上下握住灯身,轻轻一个转身,冰刺就在外围掉落。陈零又甩了一小把荆棘过去,专攻女修站立的位置。女修转了转灯身,周围就散发出微微白光,原本到达脚下开始生长的荆棘就蔫了。

    陈零忍不住惊奇一番,于是索性不再出手,看看对方有什么招数。对方见陈零不再出手,一个捏诀,就飞过来几道风刃。陈零筑起一道金色防护罩,风刃一触碰到罩面就往四处云散开,最终消弭。女修见这招不成就又甩下一道附录,陈零凝神一看,预测大概是中阶的飓风符。于是也不吝啬地扯出一张中阶的金雷符,两张符箓交叠下,台上瞬间雷光不止,狂风大作。不过顷刻功夫又消弭于无形。接着女修又激发一张中阶雷符扑过来,陈零则以火行符相抵。如此几轮之下,女修似乎高阶符箓耗尽,也意识到对方可能跟她一样不缺符箓,于是忽地一拍手上的灯盏,瞬时灯油从瓶口飞溅而出,直往陈零面门来。

    陈零估摸着时间,确定灯油不会改变方向后,一把急行符拍在身上,瞬间闪开好几尺。而原本站立后方的玉柱,因油墨沾染,居然腐蚀大半,散发出阵阵白烟。

    发出这一招后,女修似乎已经筋疲力尽,虚晃晃地站了不一会儿就倒在地上。执事师叔立刻叫了弟子来把她待下去,结果自然算是陈零胜了。

    接下来几场有赢有输,经过大约也差不多。受到之前女修带来的震撼,陈零表示心里有些发慌。比赛一完就急急去找路德瑛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