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张梁要权
    一处布满黄巾贼的营地之中。

    张角靠于床头,周围有数名武者围绕,神情具是落寞,倒是张角一脸的坦然,虽面色略显苍白,但一双眼眸却是比往常还要明亮许多。

    “怎么了!一个个哭丧个脸,我只是昏迷了过去,又不是我死了!干什么?这是看我以后动不了,一个个想要造反怎么的?”看着周围众人脸上满是悲伤,张角竖眉冷眼,当即大吼道。

    “你以后下不了地了。”就在此时,墙角处传来一声轻响。

    众人回头,不解。

    “瘫了。”说话之人好似没说完,又加了一句。

    众人瞪大眼睛,蒙了。

    张角今日晌午刚刚醒来,皇甫牧的到来,改变了许多人的未来,这时候,真正的混乱没有开始,但是,张角却因为一场泄露天机,对身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不止突然状况,就连腰下神经也全部萎缩,说的直白一些,就是瘫痪了!

    这事你知我知众人也知,但真正能说这话的也只有当事人一人而已,众人说下不了地是宽慰众人,众人都知,但随后这句是谁说的?谁敢说的?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灰衣灰裤头头上带着黄色丝带的男人站在角落之中。

    张梁!众人眼眸一亮,闪出无数色彩,几日前的那场屠杀历历在目,在场众人虽身居要职,见惯了黑暗与肮脏,但面对襁褓中的孩子却也做不到说杀就杀,可……张梁做到了。

    “他想做什么?”现在黄巾风雨飘摇,一个不小心就是城毁人灭的下场,高级战力死的死,伤的伤,唯独这个不善言谈实力亦是神秘的张梁还保持巅峰时刻,众人虽鄙夷城外谣言,但也做不到真正无视的地步。

    众人傻了,张角倒是乐了,一挑眉继续问道:“然后呢?”

    “大哥,兄弟们因为你的卜算死了将近数万,正是因为你派管亥去洛阳散播谣言,我们才会遭此大难。”张梁朝前走了一步,带有丝带的发箍轻轻一晃,显得有些滑稽更多的却是森然冷意。

    “嘶!”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心理骂道,你小子倒真是什么也敢说啊。

    可谁知,好赶不赶今日张梁却说了出来!他是真傻还是想表达什么?

    众人虽对城外谣言有万般不信,可看张梁今日这肆无忌惮的模样也心中泛起了嘀咕,心想难道这不敢示人的猴面怪真有了不臣之心?

    众人身居要位多时,心性多是养的玲珑剔透,一方面确是忌惮张梁的实力一方面是对黄巾现在这种飘摇的局势早已伤神,张角统帅有难,导致管亥的事情被泄露了出去,这种原因,直接导致许多弟兄死于非命。但牙签小也可伤人,死人……不得不防啊。

    “我说张梁你到底什么意思?我老张一直不信城外那乱七八糟的谣言,今日众人刚醒你就乱说一通,我老张是个粗人,你别拐弯抹角,你想干嘛?是不是想气死众人好上位啊?我告诉你,你要真有这心就先弄死我老张,可丑话说头里,谁弄死谁可就说不定了?!”要说众人性格有谨慎、有冷静、有猜疑、有胆小、也有那毛毛躁躁一点就着的火爆性子。

    张白骑,人如其名,经不起一点磕巴,虽为黄巾贼一高位头目,但始终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这不稍有不顺便开口大骂,直言张梁的狼子野心。

    其余众人暗暗伤神,各自**自己的太阳**,心中大喊:今日算是碰到一对极品。

    一个是不辨忠奸直言不讳,一个是大大咧咧不动脑子。

    这种事你知我知,他不说就没这么一回事,要是你今天真逼急了,人家来句就是要夺权怎办?

    不同意?众人自认不是张梁的对手,再想想对方的手段,当即有些不寒而栗。

    毕竟,张梁是张角的兄弟,但在这时候,张梁竟然直接表态,也不难看出,在他心中还是有着一些别样的想法。

    同意呢?张角看着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看着众人已废,自己被定下的位置也被鸠占雀巢,不怒才怪,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不同意是死,同意也是死,众人越想越气,恨不得有时光倒流的手段,一脚将张白骑踹出去多好,非要说的这么直白。

    “你?呵呵。”张梁看向张白骑一声轻呵,轻视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你这老王……”张白骑大怒,只见他双眼血红,肌肉更是隆起几分,一股嗜血的气息从他身体中喷射而出,显然要让张梁知道,他乃是张角麾下最为忠诚的存在,哪怕这时候,他也未曾有丝毫退缩,反而迎难之上,没有丝毫恐惧。

    不止动力,张白骑还破口大骂,只是未曾骂完,便被身边的同伴给捂了回去,只留呜咽呜咽的声响。

    “让他说完。”突闻的噩耗,任凭是张角也做不到面无表情,他低着头脸色有些更加苍白。

    张白骑刚挣脱开友人的限制,再想破口大骂,却听到张角的声音,只得把话又强制压了下去。

    他张白骑脾气暴躁身性傲气无人能降,唯独面对张角却是温顺无比,他所为不是对方地位如何、武力如何,只为自己当日落难黄巾,张角慧眼识珠从难民营中寻得自己,这才有了自己今日今时的地位。

    众人之恩,不是荣华富贵。众人之恩,是再造之恩。

    他张白骑连带亲人一十八口得以在这末日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全赖于众人当日那句是个人才,收了。

    六个字改变张白骑一生,从那以后张白骑立誓,一生定还众人大恩。

    现如今众人已成废人,甚至敌不过普通人一拳一腿,但在张白骑心中,只要这个老人活着,自己便需敬重一天信奉一天,管他丧尸异兽还是贼胆叛将,谁想对付众人,便是与他有生死之仇!

    面对众人的坦然,众人的不解,张白骑的愤怒。张梁没有任何不适,继续朝前开口说道:“管亥死了,波才死了,程远志死了,龚都死了,足足上万名兄弟战死城外,我黄巾战力损失了足有四分之一,呵,人心惶惶,人心惶惶啊……”

    张梁如数家珍,足足数十名在后世耳熟能详的黄巾名贼的名字纷纷说出,这一点张角不行,张白骑不行,众人亦不行,或许只有这个一心想要谋权的张梁才行。

    张角抬头,眼眸看向张梁,似在示意继续。

    张梁心领神会说道:“我想跟众人借些东西。”

    “什么?”张角问道。

    “权!”张梁说的毫不犹豫。

    “果然,这小子想造反!”

    “这可怎么办,是降是抗?”

    “众人对我有恩,但家人需要照顾,怎么选,如何选!”

    张梁说的毫不掩饰,这可把众人给惊坏了,他们千盼万盼希望张梁不要把脸皮撕破,谁知到了现在却一切摆在了明面,当即众人大感不妙,不知下一步自己该如何抉择。

    张白骑挣脱好友臂膀,挽开袖子,骂都懒的再骂,既然狼子的野心已出,他要做的就是将其掏出来,看似简单却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等等,让他说。”看着议论纷纷,眼色慌张的众人,张角叹了一口气,对张白骑说道。

    不惧张白骑,张梁继续朝前,一个跨步来到众人的床前没有余地的说道:“我要借权。”

    “为什么?”

    “要权杀人!”张梁喝道。

    众人望去,纷纷不解张梁所为何事。

    “人心惶惶,多为心性薄弱之徒,前几日张梁屠戮二百一十人虽有震慑却未曾让人真正定性,我向众人所要,正是杀人之权!一杀宵小、二杀谣言、三杀不敬、四杀绝望、五杀叛乱、六杀胆小!”

    张梁六杀,当真说的血气冲天,瞬间让周围众人感到一股如霜降般的森然寒意。

    张角看着张梁,眼神深处亦然有着无数情感,对于眼前之人,就算是张角全盛时期也未真正看透,现在自己境界大降,回身再看只觉得此人更是有些莫测的高深之感,他张了张嘴,有些艰难的说道:“可有私心?”

    张梁紧盯张角眼眸答道:“只为黄巾!”

    张角闭住双眼,斜靠床边,分不清是乏了、困了、还是想呢?念呢?

    一分、两分、五分、十分……

    又过二十分后,张角开口说道:“今日起,张梁担任众人一职,待重整势力回来再做打算。”

    黄巾易主,只为杀……(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