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铁杆损友
    “谢兄,激动归激动,可别把鼻涕沾我衣上。我高荀啥时忘了你这兄弟呢?只是今天来的匆忙,没通知上而以。”娘的,都大男人了,见面比恋人还热情,要不是凭资料知道你谢邵不是搞基的人,老子早就踹过去一脚了。

    同性拥抱,真他娘的恶心,二话不说,高荀粗爆的推开了抱住自己的谢邵。

    “你小子,还以为你挂了。那知道几天不见,力气变大了嘛!活蹦乱跳的,下面的家伙还行不。”趁高荀不注意,谢邵摸了把他的裆部,听说高荀去找纤纤郡主之后,日日泡在青楼之后那玩意多半不行,那知道刚才一探虚实,满满实实一大团。“好小子,果然福大命大,那玩意非但没废,还见长了不少。怎么样,今晚去开开荤,算是兄弟为你接风,顺便找几个小妞泡泡藻,把身上的秽气全他妈去了。只是可惜纤纤郡主了,唉,我的心上人啊!”说罢,谢邵一副捶胸跺足的样子。

    谢邵的行话可是一套一套的,简直称的上社会学专家教授级别的人物了。若不是知道眼前的他是引导前任高荀穿花戏蝶的良师益友加八杆子的铁兄弟,就凭刚才那招抓裆,高荀准拳头相向。他有气无力的叹息一声:“哎!谢兄,从今天起,小弟决定改过自新,不再做随便的人,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心中向党中央保证,这话是真心的。谢邵吃惊的看了高荀一眼,“不会吧!高兄你难道真不行了?”深深的为他惋惜,谢邵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随后,他转到高荀身后,上下打量一翻,一只大手“啪”地一声拍在高荀肩上:“少给老子装,你的眼神严重的出卖了你。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清楚么?见了春香楼的小妞,比我还猴急的人,普通的誓言是管不了几天的。不过也对,才回郡学,是应该安份几天。那今天晚上我们只喝酒,不要妞,这样总行了吧!”

    我日!有这样的兄弟,太他娘的失败了!

    “喔!谢兄,这厢房怎么走?要喝酒,我也得把行李先放好啊!”正愁抓不到人带路,就是你了。

    谢邵也不介意,抢过高荀手里的包袱,很热情地为高荀做带路的导游。当然,其间还透露些内行消息,如春香楼进口了几个原装妞,到现在还没破身。县学里哪个学生偷了寡-妇被抓去浸了猪笼,县太爷家的姨太太和养马的马夫私奔了,总之是乱七八糟,什么荤的素的都有。

    也不知转了好几道弯,听了好几段曲折的故事,厢房总算到了。

    “就这里,到了!”谢邵客气的当起了主人,为高荀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面非常整洁,正中摆着一张床,旁边几个书架和一张书案,书案上文房四宝一一俱全,房间的窗户是打开的,能一眼望见离县城很远的雁荡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啊!”谢邵推了高荀一把:“我就住在你隔壁,这房间我每日都叫人来打扫一遍。现在你回来了,我正好省下几个钱,喝喝花酒去。”

    “我知道!”

    就在谢邵自鸣得意的时候,高荀冷冷的一句,非但不领情,反而有一丝愤怒,他指着床上的一件女子裹胸的胸布道:“这是什么?也是你叫人为我放的。”他又来到书案桌上,拿起一本名叫《宫廷秘术》的书,指着里面全是肉与肉相博的图道:“这也是你安排的?县学里的教科书么?”

    “意外,真的是意外!”谢邵老脸发红,高荀不在县学的日子,他隔三差五就偷偷带几个女子进来做些学术交流,还没来的及收拾,所以现场保留的非常完美。

    不用猜了,准是这家伙在自己房间玩“大家乐”留下的证据。

    郁闷!非常的郁闷。在老子房间玩飞机,当真是兄弟情深呀!多话不说,将自己的行李放好,这屋子再也待不住了,隐隐透出男女合-欢之后的味儿,高荀恶心的想吐,冲着尾随而来的谢邵咆哮道:“老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天天黑之前,老子的房间里要处处飘着玫瑰花香,不然,我就让你房间变成茅房。”

    见过损的,没见过这么损的。谢邵这家伙,真他娘的不厚到!

    见高荀大有生气的摸样,谢邵开始献媚了:“高兄!我看天色已晚,不如出去喝酒去,待郡学这种破地方,迟早会憋出病来的。”

    毕竟在高荀房里做了不光彩的事,挨顿骂是正常的。想这堂堂郡学之中,是何等的正派,谢邵在孟星河房里乱搞,出了事,大可推在孟星河的头上,他当然是逍遥自在了。

    高荀瞪了他一眼:“酒当然要喝,不过现在我需得去夫子那里报个道,明日好去学堂上课!”

    算算日子,恐怕有好久没见过夫子了。自从前任高荀跑去见纤纤郡主之后,现任高荀返校归来,日子也不算太短,先和夫子打声招呼,才是尊师重道之举,哪是谢邵这种只知道靠下半身思考的人能明白的道理。

    “我当是什么重要的事呢?原来是去拜见夫子,那你现在就跟我去喝酒吧!夫子去县太爷那里去了,说是最近几天我爹要来巡视我青祁郡的政绩,夫子赶过去和县太爷出主意去了。”从谢邵打听来的消息,一般错的都很少。高荀疑惑地问了句“真的?不会是蒙我的吧!”

    “我骗你做什?”

    “他们去商量主意,你不给你爹通风报信一下?还有,你一堂堂户部尚书的儿子不在京城,反而跑在这穷山僻壤的青祁郡做什么?”高荀双眉一挑,疑惑的问道。

    “高兄,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倘若我在京城城肯定被我爹管得死死的。我没有从政的心,只想天天逍遥快活。再说我现在躲我爹都来不及,自然更是不会给他报信了!”谢邵一副“我很痛心,高兄你没救了”的表情。

    经他这么一说,高荀勉为其难道:“那,喝酒去吧!夫子那里明天再去,今晚得好好宰你一顿,不然就对不起我那床!“说道最后,高荀嘿嘿淫笑了几声,他口中的宰,可是十分的狠,保管谢邵要叫心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