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比试
    周室开基列圣,太王,王季、文王,数仁王继霸业。

    落笔,填了下联,立刻获得一阵热烈的掌声。可以说高荀此举,为无数贫寒学子长了志气。如今设在通往后院的一道高坎,被高荀捅破,在座的各位寒门学子,也有机会进入后院与今年乡试的三位主考官相见,如果能得到他们的欣赏,今年乡试就有高中的可能。

    见高荀不假思索就写出了下联,马云翔气得脸色青。刚才他尝试写出下联,想风光一回,但苦于才学有限,连一句普通的下联也没有想出。高荀对出绝对无疑踩了他一脚,心中自然不爽,恨恨骂了几句,拂袖便走。

    赵浩然收了折扇,仔细品读高荀的下联,佩服道:“高兄果然高才,我赵浩然佩服的五体投地。”身俱青祁才子,赵浩然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堂中的对联,他看了不下十遍,奈何才思枯竭,总想不出绝妙的下联,故没有前去献艺。如今见高荀几乎在一瞬间就完成了一副绝妙的对子,他想不佩服都不行。

    “献丑了!”高荀谦虚道,现在没有人敢拦住他前往后院的步伐,他就像一头胜利的雄狮,迈着坚定的步伐到后院,其目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踩死马云翔那个垃圾。

    马云翔欠踩,高荀绝不客气。反正与马家结仇不是一天两天,高荀不在乎多结几次。

    来到春香楼后院,到处一派欢腾,为了宴请三位主考官,县令马守义花了很大的血本,尽量将这里布置的富丽堂皇。

    十几张檀木圆桌,摆满了山珍海味,坐满桃源所有的名门望族。县令马守义和他当学管的弟弟马守臣坐在最前排的宾客席上,不停介绍谁谁谁是哪家的公子,在青祁郡如何如何出众。

    三位主考官沉默不语,俨然一副正派。高荀看见就想吐,要不是谢弘方这尊大神坐镇当中,这群贪污分子恐怕早就开始交易今年乡试头名的银子了。

    选了张安静的桌子,高荀随意入座。目光瞥见前面人影涌动的地方,落雪小姐一袭白衣罩体,白皙的脸上,挂了面透明的丝质遮巾,盖住了她那精美绝纶的脸蛋。芊芊十指,在那方古朴的“锦瑟”上来回轻拨,悦耳的歌声,如同黄莺、画眉,回荡在天际。

    “枫叶染山头,长天一色秋。

    —故乡三千里,夜夜魂西游。

    _何曾入我梦,草长覆新陇。

    —不见旧时人,月月满长空。”

    歌声凄凉,荡漾在心中久久无法散去。“锦瑟”清脆的音,拨动听者的心弦,随着落雪小姐优美的歌喉,情不自禁陷入沉思。

    词写的好,曲谱的更好。在落雪小姐一思乡的曲子中,高荀多了几分惆怅。

    “故乡三千里,夜夜魂西游。”就凭这一句,高荀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的故乡何止三千里,阻隔了时空,就算魂游回去,也只能相会梦中,徒增伤感罢了。

    在落雪小姐演奏完之后,下面爆出热烈的掌声。有些官家小姐,心肠较软的,都已经落下了泪珠。

    好曲子,就应该催人泪下。落雪小姐琴艺一绝众人早就耳目有闻,掩住刚才勾起的忧伤,一个劲地喝着桌上的美酒。

    高荀也不例外,抱了坛美酒,对月畅饮,只希望痛饮,能化解心中无尽的思念。

    半坛烈酒下肚,胸中顿时火热。高荀抱着一个酒坛子,冲到了前面,正听到马守义对他儿子说:“云翔,今日趁着高兴,你也上去和落雪姑娘一起为大家伴奏一曲如何?”

    马守义好心规劝他儿子,无非想在三位主考官面前露脸。马云翔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听得自己父亲吩咐,又得知和青祁郡第一才女落雪小姐同台献艺,当然乐意上去献艺了。

    “孩儿遵命!”马云翔谦虚说道,并吩咐人从一旁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古筝,准备上去卖艺去了。

    马云翔刚走出一步,今晚誓要踩死他的高荀抱个酒坛子,拦住他去路道:“你算什么东西,落雪小姐高贵典雅,岂容你这阴险小人与她同台献艺,岂不是辱没了落雪小姐的名声。”

    高荀句句刻薄,直接将马云翔羞辱的颜面无存。马守义为了自己儿子的薄面,也不想高荀破坏了马云翔在三位主考大人眼中的地位,他呵斥道:“大胆刁民,居然喝酒闹事,来人啦,将他给我拖出去。”

    下了一道强制命令,还没有等侍卫上来将高荀扔出去,高荀居然理直气壮地辩驳道:“请问马大人,西凉那一条律法规定了,喝酒之人,就不能表自己的言论了。那学生反问马大人,刚才大人也喝了酒,那你说的话是否又作数呢?”

    草!跟我斗嘴纯粹是找死,老子十岁就是最佳辩手了。高荀反应机警,出招就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马守义陷入僵局,抓了高荀他摆明就是假公济私,不抓他又搁不下自己的面子,承认高荀所说有理。

    场面尴尬的时候,马云翔灵机一动,脑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既然你口口声声羞辱在下不配与落雪姑娘同台演绎,想必自认琴艺甚高,那正好今日这么多人有目共睹,我和你就现场比试一场,谁要是输了,谁就像对方磕头道歉,你敢吗?”

    在高荀面前,马云翔终于找到可以耍威风的资本。论琴艺,马云翔五岁抚琴,十岁就能作曲填词,到如今这个年龄可以说琴艺不差落雪姑娘多少,和高荀比琴,他百分百有信心稳赢,所以开出的条件也比较狠。

    读书人历来自恃清高,宁可头破血流,也妄想与人下跪磕头。马云翔吃准了稳赢高荀,所以押上自己一生的名誉,赌孟星河永不翻身。

    “呵呵~~我敢吗?”高荀扔了手中的酒坛,摔在地上渐起一片酒花。似醉非醉笑道:“这世上只有想不到的事,却没有老子不敢做的事。马云翔,老子今天勉为其难,就当做善事收了你下跪认错的初夜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