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 > 一品相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双礼相赠
    “天下不属于任何人,它归根于民众。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武力的夺取只能守住一时,历朝历代,谁的江山又真正万年长久呢?为君者,若懂得取之于民用于民,将手中的权利交到人民的手里,时间必将万世之太平,百姓安乐生活,边关更无战乱,四夷俯首称臣,邻国佩其明君,达到天下大道为公矣,又何需要官将来管理,恐怕到时闲云野鹤之人更不在少数。”

    长篇大道下来,高荀觉得自己可以上百家讲坛发表自己的意见了。可谁又知道,他不知不觉中早已将未来的道路给说了出来,实在是雷得惊人。

    “啪!”很清脆的断裂声从高荀前面的轿中传出。轿子外面的几个护轿护卫理科跪在地上,小心问道:“老爷,有事吗?卑职就在外面候命,愿听吩咐!”

    “不用,退下!”轿子里传来不均匀的声音,沉闷了很久,又徐徐传出:“还未请教尊驾名讳?刚才一番豪言壮语如同当头棒喝,敲打在老夫的头上。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妙哉!妙哉!尊驾博学古今,奇思妙语更是层出不穷,老朽今天算是见识了,看来这里果然是名不虚传奇人颇多,老朽能遇到贤人也没算白来!”

    说到这里,轿中的人物吩咐道:“张奇!将老夫的柯亭笛端来!”

    “尊!”

    “将柯亭笛交给那位尊驾,尔等还是快些启程回去!天色渐暗,家中怕是乱了套了。”轿中的人说了几句,轿子外面一个年轻的随从弯腰捧着那柯亭笛,走到高荀身前,献媚说道:“公子好福气,这柯亭笛当今天下仅此一支,我家老爷从未赠予何人,望公子好生保管!小的告退!”待送笛子的人退下,高荀端详着柯亭笛,入手沉甸甸,比一般长萧重,笛身呈现绿色,纹理细密顺直,似乎是刚斫下的竹子制成的,尚有绿竹清气,曲指在笛身一叩,音色硿悾然。

    这又送笛子又送称赞的,别人问自名讳,高荀也不好意思隐瞒,施了一礼,自谦道:“不才,小生高荀,道上的兄弟给脸,赏了个花柳先生之名,实在是惭愧的紧!”

    “花柳先生?”轿中的人吃了一惊:“这名字倒是有趣的很,想必尊驾对花街柳巷必定轻车熟路,寻/欢作乐也当普通之事,才能盛当此等称谓吧!天下读书者众多,才学能冠尊驾者不出一二,焉能凭习性断人好坏,那不是落了俗气吗?依老朽看来,尊驾实学更盛花名,沾惹烟花之事,平常的很,不足为怪矣。”

    “惭愧!惭愧!旧日之事,落得如此声名,实在有辱斯文。倒是前辈不嫌弃我这登徒浪子,花间寻/欢的俗人,足见前辈并非虚名之辈。”

    高荀很想邀他去家里坐坐,。还未等他开口,对面轿中的人却叹了一口气道:“天色不早,老朽还得赶路。今日相见,实在是大快人心。若尊驾以后能去长安,务必到老朽家做客。”说道这里,轿中老者便随手呼喝随从:“出发!一顶青帘小轿一摇三晃的出了高家村。

    这一段江面水流平缓,因此渡口选在这里,下游不远处临近南岸还有一个小洲,洲上又有池,池中遍生荷叶,当地人称之为绿荷洲。

    高荀望见如此美景,想起有个电视剧里面有首曲子,与此景很像,那首曲子富有古典韵味,没有特别的高低音,适合笛子吹奏,他前世旅游的经常吹这首曲子,当下便取出柯亭笛,背倚曲柳,面朝大江,手指伸缩按捺,吹奏起惆怅伤感的曲子。

    江水汩汩奔流,衬着雨水,一条华丽的乌篷船顺流而下,却在江心横过船头,朝这边渡口划来,离岸五丈用长篙泊住,就停在那里,船头伫立着两个人,一人头戴缣巾,身穿白绢单襦,年约三十左右,眉清目细,风神俊朗,身左一人五十来岁,个子略矮,梳角髻,颊边肉圆,凤目斜挑,大袖飘飘,也是极具风度,二人都在默默看着江岸那斜倚曲柳的美少年,侧耳倾听少年吹奏出的竖笛声,沉浸其中。

    这时,高荀一曲已终,正要将笛子收起来,却听船上那个年约三十的士人扬声道:”且稍等,我有一支点金笔相赠。“

    乌蓬船停靠到渡口,那士人也不下船,就在船头递下一个细长木盒,问:“曲子何名?”

    若按当时礼仪,这士人是有些突兀无礼的,但他的言谈风度却不丝毫不让人感到唐突,只觉得毫不做作,洒脱自然。

    高荀也不去接那木盒,答道:“曲名《忆故乡》。”身材微胖的老士人与那赠笔之人相视呵呵而笑。

    “大家萍水相逢,甚至连素面都未识得,这点金笔太贵重了,在下受之有愧!高荀心领了,这笔却万万不能收!”

    都说古代人很大方,高荀算是体会到了,单凭聊了几句就赠东西,先有轿中老者赠柯亭笛,后是士人相赠点金笔,怪不得李白有诗云:五花马,千金袭,呼儿将出换美酒。看来古代人真是不差钱的主,随便送个礼物喝个什么酒,都挑身上最之前的东西,莫非脑子秀逗了。

    先不管对方大方不大方,拒绝了再说,高荀也知道无恩不受禄,这士人与他非亲非故,又不是师徒,将点金笔赠给他难道只凭他吹了个曲子吗?如果是这样,那他就更不能收了,毕竟盗版有罪。

    年轻士人见高荀大有拒绝之心,脸色大变,说道:“公子,相比你是书生吧,在下求贤若渴,赠公子金笔,只盼公子能为社稷着想,请公子务必收下。”

    高荀想了想,便说道:”既蒙赠笔,请以一曲为报。”说罢,就用柯亭笛吹奏起来,曲调回旋往复,似深情,似伤感,有悠悠不尽、深可玩味的意境。

    深情和伤感是古代人的一种普遍心绪,这是一种生命觉醒的感伤,高荀吹奏的这支曲子可谓是直入心灵。

    一曲奏罢,船头两个士人怅怅不语,良久,那赠笔士人道:“此曲更妙,敢问曲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