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风云轻
    钟蝶梅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身着青衫的男人,好像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有绝妙的诗词从嘴里念出来,而且句句都是那么震撼人心。

    全诗四段两句,完全没有秋季的悲凉,反而处处透出一种生机勃勃的气派和钟蝶梅口中的残花败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是有意?还是无意?亦或者是一种贴心的安慰?

    钟蝶梅沉吟片刻,原本紧凑的眉头,好像阳光下的春雪,瞬间就消失无踪:“公子才高八斗,仅片刻功夫就能点化眼前寂寥的秋色,妾身佩服。”

    这诗是高荀抄的。只不过别人不知道而已。不想良心上受到伤害,高荀坦白自己所犯的罪恶,“呃!蝶梅姑娘高估我了,这诗其实是我抄的。”

    “又是那个云游先生教你的?”钟蝶梅凝眸审问,有点不太相信高荀的话。她知道高荀一旦有什么佳句说出,就推脱在云游先生的身上,到不知他是否有意隐瞒自己的才学。

    “不是!”高荀说的比较坚决,让钟蝶梅有些纳闷,难道高荀的师傅不止一个云游先生?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推来问去,高荀觉得没有什么意思。本着纯洁的想法,高荀觉得邀请一个女人同游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所以他绅士说道:“蝶梅姑娘,有没有兴趣陪同在下游览这柳堤?”

    钟蝶梅正有此意,只是迫于自己是女的,很难开口而已。见高荀诚挚相邀,钟语素也不拒绝,幸甚道:“多谢公子好意。”

    沿着长长的柳堤,两人一直保持沉默的姿态显得有些尴尬。路边草丛中传出来的虫鸣声,打破了初秋的清静。弯弯曲曲的堤坝上,凑合出几对才子佳人坐在沿湖边的石凳上吟诗作对。高荀感觉自己好像闯入了情/人约会的圣地,两人不约而同渐渐远离对方,深怕一不小心就被人误解了。

    “钟姑娘~~”

    “高公子~~”

    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出来,好像感觉气氛不对,再一次沉默了。钟蝶梅已经嫁作人妇,高荀却是未娶之身,两人不明不白走在一起,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之事,但还是怕别人的闲言闲语。

    看见远处有很多人围在一起,议论声比较热闹,高荀自言自语道:“不知前面生了什么事。蝶梅姑娘有没有兴趣前去看看?”

    “恩~~”钟蝶梅点头答应,已经跟在高荀后面一同走了过去。与其尴尬的走下去,到不如选择来到人多的地方,避免惹人耳目。

    一路前行而去,前面河堤上,看见许多书生围在一起观看一个精神矍铄的男子正在临湖作画,已是接近尾声。高荀凑上前去,混在那堆书生中当起了一个围观者。

    男子凝神灌注,手中的画笔蜿蜒而下,但见纸上一副烟波浩渺红日蒙蒙的万里江山图活灵活现的出现。

    纵观此画,画风朴实自然,无丝毫扭捏造作之处。高荀勉强称得上是半个画家,对这画,他已经挑不出什么刺来。此画恬淡自然,不失大气。简单几笔便将眼前的万里河山描绘的栩栩如生。

    那男子画完之后,似乎意犹未尽,又在那万里江山图上刷刷写下七个字:“风送花香红满地。”

    这男子还玩回文啊,真有点意思,高荀仔细看了一眼,立刻就知道其中的奥妙。钟蝶梅贴在他身边眉头紧皱,轻声道:“高公子,这七个字,莫非是一诗?”

    “不是~!这是一副对联。”高荀爽快的回答,立刻引来周围书生诧异的目光。

    这些书生都是熟悉琴棋书画之人,看书评画可都是行家,这一副万里江山图,飘然淡定,隐有出尘之意,不仅笔法精湛无比,就凭画上的意境已经是让人仰慕不已了。能有如此笔法意境,那老者定然是名家,只是不知道他是何人。

    现在高荀居然大言不惭揣摩名家画上的诗句,难免会受人歧视。“兄台,这分明是诗,又岂会是对联了呢?兄台若不知道,请不要在这里夸夸其谈,坏了大家的兴致。”难得遇见一个小白在这里胡言乱语,众学子当然不会放过炫耀自己的机会。

    我/日!高荀不再说话。肤浅之人自然看不到其中的玄机。

    男子写完七个字后,便将手中的狼毫笔往面前的湖中一扔,脸上尽是笑意。他似乎早就知道周围有人围观,转过身来见如此多的学子,却也无丝毫惊讶,微笑着道:“诸位才子学士,正如刚才那位公子所说,这七字乃是一副对联,若有人能对得出下联,在下便把这副新作万里江山图转送于他。”

    闻听此话,众人皆是一惊,这万里江山图乃是近世难见的佳作,价格不菲,这男子定然是当代名家,只不过他尚未在图上留下印鉴,不知道这人是谁。而更让众人意外的是,画上的诗竟然让高荀那个小白猜对了,居然就是一副上联,这就更让人纳闷了。

    众位学子先前还嚣张的气焰顿时熄灭,如闷/骚葫芦立在原地,仔细品读男子的上联,却是一筹莫展,想不出下联来。眼看一副极品书画就摆在面前却得不到,众学子不由叹了一口气,只怪自己才疏学浅,看不出玄机何在。

    钟蝶梅听男子说这是对联,高兴的称赞道:“公子果然高才,难道心中已经有了好的答案么?”钟蝶梅对高荀报有很大的希望,知道眼前的男人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一样,心里面急切希望他能把下联对出来,好一解刚才众学子轻蔑语气。

    高荀看了看男子,虽然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但从外表那股仙风道骨来看,恐怕又是一位大儒罢了。能画出如此传神的巨作,高荀佩服至极,当着钟蝶梅的面,谦虚道:“先生是高人,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等凡夫俗子若要揣摩真意,岂不是颠倒了黑白,将好好的一副万里江山图糟蹋了么?”

    谦虚的时候,外带小小的一点马屁,高荀那张利嘴真不是盖的。男子听的高荀的回答,二话不说,直接将那副万里江山图取过来道:“小兄高明,在下这副万里江山图就赠送给你。”

    “是先生高明才是,在下不过胡乱猜测而已。”屏住周围众学子不解的目光,高荀谦虚说道,其实刚才的话,他已经将下联回答出来,别人看不透其中的玄机,也不足为奇。

    他们在哪里谦虚来谦虚去,搞得周围旁观的人云里雾里。究竟此对联的答案是什么?众学子十分好奇,当然也有嫉妒,因为高荀这个小白连答案都没有说出来,凭什么能得到赠画?

    “哈哈!!”男子爽朗一笑,见高荀是个坦诚的君子,他又将手上那副画拿回来,从新抽出一支画笔,随意道:“在下一身作画无数,从未留下印鉴,今日破例为小兄留的一个吧!”

    但见男子拿起画笔,在那副万里江山图上,走走停停,几个弯弯曲曲就像飞龙一样的签名就出现在纸上,颇为传神。

    写完之后,男子淡淡说道:“小兄,你可要好生保管,或许以后还可以拿去换几两银子花花。”

    这句话我爱听,想不到这位男子居然如此大度,竟然允许高荀以后将他的墨宝贩卖出去,要知道古代人可是十分珍惜自己的墨宝的。

    高荀也不推脱,恭敬接过男子递来的万里江山图,看不出上面的签名有什么特别,只是比较有个性而已。哪知道站在他身边的钟语素看到上面的签名,立刻花容失色,尖叫道:“风……风……风、云、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