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三六章 唇红齿白
    看见俊男和美女从画舫上下来,不过那个美女似乎对身后百般恭维的俊男不感兴趣,迈着高贵的天鹅步,攀上一辆豪华的马车。在一片叹息声中,只留下香肩丽影残留在湖面,她的人已经随马车远去。

    这小妞有性格,高荀嘿嘿笑道。要她真是妙玉坊的倌人,以后不愁没有机会交流。高荀急色的翻身上马,尾随那辆马车一路前行。

    没走多远,看见妙玉坊三个鎏金大字,就像贴着标签的李品,让人看一眼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货。听的最多的是那种嘟着声音拉客的肉贩子,深怕跑掉了每一个买肉的顾客,瞄准了谁贴上你就像沾了强效胶水,甩也甩不掉。

    来到妙玉坊,只能怪高荀先前见识太粗浅,一点联想细胞都没有。妙玉坊不是一间妓/院,而是上百家妓院并排连在一起,形成一条性服务的产业基地。秦淮河就从旁边流过。宽广浩瀚的河面,升起一道天然的屏障——雾霭,将妙玉坊烘托的如同处在烟波渺渺的海上,醉生梦死的情调立刻显现无疑。

    这里虽然是红灯区,可不得不说这里的风景独好。秦淮风月,莫非说的就是妙玉坊?牵着马,很小白的往里面一步步走去。看他是外乡人,人又长的俊俏,几个摸样还算清秀的女子,就像想蜜蜂嗡嗡嗡的飞过来,无比温柔的邀请他进去探讨乐趣。

    老子是那种把思想寄托在下半身上的人吗?不忍心拒绝这群妙龄少女,毕竟人都是要吃饭,这行职业也不是那么好做,高荀比较正直问道:“几位美女,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谢邵的老板,经常来这里来喝茶?”

    “哦,你是说前面卖胭脂水粉的柴老板,他昨天夜里还来了我们这里,找了几个刚来的姑娘呢?怎么,公子是谢老板介绍来的,那我们给你优惠点。”

    听这口气,看样子谢邵来吴江还真是享了不少福。探清谢邵的铺子开在那里后,高荀委婉的承诺下次一定来几位姑娘的房里喝茶,他牵着马漫步走了上去。

    还真是红灯区呀!看见周围千姿百态的迎客小姐,高荀由衷感叹一句。谢邵将铺子开在这里,至少是做了市场调查的,否则他的胭脂水粉不烂掉才怪。

    来到铺子的档口,还别说,谢邵打理的像模像样。几个如花似玉的小妞,在铺子里面为前来购买的客人,仔细介绍每种胭脂水粉的用途和出处,一个劲称赞抹在脸上如何如何的漂亮。这种消售的手段是高荀总结的,叫忽悠消费者的心理,谢邵能活学活用也是好事。

    大方走进门去,一个乖巧的小姑娘微笑着走上来,客气问道:“这位公子,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谢邵的培训能力还挺强的,至少在铺子里高荀看到了顾客就是上帝的观念。“请问你们的谢老板在吗?就说青祁的高荀前来拜见,让他出来见我。”

    不知道高荀就是这家铺子幕后的老板,姑娘笑道:“公子请稍等,谢老板在楼上谈生意,可能快结束了。我立刻替你传话上去。”

    她说了一句,转身为高荀端上一杯热腾腾的茶。

    不错,没有怠慢顾客。捧着一杯热茶,环顾四周,铺子的店面还算宽,就是铺子里的货好像良莠不齐。高荀没有做过胭脂生意,不知道里面的行情,不过从欣赏的角度,他也知道自己铺子里的货太单一了,而且包装和色泽上都不是上乘。

    曾经看过叶落雪化妆,所用的胭脂是山西凤春楼的老字号招牌,只用小指甲勾那么一点点拍在脸上就已经芳香四溢,让他意乱情迷。现在满屋子的香气,闻起来却是那种感觉俗气的味道,凭这点高荀知道铺子里卖的一定是劣质货。

    容不得他思考,楼梯上传来蹬蹬瞪的跑路声,手中的茶还没有喝完,已经看见谢邵风风火火冲了下来。激动道:“二哥,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高荀一把推开他的熊抱:“少给老子装恶心,对了怎么没有看见大哥和你在一起。”

    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现赵浩然的身影。倒是谢邵的身后多了两个男人,一高一矮,都是俊俏非常。只不过矮的那个似乎比较妖艳,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娘们。

    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谢邵呵呵道:“大哥他去了省院,他说这里太闹了,不适合静下心来读书。还叫兄弟我提醒你,别忘了去省院报道,将文书交上去。”

    原来是这回事,怪不得没看见赵浩然的身影。这里是烟花之地,赵浩然谦谦君子住不习惯回省院是正常的。

    高荀不多过问,将背上的包袱取下来。谢邵就迫不及待为他引荐身后的两个人:“二哥,这两位是兄弟我在吴江结识的朋友,这间铺子能盘下来,还多亏了二位的相助才能成功。”

    习惯性的伸出手,做出要握手的姿势。自报家门,笑道:“青祁高荀,很荣幸能见到两位。”

    这些客套话没什么味道,都听了千遍。倒是高荀三字立刻引起了身材较矮的书生的注意,惊呼了一声:“你就是青祁的高荀?风流才子那个是吗?”

    想不到老子的艺名都传到吴江了,真他妈失败啊。高荀老脸一红,有你这么问候人的吗?“正是在下,不知兄弟有何见教。”

    那矮书生立刻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高荀认得,那是自己和留仙坊合作的《状元秘籍》不知何时落在了他的手里,难道他也是买来参加科考的,这个很有可能。

    见高荀不知想到哪里去了,矮书生翻开几页,对着上面一句内容,好奇的问道:“这书真的是你写的?里面的诗写的真美呀!”

    矮书生叹了几句,已经沉醉其中,居然念了一句出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意犹未尽的念完之后,哎,高兄这诗有没有上句,要是在写出上面两句,此诗必定是千古一绝。”

    我还想写上句呢?可惜这是一词,老子哪敢写成诗呢?矮书生不知,高荀不足为奇。西凉还没有词的出现,当然不知道这鹊桥仙。

    旁边的另一个书生,看见姐姐又犯诗痴了。立刻笑道:“高兄,我这兄弟喜欢收集诗词,你莫要见怪才是。在下吕岩这位是舍弟吕凌,有幸得见孟兄真人,荣幸至极。”

    吕岩颇有豪气的说道,却是拉了拉身边的吕凌,提醒他别露出了马脚。

    原来是吕家兄弟,不过高荀横看竖看都觉得他们不像一个娘生的。哥哥高大英俊,仪表堂堂,唯独这个弟弟模样虽然俊俏,可是身材却是矮了不少。多看一眼都觉得这个矮书生像一个娘们,唇红齿白,举止间让人觉得有股女人味。

    高荀仔细盯在他身上,犀利的眼神,一眼就看见了她耳朵上的耳洞,这个时代男子打耳洞的恐怕还没有,脑中立刻做出判断,他是女伴男装。

    原来是个小妞呀!老子差点看走眼了。知道小妞的真身,高荀故意装出蒙在鼓里的样子。“吕兄见笑了,令舍弟纯真性情,爱好诗词歌赋,已经为学术的传播起了很大的贡献,这等胸怀是何等伟大。——哇!吕凌兄的胸肌真大,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了。”

    高荀很小白的盯着吕凌的胸看,还想动手摸摸这么好的胸肌是如何炼成的。吕凌脸色红,敢忙躲在了吕岩身后,道:“高兄眼花了,我的胸不大,一定是你看错了。”

    她这一说,脸色更加红艳,就像天边的晚霞。

    真是不打自招,男人有你这么脸红的人吗,完全是个女人的样子嘛!不想在调戏这个小妞,高荀狡黠笑道:“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

    他连续说了几句,然后走到一旁打开自己的包袱,一个红色的绣球从里面滚了出来。身后的三人皆是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吼道:“原来是你抢走了绣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