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四八章 雨荷
    极其郁闷的走在妙玉坊街上,左右两个贴身保镖随时保护,后面跟了个笑开颜的娘们,感觉就像旧社会被抓出去批斗的地主老财。

    “拜托,给我点空间,好歹也是在妙玉坊做生意的人,平日在那些小姑娘眼里我也是个成功人士,不要坏了我堆积起来的形象。”高荀无奈地胡说八道,不知道参加的活动是什么,从赵浩然的眼神中看出,绝对是一项艰险的事。

    “好了,快到了。二弟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不要有任何抱怨,否则就出师不利了。”赵浩然正直说道,打起马虎眼来,也看不出有何异样。

    “算了,算我瞎了自己的狗眼,被你们这群君子欺骗了。好吧!现在可以告诉我是去参加什么样的活动,先说好,冬泳我可不干,我有裸泳的习惯,到时损害你们的形象可别怪我。”反正都出来了,还怕参加什么活动,老子从小学到大学参加了无数次的活动,其中拿的奖状把我家墙壁都贴满了。

    呵呵,赵浩然笑了几声:“怎么不知道二弟还有这个习惯,那等会儿要下水的那项活动就由二弟参加了。这到也是,我们四人中属你二弟最结实,冻不伤的。”

    你是说我脸皮比较厚吧!高荀白了赵浩然一眼,没看出来这个大哥还是个暗地里使坏的家伙。不过高荀也不示弱,嘴上可没闲着:“大哥,你说的什么话。四人中谁最结实,等会儿大家脱得光光的一看就知道了。你看我骨瘦如柴、面黄肌瘦,典型的营养不良,一下水就抽筋的人,你忍心让我送死吗?——吕公子,你说我讲的对不对。”高荀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的吕凝,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呸——吕凝吐了口唾沫。骂道:“无耻的人。”

    老子怎么无耻了,不就是说了一句脱光的话么,还没说大家到对面的大树下取出来验货就对的起你了。等会儿要是真下水,老子也得先把你推下去。高荀狠狠瞪了一眼吕凝,心中盘算好绝不让自己吃亏。

    好说歹说,身边的三人就是不加理会。高荀知道上了贼船,解释都是白费,干脆就随他们折腾去了就是。

    赵浩然见他不再胡言乱语,放开了对他的监督。为他大致说了一遍今天参加的活动是什么。高荀听后心里有底,原来就是妙玉房大小窑子为了吸引各地的骚人,举办的一个水上运动。妈的,无非就是吸引嫖资做的宣传,手段不比老子差。高荀悻悻骂了几句,听到最后那丰厚的银子奖励时才稍微安静下来。

    参加活动还有几千多两的彩头可拿何乐而不为呢?其他免谈,老子就专门奔那银子去。此时高荀挽起袖子,比较焦急说道:“大哥,那彩头的事,是否真的可信?”打假的太多了,不确认,怎么知道自己是否被赵浩然唬了呢。

    众人见他现在不哭了,也不闹了,精神也变抖擞了,莫非是被银子勾起了兴趣,真是个见利起心的人呀。要是高荀都不了财,恐怕世上就没有富人了。对这个二弟彻底无语,为了银子变脸比女人还快。无可奈何,赵浩然如实说道:“二弟不用心急,彩头是不少,可是竞争也很大。我们此次前去无非是图个热闹,我听说今天艳压群芳的秦淮八艳会现场献艺,此等眼福不看岂不浪费。”

    你丫都是些富家公子,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老子可是上有高堂下有妻小,一人吃饱全家挨饿的典范,我不关心银子,我还能关心什么。以前败光了孟家已经是罪过,现在当然不敢和这些依靠祖宗福阴过潇洒日子的人比。当过一回败家子,有了惨痛的经验教训,知道赚钱的辛苦,高荀比较诚实道:“我们先说好了,如果等会儿参加活动得了第一,银子全部归我。其他什么荣誉证书,鲜花女人之类的东西,你们喜欢那样就拿那样我只要钱。”

    说的自己和一个守财奴一样,其余三人相望一眼,对满身充满铜臭味的高荀有些哭笑不得。一直找不到理由打击高荀的吕凝,此时狠狠打击道:“别高兴的太早,这里不是你那青祁郡,文人墨客、才子俊杰数不甚数,光是各县的解元朗就不下双数,能说自己一定拿第一,口气未免太狂妄了。”

    哈哈~~哈哈~~高荀狂笑三声,对吕凝的打击直接无视,反而更加狂妄道:“吕兄有所不知。小弟正是号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的”“小**”周伯通,兼七省文状元,绰号对王之王,神挡杀神,佛阻弑佛,谁能胜我?”高荀虎背一震,还挺有那么一股王八之气。反正吹牛不要钱,他就使劲吹呗。

    “吹牛皮——你要是真那么厉害,今天就让我们开眼。”吕凝白了高荀一眼,这个男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不过从侧脸望去,高荀刚才说话的气势还真有种让人心悸的魄力。

    “那我们就骑马看屁股——走着瞧(翘)呗!”高荀云淡风轻说了一句就朝前面码头走去。今天的活动是在秦淮河上举行,坐船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妙玉坊的码头停靠的都是小船只,那些比较宽大的画舫一般都不在这里停靠上岸。

    吕凝跺了跺脚,嘴里不知道飞出那些词语。她书生打扮,现在却做出小女人的动作,让周围路过的骚人投来疑惑的目光,难道这两人有龙阳嗜好。

    “姐,你还要不要去。”身后的吕岩问了句,已经笑出声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将他家姐,收拾的服服帖帖。

    “去,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厉害。我呸,不知羞耻,怎取了个如此俗气的名号。”吕凝紧咬嘴唇,狠狠瞪了眼前面的高荀,快步跟了上去。

    几人来到码头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很多学子在哪里。渡船的船家欢喜的将这些有钱的公子哥迎上自己的船只,将他们载到秦淮河上参加妙玉坊组织的水上运动。

    都是一群骚人,比老子还骚。看见那些已经载的小船上,一个个手摇折扇,装出书生模样的骚人,高荀狠狠向前面吐了口唾沫。老子真希望等会而船翻人亡,淹死你丫在秦淮河里喂王八。

    碎——高荀又粗鲁的吐了口唾沫,引来了周围一阵不满的议论声。赵浩然和吕家兄妹此时也来到这里,看见高荀粗鲁的动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弟,我们找只船渡河吧。今天的船比较俏货,等会儿恐怕就没有了。”赵浩然在身后好心提醒道。这次水上运动,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船只,后面赶来的人越多,要是没有船只了,恐怕连参加的机会都没有。

    哦——高荀应了一声。此时身边已经走上来一个衣衫比较偻烂的小老头,身后跟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大大的眼睛,就像眼前的秦淮河那般清澈。她仔细望着高荀的脸,甜甜的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牙,竟然笑了起来。

    高荀心里乐开了花,出门遇见孩子的微笑,老子今天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呀。“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让大哥哥抱抱好吗?”看见这个就像洋娃娃的小女孩,高荀一时手痒伸手就抱在怀里。

    这小女孩也不认生,见高荀那迷人的笑容,嘻嘻笑道:“爷爷说我是在六月荷花开的最好的时候出生的,所以叫我雨荷。”小女孩甜甜说道,丝毫没有胆怯。一双小手反而慢慢在高荀脸上划来划去,好像爱上了这个地方。

    雨荷——好名字呀!这小女孩真是惹人喜爱,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和盛开的荷花一样红艳,不知道是不是被秦淮河的冷风吹的。看见身边的小老头,也就是小女孩口中的爷爷,如此冷的天气,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裳,似乎生活境况不是很好,整个人看起来骨瘦如柴就像吸食了大烟那样。

    那老头见高荀虽是书生样子,却丝毫不嫌弃孙女那略带污渍的衣衫。立刻唤道:“雨荷快下来,莫弄脏了公子的衣服。”

    雨荷不情愿的“哦”了一声,离开了高荀温暖的怀抱。她衣衫单薄,才落在地上就已经开始瑟瑟抖,老头立刻将她拉到身边,客气的道:“几位公子,可是要坐船。”

    “恩——我们正要坐船。”对这爷孙两还有好感,高荀笑道。“老人家难道是这秦淮河上摆渡的。”

    “公子客气了,老朽正是在秦淮河摆渡的船家。”老头说着,眼中闪过一丝让人不察的悲伤。听说是船家,高荀高兴道:“那今日还请老人家摆渡我们几人去秦淮河吧!我看周围的船都被人包了,而且还有载的嫌疑,不知老人家船上可曾有客了?”

    高荀小声一问,老者无比欣喜道:“没有,没有,老朽船上还没有客人租船,公子放心。”

    老头才说了这句,高荀就被人拉扯了一下衣服,回过头来,却看见身后同伴的三人莫名奇妙的眼光很复杂。他还没有来得及细问,却见前面李君邪领着马云翔还有苏慕白和一群衣着华丽、颇为高贵的公子少爷捧腹大笑,言语间好像对高荀雇佣这位摆渡的老者无尽的嘲笑。

    怪不得老头的船至今无人租用,原来是这些骚人看不起老者的身份,不愿租用他的船只。妈的,劳动人民是最光荣的,你他妈祖先和老子一样都是农民,嘲笑老者就是嘲笑自己的祖宗。

    一群数典忘祖的斯文败类。此时的高荀心里无比愤怒,伸手抱过老者身边小女孩雨荷,客气道:“老人家请带路,今天我们就劳烦你摆渡到河中。”

    说了这句,高荀也不管身后的人如何讥讽,只顾笑呵呵的和怀中的雨荷说话聊天。

    赵浩然和吕家兄妹也对那群公子少爷极为不满,跟随在高荀身后,上了老者的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