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二零章 离开
    “好像是哭鬼的声音?”高荀耳朵比较灵敏,侧耳听见对面山涯处隐隐有哭泣的声音传来,他故意说了一句。赵浩然沉思了一会儿,这东西好像在那里听见过,脑中闪过一丝灵光,赵浩然兴奋道:“三弟,这不是鬼哭,这是一种乐器,出自巴蜀一代的苗疆,形状像箫不过上面有一个类似于葫芦的东西,吹奏起来比中原的笛子要多一种哀怨的声音。”

    听他解释,高荀立刻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这个产自西南巴蜀一代的独有乐器,前世的高荀有幸看见:“大哥说的莫非是葫芦丝?”

    不知道现在这种乐器是不是叫葫芦丝,不过高荀的猜测恐怕**不离十。赵浩然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只不过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具体叫什么请还真是孤陋寡闻。”

    赵浩然果然是博览群书,就是不知对面山崖上是谁在吹奏这种苗疆乐器。三人仔细聆听月夜中传来的旋律,皆是精神舒爽,较之普通的萧笛,这种乐器更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共鸣,一种置身静溢的飘飘然顿时袭来,简直无比空灵。

    都说美妙的音乐,就像净化心灵的的佛音,看来此话不假。呜呜呜,像哭泣的声音徐徐传来。只见对面云崖上有个白色的人影在斑驳的月色中像一朵飘荡的白云,高坐在悬崖边上,月光泄在她的身上就像传说中九天仙女下凡,朦胧淡月只见身影不见其人。

    好像是个小/妞?高荀的眼神比较好,一眼就看见对面山崖上那个装神弄鬼的影子是个女人。他脸皮比较厚,学起苗疆地方对山歌的方式,唱了一句:“哎~~唱山歌也,对面妹妹看过来也~看过来~哥哥唱出情歌来也……”

    比杀猪的嚎叫还难听,高荀无耻的吼了几句,立刻打破了如此美妙的夜晚。听见有个沙哑的声音在嚎叫,对面的哀泣声立刻停止,只见那个白影好像朝高荀几人看了看,片刻间就从云崖上消失不见。

    不会是神仙吧!那么高都能跳下去?高荀目测对面云崖是雁荡山最险俊的地方,那小妞居然就这样跳下去,当真是神人啊。高荀心中感慨,他不过想和对面的人通过唱山歌的方式进行交流,哪知道对方那么含蓄,完全不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

    难道你不是苗疆人吗?连那么出名的山歌对唱都不会,还出来装神弄鬼,老子唱歌鄙视你!哼哼骂了两句,高荀盘腿坐在地上,面不改色道:“遇见一个冒牌货,不懂的欣赏,太失败了!”为自己难听的歌声找了个合理的借口,高荀继续喝他的酒,一副失败的表情,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赵浩然和钟蝶梅对高荀奇怪的歌声,简直不敢恭维。不但打破了此等良辰,还吓跑了对面那个吹乐器的人。人怎么可以那么无耻,好好的唱什么歌嘛?不但难听,还有几分轻薄的味道,当真是色性不改。最可恨的是,他还得了便宜还卖乖。已经找不出任何语言来形容,两人默默坐下,只顾添酒加餐,气氛一时变得让人沉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酒尽食冷,夜已过半。感觉到起霜后的寒意,三人才意犹未尽的起身,分别将马头灯罩在马头上,慢慢骑马回去。

    虽然中途出现高荀那幕闹剧,总的来讲,此次夜游还算满意,三人都是意犹未尽的离开。在高家堡头,与赵浩然告别之后。高荀顶着困意骑马回家,突突突敲开大门,串回自己房间倒头就睡。

    在家小住了几天,其间叫来工匠将家里破旧的地方修缮好。觉得时间差不多,也是高荀动身回县城的时候。在高母无声的叮咛中,高荀踏上了他前往县城的道路。

    这一去就是一年,如果以后前往长安,说不定三五几年都不会回高家堡一趟。一步三回头的离开高家堡,看见后面那个久久不愿离开的高母,高荀心中一酸,唯有无言相对。

    “李大哥,以后你每月回高家堡一趟,顺便从县城带几个仆人丫鬟回来”

    “荀儿放心,俺一定常回来看看,如果大娘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俺一定办好,你只管好好读书,考中状元就行了。”说道这里,李大哥从怀里摸出一包用红布包裹的东西,认真道:“昨夜大娘将小的叫过去,交了一包东西给我,说是等你今日上路后将这包东西交给你。”

    给我的?娘怎么没有直接给我?高荀接过李大哥手里的东西,狐疑打开一看,顿时泪眼赵赵。包裹里面装的全是高母陪嫁到高家的嫁妆,可以说是高家最值钱的东西。以前富庶的高家被前任高荀败光,家中财产早已山穷水尽,现在为了自己能好好读书考个功名,高母连自己的棺材本都拿了出来。高荀暗自悔恨,为什么自己不把翠微居的事情给高母说呢?

    捏着沉甸甸的一包金银,高荀将它收入怀中,深深吸了口气,神情无比坚定。轻轻击打胯下的健马,古道上那个挺拔的身影渐行渐远,最后在雁荡山脚消失不见。

    回到青祁郡已有半月有余,翠微居生意经过一个月的调整已经步入正轨,渐渐成为青祁郡酒楼行业的领军人物。里面各种菜式,皆是推出新奇,让来往的食客无不大加赞叹。有如此好的生意,归根究底离不开高荀那本《营销手册》的影响。

    谢邵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替高荀将酒楼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慢慢向另外两家实行商业打压,没事就让樊聪和杜瑞二人打着他们老爹的名号过去检查,搞的两家酒楼经营严重亏损,已经显现出要转手的迹象。

    以前就打算垄断青祁郡的酒楼行业,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因为翠微居已经将打出自己的招牌,不同菜价倍受不同层次的人追捧,就算是天价菜,每日都是全销售完,大有供不应求的样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