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私人订制
    跨出春香楼的那一刻,高荀重重舒了一口气。今晚他本不想来,但他更不能辜负落雪小姐一片好心,到春香楼来给她一个交代,哪知道半路遇上马云翔这个垃圾,横加阻拦不说,还带有强烈的人身攻击。正所谓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迫于无奈高荀只好出手,装一回现代人眼中的BB。

    月影斑驳,灯火摇拽,熙熙攘攘的青祁郡大街,只剩夜幕中活动的人在游荡。感受到秋风打冷的滋味,紧紧的裹了裹衣服,高荀径直往县学走去。

    “不知道钟蝶梅的参考资料印刷的怎么样了。”不知什么原因,高荀突然对侍郎大人包/养的小妾来了兴趣,或许是因为两人的名声都是极差,故此心心相惜吧!想到今天不过和钟蝶梅第一次见面,虽然在商业合作上两人几乎不讲什么感情,但相处下来,高荀才现,自己的心好像只有这个“风尘娘子”懂的。

    “风/流才子!!”滑稽、真他/妈滑稽,老子现在连第一次都没有贡献给伟大的造人工程,我他/妈算什么“风/流才子”,高荀狠狠骂道:“出生寒门又怎么样,声名狼藉又怎么样,总有一天,老子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成大事者必是“骚人”。”

    憋屈在心里的话,不骂不痛快。高荀对着无尽的黑夜彻底地泄了一次,觉得痛快之后,心情无比舒畅,尽然哼着他的主打歌曲“十、八、摸”浩浩荡荡往县学奔去。

    “#######”

    距离那场不欢而散的宴会又过去两天,“留仙坊”那面传来消息,说是第一批货已经印刷出来。近来两日,高荀都是躲在他的厢房里仔细研究接下来的营销方法。乡试对他来说,考与不考都一样。谁得了头名,谁名落孙山,关他鸟事。他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狠狠的赚上一笔。

    认真的对着桌上一幅圈圈画画很多次的图纸,高荀几乎调动了所有的脑细胞,就为怎样才能让“留仙坊”第一批印刷的资料卖个很高的价钱。

    这个时代的书籍没有政府工商部门的明码标价,买高买低全凭商家做主。为了不让自己吃亏,高荀绞尽脑汁为自己的处*女作《状元秘籍》谋定一个合适的价位。

    他先是定了十两银子一本的价位,然后觉得吃亏,又添了一点,将它变成了二十两一本。想了想,高荀又觉得不能马虎的对待自己的处*女作,干脆将二十两叉掉,正正经经地写了四十两上去。

    “四十两?那不就是死死死么?不行,老子要改,还没有卖就被这个不吉利的数字挡了财路,不改不行。”高荀极度无耻地提起了手中的毛笔,唰唰唰,又是三个黑叉叉,他厚颜无耻地将四十两一本改成了八十两一本,还颇为得意道:“这样才对嘛!处*女作卖出个来,老子真他/妈有才!”

    经过了几次波折,高荀总算把价位定了下来。不过,接下来他又想到,自己又不是名人,也不是大神,八十两银子一本的书,卖出去的机会一定不高。想到自己那个时代的名人效益,高荀猛地拍响脑门,顿时机动满面。

    虽然高荀穿越过来没有几天,社会地位也不高,但他还是走了狗/屎运遇到了传说中的大神。刚才高荀就在心里丫丫了无数遍,如果能让谢弘方这尊大神在《状元秘籍》上写一段宣传的标语,那他的处*女作岂不就贴上了金字标签?

    我/日,这么有才的想法都让我想到了,赞一个。高荀美滋滋地笑了起来,淫、荡而略显帅气的脸上,铺满了金光闪闪的银光。只要有的亲笔签名,八十两银子卖出老子都觉得吃亏,他无耻地说道,大有在改动价格的趋势。

    介于如此,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高荀踏上了去找谢弘方的征途。说实话,结识谢弘方这么久,高荀还没有亲自登门去拜访过他这尊大神。就算这次良心现,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

    来到青祁郡县衙门口,这里是马云翔的老窝,要不是为了新书大卖,高荀一辈子都不想踏进这里。

    走了没几步,高荀就瞪直了眼睛。眼前的一幕,让他忍不住自叹道:“幸好老子来的早。不然就让谢弘方这条大鱼溜了!”高荀暗自庆幸,自己赶到了点子上。眼见县衙门前,一辆阔气的马车停在当中,马守义两兄弟弯腰哈气地恭送谢弘方上车,看样子谢弘方青祁郡之行恐怕就要结束了。

    高荀赶忙冲了上去,挥着手高呼道:“谢伯父留步,晚辈有事相求!”他的声音比较突出,比菜市场卖的家禽声还大。县衙门口一干官员正真情流露的送别谢弘方,突然听闻恶劣的声音传来,一个个齐头将目光对准了高荀,恨不得将他打死在大街上财罢休。

    谢弘方侧过身来,看见来者是高荀,顿时感动万分。他没有将自己要离开青祁郡回长安的消息告诉高荀,原因就是怕他过来相送,耽误了复习参加乡试考试的时间。

    “高荀!想不到你也能来!”谢弘方感动的说道,原本威严的脸,竟有种怅然失落的神色。他在青祁郡审查公务,可以说与高荀结交最深,他欣赏高荀不同于平常书生的气质,早把他当成忘年之交来对待。如今离别的时候,有一个真心的朋友相送,谢弘方就算铁石心肠,此刻也变成了柔情似水。

    无论从哪方面来讲,谢弘方对高荀都有莫大的恩情,如今他要离开,高荀挽留道:“伯父此行离去,不知何年再见,以后有机会,希望伯父再来青祁郡,若不嫌弃就到学生家里小住也行!”

    高荀的盛情邀请,谢弘方更是感慨:“老朽戎马一生走过无数地方,唯独青祁郡留给我的记忆犹为深刻。以后老朽若还能骑马驾车,一定要到小兄家里小住!”

    谢弘方说的颇有豪气,但高荀知道,古人交通不便,谢弘方花甲年龄,以后再来青祁郡的机会恐怕渺茫了。他沉了沉声音,然后怅然说道:“学生永远恭候谢伯父光临寒舍,也祝愿伯父此行一帆风顺,早日到达长安。”

    说道这里,高荀见谢弘方被自己勾出了感情,他急忙走上前去,从怀里拿出一张草纸,和一支用木炭自制的简易铅笔,诚挚说道:“谢伯父,在学生的家乡流传一种临别赠词的方式,用来祝福即将离别的朋友。今日伯父远道上京,还请留下伯父的墨笔,好让晚辈留作纪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