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风流人生
    做人要有自己的原则,给脸的时候不要,打脸的时候就狠狠扇去。马云翔不要脸,高荀当然不吝啬他的耳光。既然先前两人有言在先,都承诺愿赌服输,岂能言不由衷,那不是坏了男人的诚信么?

    高荀只说了四个字,接下来就看马云翔是不是个男人,真愿意当着众人的面给高荀磕头认错。

    马云翔算准自己会稳赢,坐直了身子,等着高荀在上面唱完小曲后,乖乖来到他的面前磕头。哪知道高荀居然是个音乐天才,一莫名其妙的《笑傲江湖》竟然将他倾情演绎的《西江月》死死压在地上。无论在人气、还是在实力上,马云翔都占了下风,输是必然的事。

    难道真的要跪在他面前磕头认错?马云翔心里直犯嘀咕,今晚他要是在高荀面前跪了下去,可以说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如果他不跪,众目睽睽之下,他情何以堪。特别是今晚还有三位主考大人在场,难道真要落个有失信誉的名声吗?

    名声?信誉?两者谁更重要,马云翔骑虎难下的时候。作为坏蛋的代表,高荀浇了一把油:“怎么?难道小马兄放不下身段,想出尔反尔?”

    受高荀的激怒,马云翔紧咬牙关,站直的身子居然矮了了半截,一双腿慢慢屈膝跪下。

    马云翔下跪了!!!

    马云翔居然下跪??

    不可思议的一幕,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惊叹。马云翔是青祁郡有名的才子,父亲叔父都是朝廷命官,素来颇有傲气,更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今天居然在高荀的面前,放下了他高贵的身段跪了下去。

    跪吧!也让你长长记性,以后见了老子就该绕道走。高荀说过,今晚只要有马云翔的地方,他就要狠狠将它踩。男人说过的话就要算数,否则就是一个没有根根的男人。

    马云翔头脑热,受高荀的刺激,选择了读书人最重视的信誉。脸色难看的他,屈膝跪下的时候,刚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感,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好好把握,让高荀也尝试在众人眼中出丑的窘样。

    可惜没有机会了,马云翔闭上眼享受一个男人一生中最窝囊的时候,准备迎接整个青祁郡县人的嘲笑。

    感觉到地面就离自己的双膝不远,已经体会到触碰的冰凉。马云翔的肩头突然被人重重一提,他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然后就听得一个粗犷的声音吼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马家儿郎岂能屈膝于一介草民膝下。”

    马云翔的身边站着一个虎头虎脑的男人,正是马守义的弟弟,学管马守臣的儿子马云星。他一身武将装扮,说话也透出一股军人的威严。一双圆目,瞪出杀人的凶光,带着居高临下的藐视,将马云翔拉回自己的身边,企图挽回他们马家的面子。

    身在将门任职,马自然看不起高荀这个寒门书生,就连拯救马云翔的时候,也不忘挖了苦高荀一句。马云翔从黑暗中获得丛生,又被一句猛话洗了头脑,顿时清醒许多。他受到当头棒喝,立刻为自己刚才的冲动后悔。“大哥提醒的对,马家儿郎岂会因为一时冲动毁了祖宗清誉。”

    来了个当兵的人,你就以为能救人于水火之中?高荀没见过马云星,不过听马云翔叫他大哥想必又是一头畜生。当兵的很拽么?老子也当过,自卫“慰”队的!现在是高荀一人对付马家两兄弟,见马云翔在马云星的制止下,愿赌不服输,高荀嘲笑道:“一门三父子,个个是孬种。既然小马兄不跪,我也不敢勉强,只是今天在座的人有目共睹,不是我高荀故意为难你,而是你自取其辱,怪不得他人。”

    “哈哈~~”高荀仰天大笑了几声:“什么狗屁东西,拿着国家的俸禄,却在这里骄奢淫逸。官不像官,将不像将,民不像民,西凉也不过如此诶!”

    西凉,高荀彻底失望。长长的一声叹息,他没有半点留下来的意思。

    在通往春香楼后院的过道上,高荀背负双手,漫步前进。众人的视线一刻也离不开那个虽然落魄却是桀骜不驯的身影。

    瘦马寒车饮杯酒,

    高官厚禄何须求。

    行舟赏柳归潜后,

    笑看人生数风/流。

    声落,高荀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窃窃私语在此时轰然响起。高荀再次成为青祁郡县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谁也没有想到以前那个不学无术的风流才子,居然是个全才,不但吟的一好诗,还能弹出一好曲,更惊人莫过于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出口成章,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

    是英雄,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成功,是“金子”,无论搁在哪里都能繁殖。如今的高荀虽然背负风流才子的骂名,但内心深处,却是一名优秀的“三好学生”。他只不过是在追求自己的生活,偶尔高调一回,但绝对不是装逼。

    原本一场盛大的宴会,搞到最后悄然收场,马家父子不好意思地送走到场的各位来宾,马云翔更是遮不住老脸和他大哥马云星早早就躲了起来,免得受尽他人白眼。今晚之事,可能明天就会传遍青祁郡,到时他马云翔只怕更加难堪。

    “赵兄!你觉得此子如何?”在众人都作鸟兽散的时候,坐在宾客正中位置的谢弘方好像中了大奖那样,对着身旁一个胡须花白的主考官问道。

    “不错!”那个胡须花白的考官只说了一句,谢弘方立刻笑开了颜。“普天之下,能得你赵兄称赞“不错”的人不出三个,看来此子的确有极高的天赋,只凭初次见面就博得了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称赞。”

    “哈哈!”那个胡须花白的老者打趣笑道:“能入谢兄法眼的人,老朽又岂会看走了眼呢?此子才学一流,为人更是直言不讳,若加以培养,以后谢兄就可以放心交接手中的朝政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