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五八章 荡漾
    静!

    绝对的静!

    船板上,男人的嘴巴张成了大大的行,女人掩住了自己的小嘴,皆以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若无其事的高荀,那目光,比对待十恶不赦的杀人犯还恶毒。

    太无耻了,简直太无耻了,没见过那个书生如此不知廉耻。连《玉树,后庭花》这种靡靡之音都能亲口说出来,他学的还是不是孔孟之道诸子百家之言呀!

    无人不憎恨高荀这个青衫书生,无人不希望他早点滚下台去。那些长期居住在吴江的才子,已经在破口大骂,欲将高荀诅咒死才甘心。

    映寒没有想到高荀如此不要脸,提出这么苛刻条件。冰雕玉琢的脸蛋上,一丝怒火慢慢腾起,燃烧的十分红艳。没有丝毫犹豫,徐映寒断然拒绝道:“高公子请你自重。映寒没有学过此曲,弹奏不出来。”

    真是羞死人了,在这种男人面前,很难找到自己立足的地方。见高荀和没事儿一样,映寒紧咬自己半指红唇,放在古筝上的十指慢慢颤抖,只为等待高荀回话,哪怕是换一曲也行。

    你不说你什么都会弹吗?连这么流行的曲子都不会,那其他流行歌曲你更不会了。不是怕映寒弹不成,而是怕自己说出来映寒根本就不知道:“映寒小姐,小弟只会弹这一曲,至于那些什么春花、秋月、什么的,我也弹不出。”

    映寒极度无语,高荀不是强人所难吗?

    实在是忍无可忍,脸上那丝怒火掩盖不住爆出来,原本端庄的身子抽搐几下,竟然起身拂袖而去。“高公子自己表演亦可,映寒誓死不从!”

    没想到这小妞倔强起来和吕凝那疯婆娘差不多。你不弹好呀,自己认输怪不得他人,高荀丝毫不觉得愧疚,反而是乘胜追击道:“哦,映寒姑娘不弹,那小弟这场比赛算是胜了还是输了呢?映寒姑娘好歹留个话下来。”

    “恭喜你,你赢了!”映寒羞红着脸,背对高荀,对四周百数才子道:“第三场比赛,青祁高……高风流获胜!”

    直接称谓高荀的名号,看来连映寒这种端庄贤淑的女子面对高荀的无耻,也是甘拜下风。

    赢一场比赛不容易呀!高荀感慨两声,得意的抱起身下古琴,丝毫不介意周围吵杂的辱骂。再怎说自己也是爱好倭国艺术的人,更靡乱的都能接受,《玉树,后庭花》算个球,老子还能《满床,桃花红》呢。

    凯旋回到自己方队,本来获胜因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哪知道没有掌声,没有鼓励,迎接高荀是铺天盖地的骂声。

    恶人归来,吕凝第一个站出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个下流胚子,你怎么不去死呢?”吕凝双手叉腰,那双修长绷紧的双腿,已经在做着踢腿运动。

    疯婆娘,见面就踢腿。老子上辈子欠了你吗?高荀侧身避开吕凝的进攻,一只手怀抱古琴,腾出一只手,凭空一挽,就将吕凝抱在怀里。“老子警告你,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惹恼了我,我让你连路都走不动,不信你就试试看。”

    高荀狠狠瞪了一眼吕凝的翘臀,看样子那地方还没有开垦够,所以吕凝还能在他面前逞能。

    听他意义丰富的话,吕凝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被高荀死扣在怀里,抬头就能看见那张坏笑的脸。使劲挣扎几下,拗不过高荀力大,又不想在多人面前出丑,吕凝恨恨骂道:“恶人,你快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最后一个亲字很小声的道出,吕凝已经羞愧的低下头去。

    老子就没闻出你有半点女人味,还好意思说授受不亲。“啪”高荀随意将吕凝推开自己怀抱,那只大手划过吕凝胸前时候,狠狠往里面顶了一下以示惩戒。“吕小姐,不要占我便宜,我是诚挚的人。看我不顺眼,动口可以,动手动脚就不行了。”

    “你~不要脸。”吕凝有苦说不出,感觉胸前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了一下,脸蛋红的和秋天的苹果一样。

    高荀得意的笑了笑,““孟”子说过,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想不到小弟伪装的如此严实,还是被吕小姐现我的优点,实在是惭愧呀!”

    没见过如此自恋的人,吕凝呸了他两句不再说话。嘴里却小声的骂道:“死流氓,臭流氓,诅咒你烂掉那恶心的手!”

    由于高荀选择一颇有“水准”的曲子,直接获得第三场比赛的胜利。现在已经连胜了两局,只要最后一局获胜,那几千两白花花的纹银就铁定落入自己的腰包。

    伸展了一下熊腰,活动活动全身筋骨,在这初冬时节要下江冬泳的确是一项值得挑战的事情。

    不知道秦淮河现在的水温如何,看江上那寒气想必也暖和不到哪里去。要是第一场比赛不被李君邪赢去,而是落在自己名下,现在还游个球的冬泳,直接弃权等着拿银子就行了。

    前三项比赛都是在甲板上进行的文斗,唯一最后一场才是真正考验这些才子们实力的时候。不过古代书生能文能武的没有几个,眼见满江碧水层层重叠,不知道下面水深何处,想到要下去畅游一番,船上那些才子们就暗自胆寒。甚至有的组队,在先前三场中没有胜利一场,已经打算放弃最后的争夺。

    第四场比赛正式开始,徐映寒才宣布了开始的口号,已经看见高荀精赤着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做工相当精细的四角短裤。这是他来吴江时,叶落雪根据高荀提示做的亵裤。全国上下,只有他们高家拥有,别人想买也找不到地儿。

    看来在叶落雪的引导下,高荀脱衣服的度越来越快,刚才还见他衣冠整齐的站在这里,才一会儿功夫不见,他就脱了个精光。

    没见过这么不知羞耻的男人,在场的那些女人,无不用手遮住自己的脸。不过还是有人张开手缝,偷偷瞄了眼高荀健壮的体魄,对比之下,的确比那些穿着衣服的才子要吸引人。

    性福生活的保证就是好的身体,每日晨练是高荀必不可少的活动。来这个朝代已经有几月时间,在自己不懈努力之下,原先那个白白净净的皮肤已经练成了健康的小麦肤色。那几块象征着男性魅力的腹肌,被江上的寒风一吹,顿时变得更加突出。也成为那些女人久久不愿放下自己目光的地方。

    站了许久,也没见有一个才子像高荀那样脱光光站在船板上。

    不会只有老子一人下去冬泳吧!还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呀,看见波涛汹涌的秦淮河,难道就萎缩了?等了半天,也没有一人前来同高荀争夺远处的彩球,就连一向嚣张的李君邪几人也龟缩着脑袋,没有指派一人出来挑战。

    高荀心中一横,管他娘的,老子先下水抢了再说。

    调整好自己的肌体,免得等会儿下水抽筋,准备完毕之后,高荀拉扯着嗓子问道:“映寒小姐,开不开赛你倒是吱一声。大冬天的脱光了站在船上吹冷风很暖和呀,要不你也脱光了来试试?”真是不当娘,不知道心疼,大冬天,我脱光了吹风我容易吗我?

    受不了这个男人的胡言乱语,映寒红着脸问道:“还有没有哪位才子肯上去参赛?”周围没有一个人吱声,看样子都没有高荀勇敢。

    “高公子你可以……”映寒话还在口中,高荀就像一条入水的蛟龙那样,叮咚一声从甲板上窜入水中,溅起好大一片雪白的浪花。船上所有人立刻走到船头,只看见一圈圈波纹在江中荡漾,唯独没有高荀的身影,难道沉入江中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