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谋划
    盈江县,县衙。

    一辆马车快速的行驶而来,在县衙门外停下,马车门帘卷起,一个俊逸洒脱的青年,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此人,正是李元溪。

    依照皇甫牧制定的计划,他二人兵分两路,依计行事。

    李元溪来到盈江县,进见王丰,商议讨伐清泉山。

    李元溪站在衙外,面色清淡,俊逸中带着一丝温文尔雅,给人一种淡泊名利的洒脱气质。

    讨伐清泉迫在眉睫,李元溪举步便来到县衙门口,朗声道:“烦请通传,左权村李元溪求见。”

    左权村!

    衙役一听,神色有些惊愕。

    当日狙击狍山,盈江县的衙役尽数出动,可令人没有想到,等到他们达到目的地的时候,狍子山近百悍匪竟然早被灭杀一空,而此事的源头就是左权村!

    仅凭一村之力竟然将为祸盈江多年的狍山直接抹灭,左权村的名字,也就从那时起在盈江县被传扬了开来。

    虽然不知道来者是谁,但衙役目睹对方气宇轩昂,不似凡夫。

    因此,并没有刻意刁难,而是语气温和的说道:“这位公子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通报县令。”

    “有劳这位兄台了。”李元溪举手施礼道。

    不久之后,衙役出来了,开口说道:“这位公子,县令在里面等你,请。”

    点了点头,李元溪未曾多言,跨步便朝门内走了进去。

    县衙之中别有洞天,与外面破败的景象不同,县衙里面盆栽、假山应有尽有,给人一种经过细微雕琢后的感觉。

    盈江虽大,但民贫农劳,每个人都为了生计而奔波度日,而眼下,这偌大的县衙竟修饰的如此豪华,这不难预见,王丰往日定然不少贪扣。

    只是,对方贪与不贪都与李元溪没有半分关系,他今日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说服对方,发兵求援。

    院中别有洞天,片刻之后,李元溪便被带到了王丰的办公之处。

    “公子,县令在里面等候,请把。”衙役将门打开,引导李元溪走进门内。

    李元溪进入到房间之后,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王丰身上,王丰年约四十,长久的官宦生涯早已在他身上留下了一抹圆滑,一看便知是那种无利不往的奸猾之人。

    但李元溪却不卑不亢,施礼说道:“左权村李元溪,见过王县令。”

    “左权村?就是前不久覆灭狍子山的那座村落!好,快快坐下。”王丰面色可亲,示意李元溪落座。

    “多谢大人。”李元溪脸上无悲无喜,恭谦说道。

    等到李元溪落座,王丰悠然说道:“狍子山为祸周围百姓多年,我有心杀贼,可奈何匪徒依山而遁难以剿灭,没想到,那些悍匪最终却会败在你们手中,我盈江周边竟有如此俊才,不简单,不简单啊!”

    王丰言语之间称赞有加,尽显一方县令的爱才之心。

    可李元溪心态依旧淡泊如水,默默说道:“大人过奖了,狍山能够覆灭,全凭我家公子亲力亲为,我身为一介书生顶多只是出谋划策,当真不敢居功自傲。”

    王丰正色道:“此前便听郝雄说过,狍山覆灭与一名少年郎息息相关,如今一听,想必就是你家公子了,果然英雄出少年,倒不知阁下口中的公子是哪家子弟?竟有如此非凡手段。”

    李元溪如何会像外人透露皇甫牧的身份,他面色淡然说道:“公子生于书香门第,门庭未曾涉及官场,即便说了,想必大人也不得而知。”

    眼前这个叫做李元溪的年轻人,一言一行都无可挑剔,但言语间却丝毫不透露他口中公子的身份,但越是如此,王丰就越发疑惑,他心中,已然有自己的想法。

    古时,阶级分明。

    事实上,王丰早就怀疑郝雄口中的皇甫牧并非泛泛之辈。

    其一:拥有门客,注定此人并非寒门士子。

    其二:手段高明,顷刻之间便将狍子山覆灭一空,这种手段,即便算不上翻手为云,但也堪称非人之资。

    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已让王丰练就了一身处事圆滑的本领,调令在即,他可不希望中途出现什么波折,所以,即便未曾见过皇甫牧的身影,王丰却依旧摆出恭谦的模样,不敢太过流露官威。

    “大人,在下这次前来有大事禀报,这封书信,请您过目。”任务在身,李元溪没有过多的心情与王丰嘘寒问暖,此时,他拿出书信,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递到了王丰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书信,王丰面色疑惑,但还是接了过去,缓缓展开,朝下看去。

    片刻。

    “大胆!”

    王丰冷喝一声,显然是因为书信中所写的内容而暴怒!

    此刻的王丰,周身弥漫着一股肃然的气质,但脸色却难以掩饰恐惧,惊恐的说道:“屠城?清泉山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做如此忤逆之事!”

    此信,便是皇甫牧此前击杀黄巾力士所缴获的信件,此时,为了求援成功,他便将此信交到了李元溪的手中。

    “说!这封信是从哪里得到的!”事关重大,王丰终于不再惺惺作态,而是直接厉声质问道。

    李元溪脸上流露出漠然的神色,道:“大人,此乃我家公子无意获得,特命我来禀报大人,以求定夺。”

    王丰打量着李元溪,面色极力控制,但心中却已然犹如滔天巨浪,根本无法平静。

    屠城!

    清泉山竟然要屠城!

    是什么人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天子脚下下手,这……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即便王丰再不信,可却有书信为证,书信中清清楚楚列举着对方的日常行程,十日后,下山屠城,而其中必杀的名单里,赫然有自己的名字在列。

    升迁在即,王丰多年的夙愿就要成功,可就在这种时候,竟然遇到此等祸事,试问,天下还有比这更惨的事情吗?

    盈江势弱,能战的衙役还不到六十,这种战力如何能抵御清泉来袭?

    天要亡我!

    王丰大惊失色,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清泉山倾山来袭,我盈江县根本不能阻挡,逃跑?不!”想到这里,王丰急忙将这个念头驱散,走到这步不容易,他只差一步就能平步青云,从这偏僻的县城走出,可眼下,若是自己叛逃出城,官位便会直接不保,到那时,如果清泉山真把盈江满城屠尽,不要说升调,自己想必也得遭受牵连,甚至有牢狱之灾。

    “不跑,必死之局,跑了,同样是死罪,难道,我王丰注定有此一劫?不!绝对还有别的办法!”王丰心乱如麻,眼神更是飘忽不定,而就在这时,他无意看到李元溪那依旧淡然的面庞,心中不由一震。

    “左权村!是啊!狍子山那么大的山头都被左权村所覆灭,如今,他们既然主动找上门来,想必已经有了打算!倒不如先听听他们是怎么安排?”病急乱投医,王丰面色有些慌乱,顺势继续问道:“此事事关重大,我难以定夺,不知,你们有什么打算?”

    李元溪打量着王丰,心中松了一口气,上钩了!

    李元溪神色镇定,开口说道:“此次清泉山胆敢屠城,并非是匪首一人之意,而是背后有人操控,不知大人听没听过太平道。”

    “太平道?”王丰喃喃自语道,竭力回忆这个名字。

    太平道,王丰还有些映像,听说在其它几州收纳信徒无数,隐约有成为天下教派之首的潜力。

    只是,李元溪为何要在这时提起这个教派?

    难道说,此次屠城的背后主使,竟然是太平道?

    王丰赫然无比,只觉得自己仿似掉落进一个泥潭一般,根本无法脱身。

    看到王丰的眼神,李元溪继续说道:“没错,就如大人所料,此次屠城的确有太平道的身影。”

    “天下大乱,太平道已经流露出不轨之心,他们依靠恐惧制造舆论,就是为了让周围的百姓产生恐慌,从而大肆宣扬,让其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之中。”

    “太平道勾结清泉山,竟要犯下如此祸事,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誓要与之交战到最后一步!”

    “只是,我左权村虽有报国心,但奈何实力低下,因此,我特意向大人求援,与我等一同战斗,击退敌人!”

    听闻对方说完,王丰脸上的愁容越发凝重,道:“不是我不敢出兵剿匪,而是盈江县的战力也尽是参差不齐,根本不是悍匪的对手。”

    李元溪没有停顿,回答道:“我清楚,所以我与公子兵分两路,我来告知大人,而公子已去鹰嘴山充当说客,只要双方都同意,我们便不必等清泉攻山,而是直接上山拔寨,打它一个戳手不及!”

    “大人还需谅解,此事关键,由不得一丝松懈,这并非算是勾结匪徒,而是为了我盈江县上百户居民的生命安危!”

    “况且,此事虽有凶险,但也蕴含无数机遇,大人一身才华,满腔抱负,最终能偏禺于此,难道不觉得明珠蒙尘吗?”

    “此事若是能成,一切功绩都属大人一人拥有,到那时,定然能扶摇直上,荣获圣心!”

    质问的话语,令王丰眯起了眼睛。

    事实上,王丰的心很大,他从未想过在盈江县呆上一辈子。

    王丰为人,野心勃勃。

    王丰想要走的更高走的更远,仕途上就不能遇到的波折。

    几十年的风雨打磨,也锻造了王丰一颗沉稳的内心,他思虑片刻,面色一紧,就有了决定,问道:“我同意你们的计划,那么,你家公子要本官怎么做?”

    此话一出,李元溪松了口气。

    事情,成了!

    李元溪神色淡薄,道:“公子的计划很简单,集合兵力大举压境,攻占清泉山!”

    思绪了片刻,王丰道:“转告你家公子,本官答应他的条件!”

    事已至此,盈江县便成为了皇甫牧最为牢靠的盟友。

    ………………

    与此同时,皇甫牧也来到了鹰嘴山的聚义堂内。

    大堂里,梁柱纵横交错,裸露在外,显的很是粗拙。

    此前一别,已有数日,周向秋望着眼前这个模样未曾改变,但气质却仿似脱胎换骨一般的少年郎,声音浑厚问道:“不知皇甫公子避去我家兄弟,想要与我谈何事?”

    事不宜迟。

    皇甫牧没有多余的时间与周向秋相磨相耗,此时,他眼神锐利而认真,诚恳的说道:“敢问周大当家,你难道就这么甘愿做一辈子山匪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