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西楼
    高荀说道:“《红豆曲》。”

    士人又问:“何人所作?”

    高荀微笑道:“足下食鸡蛋,觉其味美,难道还想追问是哪只鸡所生的吗?”

    士人大笑,随后便命舟子解缆而去。

    乌蓬船顺水,转眼就离渡口数十丈,赠笔之人回望岸边的美少年,对那个老士人感慨道:“此子风仪谈吐,只有当年的画龙生可比,赵兄有如此的同乡,可谓与有荣焉。”

    被称作赵兄的老士人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此子何人,若有这样出色的子弟,我岂会不知!”

    赠笔之人长眉一挑,说道:“难道并非士族子弟,而是庶族寒门?那就太可惜了!”目视滔滔江水,沉默半晌,又说道:“赵兄乃是此次科举考试的监制,若有济源,这少年你或许可以提拔一下,昔日大文豪画龙生也是出身寒门,赵兄莫要轻视这少年。”

    姓赵的老士人笑道:“我知道王兄不拘门第,爱才如命,无数学生想要的点金笔就这样解赠陌路相逢的少年,此等洒脱赵某万难企及,这样吧,我不会刻意提携这少年,只看他有没有机缘撞在我手上,哈哈。”

    高荀并不知道这两个士人是谁,也不在意,不过收了礼物,还是得好好看看。高荀打开了盒子,一束金光从盒子中射出,迷得他睁不开眼来。许久,他才勉强看清楚盒子里面有块黄布包裹一支纯金的毛笔,做工完美,实在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宝。高荀暗然大笑:“这东西当珍藏品还行,若是用它来写诗填词,作作文章,肯定有装逼的嫌疑。”

    收了那支金笔,天色也渐渐的暗淡下来,高荀觉得再转悠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干脆打道回家去。

    他慢步往回走,依旧背负双手,自视前方,神情颇为桀骜。快到孟家大院的时候,就听的里面闹开了都,高荀没有立刻走进去,而是选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仔细听里面发出的声音,不一会儿,便听到娘哭泣的的声音,高荀心中激起愤怒,直接一脚破门,破口大骂道:“谁敢欺负我娘,奶奶的,谁给你们的狗胆!”话落,便看到大厅有几个老者,高荀撇了一眼,便准备朝娘走去。

    谁知这时其中一个老者拦住了高荀,高荀一掌甩过去:“给我滚开!”

    “啪!”巴掌的声音响起,整个高家大厅顿时寂静。

    说起来这老头也挺倒霉的,他呢,是高荀的六伯父,名叫高满,没想到这么个未成年,虽说很花但也一向温顺的侄子敢这么对他,正待发作,见高荀已经走到了高母的身边,便随后跟进,怒气冲冲的说道:“四兄,你看看高肃的这个儿子,目无长辈,竟敢打我!”

    四兄就是族长高咸,这时正与高母在小声嘀咕些什么。

    高荀顺着高咸的方向望去,心中一想,这便是那高荀的四伯父了吧。走近去向四伯高咸施了一礼,便跪坐到母亲身边。

    高咸见高满发怒不肯干休的样子,便问:“荀儿,你何故打你六伯父?”

    高荀慢条斯理的说道:“侄儿知道打六伯父不对,侄儿是佩服六伯父很有长辈的威严,把我娘说的哭!”

    “你——”

    高满须发抖动,有些张牙舞爪的样子,却又张口结舌,被高旭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高母说道:“荀儿,你怎么来了?”

    高荀见娘颊边有泪痕,说道:“娘,孩儿今年十五岁了,按说明年就将是成年人,家里的事情孩儿可以为娘分忧了。”

    高满总算是缓过来了,大声说道:“很好,高荀你也知道明年你就要成人是吧?成人就要服役,你还以为能够整日呆在楼里背诵书籍吗?你可要明白,你不是士族子弟——”

    高荀没有理睬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六伯父,望着高咸说道:“四伯父,家中有何大事?我娘为何流泪?”

    高咸略显尴尬之色,咳嗽一声说道:“荀儿你知道也好,你是家族即将成年的男丁,这事你可以与你娘商议决定。”

    聚居在高家堡的高氏后人分四大系,高荀的父亲便是其中一支,因为一直住在高家堡西侧,所以也被称之为西楼,其他的还有东南北楼,都是有血缘关系的。高满是北楼的。高咸是南楼的,至于东楼,因为这一代没有男丁,可以说断了,高咸便过继了一个儿子给东楼,也算是让东楼这一脉延续下去。

    只听族长高咸说道:“荀儿,县上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和评定户品将于七月就要开始,我已经不是县上的主簿,而且自你父亲高肃去世后,我高家堡已经没有在任的官员。你父亲为你们留下了半顷田地,半顷就是五十亩地,你跟你娘已经不能再享有免除杂役之权。也就是说,明年你满十六岁就要编入丁籍,每年至少要为官府服役十日,遇到官府有其他事,还要另加杂役,你身子骨瘦弱,如何禁得起那种沉重的杂役。所以我与你娘商量,你西楼拨出半数田给北楼,由你六伯父之子代你承担杂役,而你可以继续读书。这样你与你娘衣食照样无忧,又有族兄为你代劳,岂不是很好?”

    高荀心中一想:“好狠的心,一年帮我家做十天的事就要我分二十五亩地,这明显就是欺负我西楼没有成年人嘛,用服役吓唬我,我穿越过来难道是为了给官府做苦役的?”眼睛转了转,便淡淡的说道:“荀儿体弱,若是六伯父疼爱,愿意让族中为我代劳,那荀儿自然是感激不尽,这也是同宗共组相互扶持应有之义。至于拨一半田产给北楼,那是万万不行的。”

    高满一听,急了,脱口说道:“你说的好笑,没有好处谁愿意代替你服役,当我是傻子啊!”

    高荀含笑问:“我不拨地,六伯父就真的不愿帮我?”

    高满怒道:“你做梦!”

    高荀扭头望向族长高咸:“四伯父也不肯帮我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