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燃烧的信念
    “彭!”

    一声犹如两辆列车相撞在一起的巨响过后,只见鲜卑战士划着一条弧线直接被轰击出了二十几米远!

    鲜卑攻城,大杀特杀,华雄已将自己的每一次攻击练至完美,别看只是简单的一拳,但却蕴含了他无数的戾气与杀意。

    “呜呜……”

    鲜卑战士低声嘶吼着,他还想要战斗,但身体已经被华雄直接轰成了两截,上面只有几丝肉丝在互相牵连着身躯,这种伤势对于他来说或许已然致命,但若是想战斗,却也成为了痴想。

    恐怖到了极致,挥手之间就能够让人感到恐惧的存在,如洪流一般冲向对手的他,竟然在华雄手中走不出一回合?是鲜卑战士薄弱?不!是华雄太强了!

    看着倒在眼前的猎物,华雄墨绿色的眼眸中尽是漠然,对于他来说倒在地上就不配再称为敌人,他是食物,仅此而已。

    华雄朝前走去,猩红的眼眸闪烁着无比冷血的光芒,来到鲜卑战士身前,华雄的目光逐渐变得炙热起来,那种目光仿似能穿透鲜卑战士身体,他看到了!看到了自己存在意义。

    这时候,鲜卑大军十几万压境,将华雄已然逼迫的犹如毁灭,这时候的他,已然接近崩溃状态。

    甚至连所谓的良知都不复存在。

    浴血重生而来的华雄,人类所拥有的思维逐渐变为兽性,一阵犹如来源于血脉来源于本能的咆哮在他脑海中炸起!

    没有犹豫,华雄抬起手臂直接朝鲜卑战士脑袋上轰击而去,然而!就在这时,本就没有任何抵抗力的鲜卑战士,竟然伸出双手牢牢的抓在了华雄腿上,限制住他的活动。

    “桀桀……还想做这无用的举动吗?给我开!”看着抓住自己双腿的鲜卑战士,华雄阴笑一声,就像看到一只溺水正好抓到一片叶子的蚂蚁,眼中充满了讥笑,他不准备给他这种求生的机会,哪怕是一瞬间,华雄腰部用力,就准备将脚抬起,毕竟,鲜卑战士的这般举动,在他眼中显得是那么愚昧与无知。

    然而,华雄愣住了,连嘴上的狞笑都定格与此,鲜卑战士与华雄到底差了多远,从刚才对方互击的那一拳便可轻易看出,华雄本以为自己只要稍作用力便可挣脱对方的限制,谁能想到,他的计划落空了,下一秒华雄好似发现了什么,身上猛地爆出一股滔滔魔焰,当即大喝一声:“畜生,你竟然这般求死!”

    华雄看到了什么?只见鲜卑战士双眼折射出犹如白炽的光芒,如阳如闪,疯狂无比,这不正是企图拖住华雄,乃是将他一同带入地狱的打算?

    华雄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挣脱不了鲜卑战士的控制,这个畜生竟然忽视了生命,若不然……若不然凭自己的气力怎么会挣脱不开他的手臂!

    华雄剧烈**着,只觉得自己的胸口都仿佛快要炸了一般,虽然击溃鲜卑战士根本费不了他多少气力,但煮熟的鸭子就活生生在自己眼前飞走,这般失落,让华雄感觉被蝼蚁玩耍了一般,怒不可遏!

    “给我……去死!”

    越看越厌恶,发狂发怒的鲜卑战士,简直如同一堆腐肉,华雄抬起右臂一拳击下,鲜卑战士的后背立即被锤出一个大洞,一股股粘稠的血水四散飘洒。就连那些红红绿绿的肠子内脏也都喷出体外洒落一地!

    恐怖的鲜卑战士,有着无与伦比的生命力,身躯更是如钢铁般坚硬,一般攻击根本无法将其彻底击杀,然而华雄身为恐怖的高级在暴怒时刻发出的一击,竟将他的生理机能全部都摧毁,连带脊椎也在这攻击之下粉碎成渣。

    “崩崩崩!”

    华雄还未从击杀鲜卑战士的暴虐中走出,又遭突变!

    褚严手中的拳头,血影狂现,如同一道道残影轨迹,甚至让人看不到他出拳的速度。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几名汉军打扮的家伙从远处跑了过来,他们佩带着刀锋,身穿着军甲,举手投足之间便有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对于他们来说,很显然,这是一群华雄的帮凶,他们乃是董卓麾下最为巅峰的战士。

    “吼,该杀!”

    这个时候,褚严若是有一丝颓败之意,那么,他也不用在这个世上存活了,索性,褚严根本没有丝毫畏惧,他朝前奔走而去,挥手之间,便将血刃拿在了手中,这一刻,他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将,眼前的一切,全部毁灭!

    褚严不予退让,一拳击穿战士们的胸口,就这样,褚严漫天的拳影如同倾斜的木桩一般,悉数倾泻在其余人的身躯上,登时就血肉翻飞,尸躯破碎,那凄厉的吼叫撕裂空气,就算远在县城中的居民都仿似听到一半,能感受到那种锥心剧痛……

    下一刻,另一个人的腹部更是“彭”的一声爆响,随即内脏直接破裂,嘴角甚至都激射出大量的血花。

    “噗”

    做完这一切,褚严更加疯狂,它手脚并用,如若战斗狂人一般轰向其余人身躯,简直不给他们一丝反抗的机会!

    “吼吼!”

    众人此前眼看着胜券在握,以为死死地吃定了褚严,孰料对方突然暴走,剧情一下子翻转,自己一方成为了虐杀的对象。

    而褚严此刻已经成魔。

    他已经完全沦落进了杀戮之中。

    自己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嗷……”

    雷霆咆哮声中,褚严瞅准机会,气势汹汹地朝对方冲撞过来,那种惊天动地的威势,简直让人望而生畏。

    后力不济的战士们哪里还躲闪的了,只能眼睁睁承受着这雷霆一击!

    就在褚严想要将这名匈奴人轰杀放倒之际……

    “啪”

    他挥舞出去的拳头,蓦然被一只沾满血渍的大手给仅仅握住。

    那是一个身着鳞甲,模样怪异的武将,这个家伙,不是华雄还能是谁!

    “你这个家伙,竟然还敢过来,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看着重新从地上站起的华雄,褚严语气森然,但眸间却有一丝忌惮。

    此前,为了能够速战速决,褚严上来就杀了重手,可以这么说,当时的华雄的的确确的已经废了。

    但此时,华雄不知为何又这般重新站了起来,他就如同不知疲倦的小强一般,重新站在了褚严面前,为的就是阻止他的杀戮。

    他这是,用生命来对战自己啊!

    “我听从大人的命令来到这里,为的就是杀戮鲜卑人,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明明是汉人为何助纣为虐,难道,你们当真要看着家园被毁吗?为了私心,你们当真能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来?!。”华雄淡淡道,眼中看不到一点恐惧,手仍旧不肯放开褚严的拳头。

    “放手!”褚严略微不满地瞪了一眼面前的这个家伙,想要挣开华雄的大手,但饶是他运用出浑身的气力,却也挣不开华雄的束缚。

    对于褚严来说,他根本没有因为华雄的话,而感到一丝羞愧,他的人生是皇甫牧给的,所以,就算皇甫牧现在让他自杀,褚严都不会有一丝怨言,更何况,对方还是这么咄咄逼人,他更不会给予对方片刻好言好语。

    胜利?华雄已经不去想了,这种时候,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件事,那便是,阻止对方再杀人,无论如何,因为,他所存在的意义只有一点,那便是帮助董卓,赢得这场胜利。

    “无论你是谁,如果一定要为了鲜卑出头,那么,就来决战吧,我要让你这个卖国贼死于当下!”

    “哦?决战?你倒是说说你配吗?”

    华雄怒火中烧,咆哮:“阁下试试不就知道了?”

    “有点意思,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敢跟我说这句话!”褚严脸上不清不淡,但心中却有了决然!

    “来吧!让我看看,你是否能伤的了我?就算燃烧生命又如何,你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蓦然间,褚严仰头咆哮,带有雷音之力登时在华雄耳边炸响!

    华雄面露释然微笑,携带着佛门震撼人心之效果的古朴之音说道:

    “这话说的太过嚣张,对于你们这些卖国贼来说,所谓的怜悯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知道,只要杀死你就好了!你这个愚昧之人,没有任何人能够磨灭我对你心中的痛恨!”

    话音一落,华雄当即就将拳头握紧,俨然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面对眼下这滚滚奔腾的两道血腥身影,褚严能嗅到浓郁的危险气息,这让他的呼吸都几乎要停滞下来,但越是危险,他的精神就越是高度集中!

    “来得好,给我死!”

    无尽的气力倾泻到许久未曾运用的双拳之中,像是九天之上的旋转龙卷!

    “咻”

    这一击双拳,竟是前所未有的气势澎湃,耀眼的力量在拳头的锤击之下,撕破穿透了周围的空气,犹如一道疯狂的箭矢迅雷不及掩耳地就瞬闪了数米之远!

    这一刻,在华雄眼中,眼前这个看似魁梧的黝黑男子,眼睛突然精光四射,睥睨之间爆发出一种极为深沉的轻蔑,仿佛在他的眼底里,他与另一名武者都是一群死人,一群毫无反抗之力的死人!

    这种眼神,再配合上褚严那凶悍的战力,竟然让华雄都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压迫感,仿佛有一柄锋利的镰刀架在他脖子上,却又更像是一柄锐利的匕首刺入了他的后心之中,只需要轻轻一扭,心脏就会被搅成粉碎!

    修武以来,这种压迫感只从主家那些妖孽般的子弟身上体会过,但对方拥有无数财富的铺垫,才会造就那么寥寥几人……要知道,自己能够获得现如今的成就,也是因为,一路披荆斩棘之后才得到的实力,但这家伙,到底又是如何做到的?

    华雄心中的担忧,蓦然间无限地扩大起来!

    “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他!快啊!一起上!”

    这时候,目睹华雄惨遭围杀,一旁的战士们纷纷狂吼一声,身上缠绕的气力简直就像是压缩的暗夜喷涌一般,无数的“兹兹”声响起,顿时,朝着褚严就斩杀了过去。

    “等等!”这一刻,华雄突然感到一丝慌乱,他试图叫喊住对方的动作。

    但武者现在已如箭矢上的弓箭,已经射出,根本无法止步。

    这时,燃烧生命的武者肌肉再次膨胀,如若巨石一般,而他的双手更是犹如滚滚奔腾的蛟龙,嘶鸣颤抖,拳光猛烈!

    “杀!”

    褚严嘴角抽搐了一下,竟然张开嘴巴,对着眼前的敌人嘶吼了一声。

    看着朝齐攻而来的武者,褚严蓦然后仰,双拳握紧,显然又在酝酿着什么能量,一双腥红的蛇眼死死地盯着来犯者,手臂忽然前伸,闪电般地挥出一击暴击!

    拳头才一出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扩散开来!

    这击拳头……速度快,范围大,威力猛,角度刁,换了是武者普通状态,只怕一下子就要被打成了肉饼,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哪怕全力撑起护盾防御也撑不了三两下。

    但……眼前属于董卓的战士放弃了生命之后,肉身可不是吹出来的。

    “我来挡住他的攻击,你快点冲过去,务必在最快的时间内杀了他!”

    武者自告奋勇,竟然一个人挑起了大梁,试图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华雄的偷袭。

    但是……

    褚严的巅峰一击,那该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威力,别说是华雄与武者两人,就是一头大象,秒杀轰破也是绰绰有余。

    “噗”

    刹那之间,武者的胸腔完全凹陷,血肉飞溅,几根严重变形的胸骨更是塌陷下去,若不是他肉身都强大无比,仅此一击就有生命的危险。

    战士败了……败得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倒在血泊之中,武者的脸色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像是没有了魂魄一般,呆滞不语,他原本还想通过战斗来洗刷血战营的耻辱,但他没有想到眼前的敌人竟然这般恐怖,仅仅一击就将自己轰破至残,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原来……他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看着周围被煞星吓破胆的昔日战友,武者心中犹如被生割一般疼痛万分,他悔!他恨!他怨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集合众人之力将眼前这个煞星围杀,而是给予对方游斗单挑的时间,竟为血战营埋下了这样一个毁灭伏笔!

    战士真正的痛并非在身,而是在心!

    他不敢想象,如果眼前的煞星真的成长起来的话,到时候还有何人能够阻挡?!

    战士挣扎坐起,望向不远处的华雄虚弱说道:“我不行了,替我报仇……一定要,替我报仇!”

    “你!”华雄带着一丝哭腔,因为战士被褚严重击所以只剩下一口气了,周身骨骼更是被直接轰碎,俨然没有了半点活路。

    “我看不见了……”名为方明的武者呢喃道,他的眼睛也因为重伤而瞎掉了。

    反派亦然有情感。

    所以这一刻,目睹眼前双方的交流,褚严并未阻止,当然,这并非是怜悯而是倾向于冷眼似的旁观。

    “我们赢了吗……”

    “快了!!”

    “不,你骗我!”

    “……”

    “为什么没有战斗的声音了……”

    “……”

    “因为……”

    “那个该死的家伙马上就要被我杀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面对眼前往日兄弟的病况,即便是以铁汉示人的华雄都不由哽咽,双眼更是通红。

    “马上快胜利了?那就是还没有胜利啊?”

    华雄浑身一震虽然他只剩下一口气,但他还是在这一刹那间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戾气,就连他的肉身也跟着逐渐膨胀,弥漫出血红色的光影!

    “方言,别再勉强了,你该歇歇了,一切都会好的……”

    这时候,看着自己的袍泽竟然遭受了如此之大的创伤,华雄脸上布满森寒,他才不会给予对方反杀自己的机会,所以这时候,华雄顿时脚如电闪,朝着褚严就杀戮了过去。

    刺耳的破空之声撕裂虚空,拖着一道道残影袭杀而来,那种速度可怕至极,竟然是三根箭矢迎面杀至!

    华雄想躲开,但躲无可躲!

    即便鲜卑战士被华雄击杀,但对方的那双手臂却依旧如铁钳一般紧紧在他的脚裸,行动不便,哪里避的开这般凌厉的攻击?

    即便反应再慢,到了这种时候华雄也知道自己遭遇了敌人伏击!

    避无可避,他只有一条退路,那就是硬接!

    “呼”

    雷光闪动,箭矢璀璨琉璃如蛟龙奔腾,枪尖直指华雄胸口,华雄挤出骨头深处全部的力量,气血翻涌之中,拳头摧城拔寨般撞击在了枪刃上面。

    一连三拳,全部都点在箭矢的顶端!

    每挡下一根箭矢,华雄的手臂就发出一声“咔”的闷响,赫然是他的鳞甲被崩飞!

    当最后一根箭矢携带着洪水决堤般的巨大冲势撞在拳尖之际,华雄再也无法承受,浑身就像是被万雷轰击一样剧震,脸色苍白如纸,身躯朝后面震飞出几十米,脚步在滚滚黄沙上摩擦出一条近尺深的沟壑!

    “噗”

    又是一口黑红色的血液从口中喷吐出来,华雄想要稳稳站住,然而方才的剧烈震击已经让他右臂臂骨、指骨、腕骨都碎成了粉末,只听“咣当”一声,赖以为傲的鳞甲竟全被震碎。

    而他,也终于单膝跪倒在地,不停地**着……

    “我……我不能倒下……我还要去杀……”

    嘴里喷出一股股带有血雾的气息,虽然口中喊着一句句誓言,但他又能徒呼奈何,残酷的现实并不是坚定的意念就能改变得了的。

    “嗤”

    蓦然之间,又是几道黑影怒射而来,竟是一个手持的坚持到武将拉开了弓弦,这时候,这把弓弦疯狂无比,刹那间,带有无尽的暴烈炙热!

    “躲,给我躲开啊……”

    华雄眼皮一跳,心中一惊,已经来不及去想为何丧这个汉服打扮的家伙为何会对自己下手,与在危险的刺激之下,他极其想要闪避,然而濒死的重伤却让他只能就地打滚,虽躲开大半岩溶,却仍然有大片毫不留情的击在了华雄的双腿,烧灼出了无数水泡,登时血水直冒,嫩肉萎缩!

    手骨粉碎,双腿烫伤,炎毒淬体,精神反噬剧,多番的打击早已让这具伤痕累累的躯体再难坚持……

    “我……我不能倒……”

    华雄半跪在地上,鳞甲上的血泊趴早已染红了身上的衣服与满头的污发,他挣扎着摇晃着眩晕的脑袋,想要重新站起来,但只爬到一半,他又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视线一片模糊……

    四周,尽是死寂的寂静。

    时间并未静止多久,从沙漠的另一面,缓缓走过一队人马。

    一个手持弓箭的男子,一个手持双拳的男子,一名冷峻青年与一黑衣蒙面男子。

    华雄看着突至到眼前的一切,瞳孔缩成了针尖。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是谁偷袭了自己。

    “幸幸苦苦得到鲜卑战士就这样被轰成了碎末……甘心吗?”皇甫牧看着不远处成为一滩碎肉的鲜卑战士,问向褚严。

    初见华雄,褚严那种获得对方身躯的渴望,比一见钟情有过之而不无及,是以在华雄身侧褚严一直都放有探子,为的就是能够无时无刻监视华雄动向。

    “和他比起来鲜卑战士算的了什么?你刚刚没有看到吗?一拳就一拳,鲜卑战士就如纸张一般轰碎轰渣,况且,鲜卑战士的存在会占据我额外的精神力,我要以最巅峰的实力去祭炼他!不止是鲜卑战士,你!你!还有你们!统统给我死吧!”

    褚严忽然森然一笑,那张恐怖却又略显残忍的脸蛋满是扭曲的疯狂,无穷无尽的暴戾充斥着他的眼瞳,以至于他白浊的眼睛内布满了狰狞丝线。

    即便华雄经历颇丰,但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他吃惊的望着不远处那些残肢碎沫,脸上出现了一丝明悟的色彩。

    华雄此时满脸血污,忽然抬起头,眸中绽放出幽幽寒芒,面色开始狰狞扭曲,浑身都是一种绝望与毁灭的戾气,仿佛可以用眼神将皇甫牧射杀一样。

    “杀气有何用?该认清现实了,失败者没有这种眼神的权利!”

    皇甫牧迎着华雄那仇恨的眼神,倏地命令胡车儿向前,饱受箭矢偷袭,华雄的胸腔早已受伤,胡车儿直接挥动巨锤拍在华雄重伤的背上,隐隐约约传来“啪啪”的断骨之声,刺耳万分,就连他的五脏六腑都被砸得粉碎……

    这时候,皇甫牧兵分两路,一路由庞德带领,为的就是袭杀,对于自己抱有敌意的鲜卑战士,而另一路,则有皇甫牧带领,所图也是杀戮,只是,目标已然从鲜卑战士更换成了庞德的手下。

    这时候,皇甫牧带着马忠、胡车儿、褚严来到此地,为的就是杀戮,庞德手下现如今最为癫狂的存在,华雄!

    肋下绽放出十几道可怕的裂缝,不要钱地喷着鲜血,断裂破碎的肋骨更是刺入了心脏、肺叶,产生的巨大痛楚犹如洪流般席卷大脑,让他神智陷落,晕厥了过去……

    “啊哈哈哈,华雄!后悔吧,绝望吧,你将会遭到有史以来最美妙的重生!”

    一旁,褚严兴奋地狂叫嘶吼,像是打了鸡血般高兴愉悦,这简直太棒了不是吗,与这么凶残的对手互相搏杀,他将拥有独一无二的晋升之路。

    与褚严的兴奋不同,皇甫牧木然的看着脚下的敌人,冷声道:“

    “杀!”

    从血战连连登场到鲜卑战士袭击再到自己偷袭,这一环环一桩桩的攻击,都在皇甫牧的预料之中。

    皇甫牧没有充当反派侃侃而谈的习惯,前世电影,皇甫牧见惯了那些本可以杀死主角的苦逼反派是如何的装逼非凡,最后落得悲惨结局。既然自己已经下了必杀的信念,那么何必再装样作祟。

    是以,皇甫牧对待敌人的手段从未多言一句!

    杀!

    仅此一句!

    当即……胡车儿听从主人的吩咐,将巨锤高高扬起,就朝华雄头上抓去!

    但就在这时候!

    华雄忽然睁开了眼睛!

    眼底深处,精光迸射,犹如一道道金色长剑撕裂灵魂!

    鲜血覆盖住的脸庞上,他缓缓地勾勒出一抹笑容,虽然笑得有些艰难,但他确实是在扬起嘴角,扯出一抹邪气十足的恶魔微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是有没有想过还有猎人拿着枪在比着黄雀?”

    “你说什么?”皇甫牧王皱紧了眉头,浑身像是触电一样打了个冷战,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我说……你们可以去死了!”

    微笑变成了冷酷的狞笑,虽说华雄浑身流血,但他依然如受伤猛兽般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下一刻,他那粉碎骨折的右手豁然闪现出了一抹黑光!

    “噗噗噗”

    华雄的右手处突然拿出了一把东西。

    瞬息之间……

    华雄男子的右手,就撑破了鳞甲,竟将一把带血的兵器拿了出来。

    很显然,这才是华雄真正兵器,而以往的那些东西,只是掩人耳目的存在罢了,何其阴险,华雄竟然已经诡异到了这种程度。

    “快撤!”看着眼前这番变化,皇甫牧终于找到了恐怖的源泉,都认为没有抵抗能力的猎物,谁能想到竟然会隐藏实力?

    从一开始皇甫牧心中就有些不详的感觉,到了现在这股不详终于被揭开,要知道此前华雄对战鲜卑战士,仅仅是用了一拳便将其轰成重伤,可后来再面对自己的偷袭时不管是华雄的速度还是反应力都不似以往!

    是自己太快!不!是华雄竟然藏拙,这一切原来都是对方的阴谋,为的就是引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死吧!你们这些可悲的食物,竟然敢让我受伤!那么作为回报,统统去死吧!”

    华雄男子沙哑着声音咆哮,携带着那把相较起他身体完全不协调的兵器,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一下子就突破了空间的桎梏,抵达到了胡车儿面前!

    “呜呜!”

    胡车儿心中惊骇,连忙举头迎向华雄,然而华雄诡异的兵器凶威盖世,雄厚力量展露无遗,胡车儿根本就抵挡不住!

    “轰!”

    力量爆碎!

    在这恐怖的绝世一击面前,胡车儿的身上直接被划出了一道猩红的伤口,即便胡车儿憾不惧死,但遭遇到这般摧枯拉朽的力量时,身体防御也被彻底击溃,更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噗”

    胡车儿当即就狂喷鲜血,内脏竟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五脏六腑都破碎开来,连带喷出的鲜血都夹杂着几块内脏碎片!

    他满面是血,胸口竟然直接就凹陷了下去,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条肋骨……

    挨了这么一击,胡车儿几乎被废掉了,也亏他蛮横的体质,若不然单单这一击就没有活命的机会!

    “一流武者!”看着华雄这般屠神灭佛的一击,褚严放声大叫。

    不再注意胡车儿一眼,华雄狞笑一声,双眼中流露出来的暴戾与疯狂犹如滔滔的暴戾,他目光森寒,一下子就降临到了皇甫牧身旁,而后以奇快无比的速度,而后抓起了地上摆放的鲜卑残尸体,将其直接提到的半空,很显然,他这是在示威。

    皇甫牧面带忧郁,看着倒在地上呜咽呼吸,只剩半条命的胡车儿,心中一片无奈。

    这原本是一个必杀之局,谁知道华雄暴起晋升,在一瞬间将皇甫牧的计划打破,重伤胡车儿,导致他一个脑袋就这么无辜被毁。

    其实,说是被毁,倒不如说是被打成了了重伤,收服驯服胡车儿多时,皇甫牧哪里见过他这个样子,这时候,面对华雄,胡车儿很显然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很显然,他伤的并不轻。

    现如今,能够接下对方愤怒的只有一人,那便是,皇甫牧麾下第一战将,褚严!

    “轰”

    华雄酝酿已久的一击暴戾之拳,携带着毁灭天地的威势,穿透了层层空间的阻隔,悍然降落在褚严身上!

    “啊!这家伙怎么可能看清我的轨迹……”

    褚严先是一惊,随即立刻就调动浑身的力量朝着华雄就冲杀了过去。

    可惜的是……

    褚严遇到的是华雄!

    就在褚严躲避的瞬间,华雄后腿突然用力,只见没有人皮的腿部里面,如一条条血龙游走,狰狞而粗壮,就在这数条血龙绷紧到极致的时候,华雄一下如炮弹一般冲到了褚严身边!

    用力何其凶猛?华雄脚下的沙漠竟然直接塌陷,形成了一个深约一米的巨洞!

    褚严只感觉身前犹如水面一般荡起了波纹,下一刻,平静的水面仿似被投进了一枚巨大石头,瞬间所产生的波浪,摧枯拉朽的将整个湖泊所摧毁,转瞬之间就化为虚无,即将消失于空气之中!

    “啊……怎么可能……”

    褚严惊骇欲绝,脸部凝重起来!

    他想要再次躲开,但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只能咬牙接下华雄这次凶猛的攻击!

    “轰”

    势如破竹的暴戾之拳浩浩荡荡地轰击在褚严腰间的虫足上面,霎时间爆发出惊天的血光和黑光,下一刻。

    “噗”

    褚严猛然间就遭到了**创伤,脸色苍白地喷了一口鲜血,华雄的暴戾之拳太过霸道,即便透过身体也仍然击伤了褚严,非但使他元气大伤,甚至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就像是被重度烧伤了一样,犹如刀割的疤痕一条条攀爬在他的脸上!说不出的狰狞!

    “嗷呜——”

    看到褚严重伤,胡车儿一阵躁动,有点按捺不住地咆哮出声,若不是张皓命令所在,他当即就会冲上前去与之搏斗!

    但褚严不愧是吞噬了武魂的存在,这一刻,他从地上爬起,他直挺着腰梁,狰狞地盯着喘着粗气的华雄,一边用手背抹了抹嘴角边的鲜血,恨声道:

    “不愧是华雄,即便伤了这么多人战斗意识还是如此的雄厚……我承认我小看你了……”

    “吼吼……”

    这时候,华雄已然暴戾到了不再说话,有的,只是如同野兽一般的怒吼,对于他来说,这一刻的他,显然是将力量发挥到了极致,这一刻,他所存在的念头只剩下了一个,那便是,杀戮,没有休止的杀戮!

    褚严脸色巨变,他深深知道,自己根本躲不过华雄的这赴死一击!

    “吼吼……”

    华雄狂虐的怒吼,一副丧失人性的样子,手底下丝毫不怠慢,无惧之心汹涌奔腾出无穷的力量,华雄将过去的拳术全都融为一起,刹那出现的力量,足以将周围都撕成碎片!

    他拳如冰霜,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彻底切断了褚严的退路、

    “可恶……”

    褚严咬了咬牙,他虽吞噬了武魂,也成长为了一名一流武者,但还是不敢与华雄这般已死相拼,褚严咒骂一声,只好按耐住心中的恨意,急忙朝一旁跑去。

    企图躲过这致命一击。

    可惜……

    褚严却不知道一点,此时的华雄早已狂魔到了极致,是以爆发出的力量比往常要高出三成不止!

    “轰”

    势如破竹的狂怒一拳汹涌澎湃地轰击在褚严的胸口上面,霎时间爆发出惊天的气息,下一刻,褚严顿时朝后倒了下去,鲜血更是不要钱的吐了出来,这一刻,他俨然已经狼狈到了极端。

    轰隆

    看着血翼破碎,褚严的脑海里登时就炸起了无数的响雷,急怒攻心之下眼睛里都浮现出细密的血丝,怒发冲冠所弥漫出来的杀意竟然让他周围的空气都“噼啪”爆响!

    狂怒,无与伦比的狂怒!

    危机,天大的危机!

    这种深入骨髓的危机与暴怒,比之他初次看到全家惨死还要强烈!

    因为,他深深感觉到了自己被死亡所笼罩!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杀了你!你只是董卓麾下的一条狗,怎么可能……战胜我?!”

    褚严狂吼一声,周身弥漫出化为仿似实质一般的杀气,“嗖”地一声就犹如火箭般携带着排山倒海之势袭向华雄,他要将眼前的“家伙”彻底摧毁!

    刹那之间,褚严暴凸的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整列的眼角更是沁出刺目的血珠,无边的悔恨与狂怒让他怒发冲冠,那原狰狞的钳角大张大合,让他犹如复苏的魔头,当真是邪气凛然!

    褚严的冲锋正和华雄之意,没有感知与思维他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恐惧与危机,反而面目越发扭曲,那是兴奋到极致的表现,为了杀戮而生的华雄,这一刻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暴怒中的褚严,还未失去理智,他深知不全力以赴自己必败无疑,但这种怕死的恐惧却让他难以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

    褚严眼中闪过一抹浓郁的猩红,这一刻他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

    只见,褚严头上弥漫出一股血红之色,它竟然在这种时候又发出了一声咆哮。

    华雄赴死之心此时也炙热到了极点,仿佛看到了通往地狱的道理,一如既往的冲上前去!

    “彭!”

    当二者接触到一起时,就如一根弩炮携带着洪水决堤般的巨大冲势瞬间爆出一声巨响!

    “噗”

    褚严喷出一口黑红色的血液,他想要站稳,然而方才的剧烈震击已经让他双臂骨、指骨、腕骨都碎成了粉末,只听“咣当”一声,赖以为傲的头顶双钳也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声脆响,很轻很细,几乎不会被入所察觉,然而褚严听觉过入,他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同时他脸色也豁然剧变。

    只见,褚严一拳直接穿透了华雄的胸口,甚至将其的肉筋都带了出来。

    而在一旁的皇甫牧眼皮一跳,心中一惊,在这危险的刺激之下,他极其的感到彷徨,从他的这个角度看去,华雄此时简直如破碎的玩偶,身上多处都是巨大创伤!

    手骨粉碎,双腿射穿,剧毒侵体,心脏爆裂,这在常人身上任何一种都是致命伤的重创,显得简直不可思议。

    但华雄是什么?

    他俨然成为了不知疼痛的魔鬼,这一刻的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疼痛,对于他来说,他所存在的价值也变得如此黯淡无光。(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