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打劫
    高荀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叶仁,第一次见面,就被他诅咒。心里多少有些不惑。卧槽!不要以为你是落雪小姐的弟弟,我就不敢打你,要不是看在老子十分善良的份上,老子昨夜就当你的准姐夫了。

    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哪知道叶仁走进高荀身边,一只手使劲揪住高荀的衣襟,一只手比出一个拳头,面露凶色,恶狠狠叮嘱道:“我警告你,以后不准来纠缠我姐。她对你提的什么要求,你也不要答应,否则我一定打爆你的头。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叶仁!你做什么?快放开高公子!”落雪小姐见自己的弟弟动粗,顿时吓得花容失色。高公子一介书生,怎经得起叶仁的拳头,她吼了一句,见劝解不了,赶忙走了过来拉住了叶仁,以免他做出什么错事。

    叶仁虽然只有十三四岁,可他的拳头却比一般的成年人还大,说起话来,也颇有大将之风。还好高荀不是吓大的,随意一拍,拿开了高荀放在自己身上的爪子,双目一瞪,一股“王八”之气围绕身边:“小子,我警告你,对别人的不尊重,只会让你万劫不复。”高荀好心教导,接着又道:“你有权利指责我,可没有权利指责你姐姐。有些事,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就算亲眼所见,也有假象的存在。”

    就这样,没有多余的解释,高荀对这个喜好暴力的叶仁,也不想解释太多。该说的他都说了,至于他能不能听懂,这不关高荀的事。

    他不知道这两姐弟之间有什么秘密,他也不想知道他们有什么秘密。拿开了叶仁的手,高荀客气说道:“落雪姑娘,在下打扰了一夜,现在该告辞了。”他说了一句,转身就走没有半分犹豫。

    “高公子,我弟弟他不是有意的!”叶落雪解释道,看见高荀渐渐消失的身影,她竟有种从来没有过的失落。直到高荀消失眼前,她才回转头来,看了眼自己的弟弟,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关爱之情。她慢慢走过去,将叶仁拉到身前,像慈母那般爱怜道:“弟弟,他是好人。你错怪他了!”

    叶仁听得他姐姐的话,并没有立刻知错。反而更加坚定说道:“我不管他是不是好人,总之我不想姐姐为了我,牺牲你自己终生幸福。”

    “我知道!可是~~~”落雪小姐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欲言又止。叶仁突然斩钉截铁说道:“姐姐不用多说,血海深仇只要还活在世上一天,我叶仁就一定要报。我知道姐姐所做一切全部为了我,但我更希望姐姐一生过的幸福。要是姐姐再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我的前程,我就将那些男人,一个个全诛杀箭下,然后自刎谢罪!”

    叶仁小小年纪,心中却是如此坚毅,见自己的弟弟如此倔强,叶落雪暗自叹息,她何尝不想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女人,奈何生世飘零,命途坎坷,在风尘中虽然有些名望,却是无力从心。

    “来给父亲上柱香吧!”叶落雪悠悠一叹,从自己柜子中拿出一块灵牌,放在那副打虎将军的画下。两姐弟恭恭敬敬跪在地上,上香叩头。

    “######”

    高荀走出春香楼,在郡城大街上随便买了点早点,胡乱填充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现在高少爷可是青祁郡的名人了,不但是赛诗会的魁首,还成了落雪小姐的入幕之宾,几乎所有人对以前那个背负“吃喝嫖赌”骂名的高荀,现在都是一种尊敬的态度。

    有了高荀摇身一变成为青祁名人的先例,现在在青祁郡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做人应当如高荀,吃喝嫖赌两不误。

    做事当如高才子,一遇风云变化龙。

    不知道是哪里流传的谣言。还化龙?要是传到长安皇帝老儿耳里,高荀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越想越心烦,索性停下了脚步朝着四周瞅了瞅,看看有没有什么稀罕玩意,给娘带回去。

    正琢磨着买什么东西的时候,刚好看见街边有一处买胭脂水粉珠宝首饰的铺子,略沉思了一下,便朝着那铺子走去。这倒不是高荀不明白这种铺子只有女人进的,而是打小在21世纪长大的人,实在是没有这种传统的封建思想。

    进门的时候,这不大的铺子里面刚刚送走了一群姑娘,想必是大赚了一笔,柜台后头的掌柜满脸红光,见前脚生意刚赚,高荀这个公子哥便后脚进来,心想今天肥羊可真多,便格外客气的亲自招待着。

    “这件翡翠白玉镯,可是正宗的和田产地,由宫中的匠师雕琢了三天三夜才打造出来的。你看看这成色,你再摸摸这手感,啧啧,说得老朽都舍不得卖了。不过,今天小店刚开张,就忍痛割爱给公子了。”掌柜的一边介绍着,一边还满脸的心疼。

    高荀心中冷哼了一声,舍不得卖?舍不得卖你拿出来干嘛。还什么宫中打造出来的,真要是宫中打造出来的,怎么可能流落到这穷山僻壤之地。就你这点小伎俩,我还不清楚嘛!想让我出高价买下来就直说,兜什么圈子。

    正在高荀思虑的时候,只见掌柜的又说道:“这位公子,买了这白玉镯绝对是稳赚不赔呐!甭管是家中老母,还是闺中姑娘,只要这镯子往出一亮,保准笑的合不拢嘴,全青祁郡有同样成色的东西,绝对不超过十件呐。”掌柜眉飞色舞的拿着一只镯子介绍,说完双手奉上。

    “成,就这件了,包起来。”高荀大手一挥,极有气势,纨绔作风十足的问:“就说多少钱吧?”

    掌柜一看这架势,俩眼珠再朝高荀身上一扫,就又立刻知道了高荀的购买能力,于是一边包镯子,一边笑呵呵的说道:“看工资是读书人,我儿又刚好在今年应试,今天我就讨个菜头,二十两银子便宜卖给你了。”

    “什么!二十两银子?”高荀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几乎咆哮着朝掌柜喊道:“你打劫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