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从军
    一大群女人从谢府四面八方冲了出来,将高荀包围在中间,让他出去不了。一张张贪婪的表情,盯的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见过凶悍的,没见过如此凶悍的一群怨妇。害怕暴力之下会失了纯洁的身子,高荀赶忙将双手附在裆部,面部表情有些害怕。

    谁他/妈知道谢府都请了些什么人,黑的、白的、黄的、啥样的女人都有,就是长的和一头大象差不多,很刺激眼球。高荀现在就像一头刚成年的雄龙,和一群情期的母恐龙相遇,结果有些后怕。

    各位大姐、大妈、大婶,你们想做什么就做,别老是只看不上,压力太大了。没有退路的情况下,高荀不得已和恐龙对视。

    “就是他~~他就是风/流才子~~~”先前和高荀相撞的那位大姐,指着高荀不错的脸蛋,道:“老爷说过,只要谁看见风/流才子,能将他收拾的服服帖帖叫他以后莫来教坏少爷,就赏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银子不是小数目,就算让这些恐龙失去十八代的贞操都愿意。说话的女人,大大咧咧将诱人的条件说出来,她身边个别长的比较丑的恐龙,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抓了高荀,顺别劫个色。恐龙都特情愿干这种又拿钱又享受的活儿。

    感情这些恐龙不是为了采他这朵花而来,是为了五百两银子呀!高荀自认长的不算丑,和谢家又没有多大冤屈。要说报仇,老子还是谢邵这家伙带进春香楼败光了家产的人,老子该找谁报仇啊。

    你娘的,当老子好欺负吗?高荀腰板挺的笔直,谁冲上来就先干死谁的表情,立刻吓住了一群恐龙。

    他们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就在西厢房外对恃。恐龙们其实早就想扑上去撕咬高荀的全身,可是高荀威武起来又是头非洲雄狮,看起来特别凶狠。故此高荀至今还保障了自己身子的安全。

    双方岿然不动的时候,带头的那个青衣小厮,见有空隙可钻,滑的和条泥鳅一样,趁大家不注意。溜出包围圈,直扑谢邵的房间。不到下一秒钟,谢邵从房里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手上拧着一截木头棒子,双眼涨的通红,对着包围高荀的十几只恐龙,破口骂道:“又是那老头指使你们做的是吗?还不快滚,不然老子一个个敲爆你们脑袋。”

    “滚~~~~~~”

    长长的一句吼声,谢邵用尽了全身之力。那群恐龙见少爷大雷霆,哪敢为了五百两银子得罪了大少爷的兄弟呢?所以,不出五秒钟,那群恐龙立刻鸟兽散四下逃走了。

    妈的,真他娘吓人。摆脱那群恐龙,高荀长长的松了口气。刚才那群悍妇要是真扑上来,高荀指不定就被她们就地正法了。幸得有谢邵出来护体,高荀才能保障自己的清白之身。

    心存感激的时候,谢邵拉丧着死爹脸,走上前来。苦笑道:“高兄让你看笑话了,兄弟这几天诸事不爽,你过来正好,陪我痛痛快快大醉一场如何?”

    呃!高荀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谢邵这人看的很开,除非遇到特别不顺的事才会选择借酒浇愁。

    随谢邵进了屋,就看见里面乱七八遭摆了几个酒坛,酒洒的满地都是。地上依稀还能看见几个破碎的酒杯和房子里一些装饰用的瓷器。

    谢邵只管叫高荀如果是兄弟就倒上美酒陪他一醉方休。高荀勉强端起一碗,不忍心看见谢邵就此沉/沦下去,他好心说道:“屁大的事,说出来就行了,范不着自己憋在心里,伤身呀!”

    刚才从青衣小厮哪里打听到一些眉目,高荀出于友谊,只能将谢邵扶起来而不是陪他沉/沦。不就为了春香楼几个小/妞吗,天下女子多的是,何必在一家铺子里买肉吃呢?

    谢邵继续喝他的酒,更本没有把高荀的话听进心里。端起酒杯狠狠就是一阵猛灌,浓烈的酒味呛的谢邵接连咳嗽几声。被酒精呛的满脸通红的谢邵,也不管身体受的了受不了,几乎是一杯接一杯干。照他这种喝法,不被醉死才怪。

    “够了~~~”高荀一巴掌打落了谢邵手中的酒杯,才三天不见这家伙怎么就变成了一副醉身梦死的死相。

    感情失利?不可能!谢邵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哪来的失利之说?

    性无能?更不可能,谢邵的身体比老子都还结实,都是打持久战的军事家。

    排除两项,想来想去,高荀只有放在家庭这上面去思考。

    “谢邵!当我高荀是兄弟,就老实告诉我出了什么事?还有,你他/妈别忽悠我,说是你老子禁止你去春香楼为谢家传宗接代。”好歹也是和谢邵相处了多日的人,凭直觉就知道,谢邵之所以闷闷不乐,多半不是因为春香楼的事,而是另有原因。

    高荀突然怒,还真有几分血性。谢邵量是胆大,也被他吓了一跳,被迫道:“你叫我说什么?是春花、还是秋月、是十、八、摸、还是三十六套体位战术?你想听什么,老子今天陪你说到底。”

    谢邵越是这样,高荀就觉得他越有问题。“你到底说不说,不说老子走了,以后就算你想说,老子都不愿意听。”娘的,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当你是兄弟才如此关心你,居然给我卖关子,知不知道有多伤心?

    谢邵岿然不动。高荀立刻拔腿就走。还没有走出门前,谢邵哑巴了很久的嘴终于打开了,然后极不情愿的道:“高兄,乡试过后,兄弟可能就要和你说再见了。”

    有头无尾来了一句,高荀不解道:“再见?难道你要下海经商了?”真搞不懂谢邵,不就是缀学经商嘛,又不是生离死别,干嘛做出一副死人脸,高荀怒怒骂道。

    “不是!”谢邵苦涩地笑道。“你也知道,兄弟我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所以我老爹决定,乡试过后,就将我送去北方从军!”想到塞北方那个极寒之地,谢邵立刻愁上心头,抱起一坛子酒,“咕噜咕噜”就吞了下去,然后哭丧着脸道:“高兄你是知道兄弟有几斤几两,去北方从军可以说十去九死。绕是如此,我家中的老爹依然叫我去,这不摆明推我到火坑送命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