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五一章 歪打正着
    妈的,这小/妞真像一头小母牛呀。简直不见黄河心不死,不打老子的脸不罢休。刚才从船板上追到现在还不放手,难道以为老子不敢把她就地正法了吗?

    高荀躲在画舫三层阁楼的楼道中,这里已经是最上面一层了,要是吕凝那小妞追来,老子要么跳进秦淮河游泳,要么就和她明刀明抢的干,打女人的事老子还没有干过,今天就破例一回。

    目光仔细盯着楼道的尽头,以那小/妞的体力跑上三楼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正摩拳擦掌间,吕凝娇小的身影已经上了楼来,手里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截木棒,四处寻觅高荀那恶人的身影。

    高荀见她手中拿着武器,心里顿时炸开了花。我叉叉死你,老子不就说了一句你的胸大吗,别的女人高兴还来不及呢,想不到这个疯婆娘居然如此狠还动兵器。谁他/妈知道吕凝这小/妞会不会武功,权思之下,高荀不是吃亏的人,身子慢慢向后退去。

    已经是楼道的尽头,后面几步之遥就是秦淮河。前面吕凝凶神恶煞的走来,时不时左看右看,颇为霸道。

    没有后路可退,不会让老子跳河吧!这么冷的天,跳下去不被冻死才怪。况且这里离岸那么远,老子心中也没底,能游到对岸的陆地。

    高荀心中焦急,看了眼身边想找一件武器抵抗,居然现有一道房门,顿时欢喜无比。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老子进去把房门一闩,就算天王老子来都不开。

    高荀双手推门,好像有东西在里面抵挡。不过他力大,咯吱一声就把房门推开,整个人就像入室行窃的小贼,悄悄闪了进去。

    “小翠——是你吗?”好像听见有人闯进来的声音,一个女子背对高荀轻声唤道。两只羊脂白玉的藕臂,在烟雾缭绕的澡桶中,翩翩起舞。

    整个房间就像充满了百花的香味,高荀放佛闯进了一个秘密的花园,只见眼前春/光无限。那两只如同白雪盖的蔓藤,像两条洁白的水蛇,在澡桶中缓缓游动,哗哗哗拨弄热水传来的响声,就像千万只蚂蚁爬在心里。

    曾经无数次幻想偷看美女洗澡,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居然让老子得逞,老子真是福星高照,鸿运无可限量呀!高荀此刻也不客气。反正都进来了,也看了,不在乎多看一眼。他静静站在后面,只看见宽大的澡桶中,氤氲的热气腾腾升起,一头如瀑的青丝下,是一快如同蓝田白玉般的背影。没有看见女子的面容,不过拥有如此好的皮肤,想必平时保养是何等的好。

    绝对是人间尤物,和老子媳妇一样的尤物,要是在转过身来,看一看就足够了。高荀厚颜无耻的暗叹一声,耳朵却仔细倾听窗外,看吕凝那小/妞攻来没有。

    前面那女子洗澡洗的欢喜,哼哼唱出一些江南小曲,高荀就离她几步之遥,目睹眼前的春光乍泄,在大饱眼福的同时身子岿然不动,专注的当起一个称职的艺术家在欣赏完美的人体艺术。

    “嘭~嘭~嘭~孟花柳,你给我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要踹门了。”外面响起了吕凝的声音。

    这小娘皮,专坏老子的好事,等会儿再收拾你。

    高荀突然一惊。前面澡桶中洗澡的女人,听见强有力的敲门声,立刻停止嘴里的小调。原本还在水中跳舞的双手,一下子停止运动。从那双转过来的双眸中,有愤怒、有羞涩、有柔情、有惊恐、更有疑惑,呆呆的看着眼前一脸无辜表情的高荀,下意识的用双手环抱自己裸露的胸。

    “你要做什么。”女子小声的呼喊一句,明眸中虽然多了一丝慌乱,但依旧是那般国色天香。青葱十指,胡乱贴在双肋,奈何她的芊芊玉臂太小,只抱住了小半部分的胸器。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无意间偷看你洗澡呗!高荀没觉得自己唐突,听见外面吕凝重重的敲门声,大有踹门进来的势头。他将手指放在自己嘴上,嘘声道:“美女,我就是最近江湖上盛传的周伯通,你要是叫出声来,我立刻将你先奸后杀。你可明白?”高荀做出狰狞的样子,双手指挥道:“赶快起来把衣服穿起,和外面那疯狗说,我不在里面知道吗?”

    好久没演坏人了,不知道老子像不像。见高荀横起眉头,目光中只剩下赤果果的淫光,澡桶里的女子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生怕被这恶人玷污了身子。可是她好歹是女儿身,怎么好意思在一个男人的面,做那白花花的出水芙蓉呢?双颊通红,许久才憋出一段话来,细声道:“小……小……小公子,你转过身去,奴家才能起来穿山衣服。”

    女子不知道这人是谁,直接叫他小公子。高荀心里特不情愿,扯开嗓子坏笑道:“你起不起来,你不起来我就脱衣服跳进去了。这么漂亮的花,我小**还没有采过,今天就得偿夙愿。”

    高荀作势要脱衣服,那女子见他不像在做戏,慌忙中从澡桶里站了起来。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爽呀,老子看样子是误入藕花深处了。高荀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对眼前这俱洗的白白的美玉,唯有淫湿一手来感慨。

    那女子听他所吟的诗,倒是羞涩的望了他一眼。扭捏着身子,就像新婚夜后的新娘,拿起挂在衣架上的罗衣,一件件的穿起来。闪亮的美目时不时撇了一眼远处非常认真的高荀,生怕他现在会狂暴的冲过来将她扑倒。

    外面冲来的吕凝已经做出要踹门的举动,大声呼喊道:“高荀,我知道你就在里面,我真的要踹门了。”

    真是头痛呀!高荀狠狠瞪了一眼穿衣服的女子,嘴里小声道:“快点穿好,出去打了那条疯狗,不然我真的要施暴了。”

    他嘴上说着施暴,心里却是快乐并痛苦着。好不容易遇见这么有眼福的事,却被一个不男不女的小/妞破坏,高荀真想冲出去将吕凝那屁股打烂才能解心头之火。

    女人换衣服就是麻烦,这种情况下都要搭配的这么久。外面的吕凝已经在踹门了,里面的女子才将衣服穿好。高荀不耐烦的催促女子快些出去应付,自己却在仔细寻找藏身的地方,免得等会吕凝那头疯狗冲进来现自己。

    找来找去,也没有现什么地方能容下他高大挺拔的身子。四周也没有柜子窗帘什么的,真他/妈不方便。又不愿意钻床底,思来想去,高荀唯有跳上女子那张还算宽大的闺床,锦被一盖形成初步的伪装。

    女子见这男人居然如此不客气,随便就钻上别人的床。秀眉微微蹙起,还是听他的话,乖乖的走过去开了房门。

    吕凝正准备奋力一脚破门而入,却看见房门主动开了。她立刻抄起手中的木棒,刚想不问青红皂白,先把出来的高荀打一顿才解气。不过当她的棒子要落下去的一刻,却看见一个女子出来,脸上立刻变得狐疑,转而小声问道:“映寒姐姐怎么是你?那恶人呢?”

    吕凝向房间里仔细瞅了瞅,哪里有高荀的影子。刚才她亲眼看见高荀进了这道门,现在居然消失不见,难道他从这里跳江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