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大幕将启
    犹豫是时间的盗贼,对于这句话,皇甫牧深感认同。

    最终……他还是接受了任务。

    皇甫牧十分清楚这次任务代表着什么,稍有不慎,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可是……奖励太巨大了,巨大到皇甫牧根本不忍就此放弃。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皇甫牧不知道这么做会带来什么后果,但他却清楚,如果自己拒绝,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会感到自责。

    夜已经很深了。

    残阳彻底消失在了天边,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感到深沉的夜幕。

    既然决定接受任务,那么……皇甫牧就要早做打算。

    摆在自己的面前的敌人不是简单的角色,而是能与关羽对抗,在未来统帅数万黄巾军的三十六渠帅之一的管亥!

    书信上的资料远不止这些。

    除了九名黄巾力士与管亥外,他们竟然联络到了清泉山,预计在十日后动手,对盈江县展开血腥屠杀。

    清泉山。

    皇甫牧的心中有些纠结。

    这是一座与鹰嘴齐名的匪窝,只是,皇甫牧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被黄巾军说动,一同加入到了屠县的行列里面。

    其实,对于黄巾军屠县这种做法,皇甫牧并不感到惊奇,因为,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法。

    爆发不是一瞬间,往往需要长期的积攒与囤积。

    此时,天下大乱,民不聊生,造成百姓流离失所的主要原因,除却无法抗拒的天灾之外,其中很大一部分源于人祸。

    信仰的养料源于恐惧。

    人们总会在脆弱的时候去信仰某些存在,只有这样,他们随意游荡的心灵才会短暂的得到寄托。

    而黄巾军正是依靠这一点,大量吸收难民加入,打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种口号,短短几年的时间内,黄巾军便形成了气候,更甚至,最终有了撼动国运的威力!

    洛阳不同其它几郡,作为皇权的象征,黄巾军一直对这里都是观望的态度,并未有什么实质的动作。

    可这一次。

    书信中竟然写到,要依靠屠戮盈江而制造乱局,只有这样,黄巾军才能从洛阳切开一个口子,从而实施他们更大的阴谋。

    清泉山近百悍匪再加上武力超群的黄巾力士,不算管亥,单凭这股力量就足以将盈江县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要通知王丰向上求援吗?

    不不不……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皇甫牧就迅速将其掐灭。

    单凭一封书信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中间有什么变故,以自己现如今的处境根本无法担待下如此重责。

    还有……自己为何会接下这个任务?说句实话,并不是顾虑盈江县那百户村民的生命受危,而是击杀管亥的奖励太大了。

    系统也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管亥对手,所以在奖励方面已经做了相应的上调。

    这是一场危机,也是一场天大的机遇。

    若是王丰正求援成功,派下重兵守护盈江,到时候,还有自己登场的机会吗?

    皇甫牧站在原地,眉头逐渐有些紧锁。

    即便最后管亥被重兵击杀,伤了黄巾军的元气,可自己也不过是完成前两项的任务,而本次最最重要的奖励却与自己失之交臂,对于这一点,皇甫牧是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发生的!

    既然排除了向官府求援,那么,自己又该如何伏杀管亥呢?

    自己手上的兵力肯定不够,必须需要借助外援才能成功抵抗对方。

    周向秋。

    皇甫牧很快想到了一个名字,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好的人选,也是自己唯一的人选。

    上次是因为有狍子山这个诱饵,那么这次呢?自己又该找一个什么理由请他相助?

    利益。

    这是皇甫牧与周向秋之间的纽带。

    皇甫牧不是小孩,早已过了烂漫天真的年龄,一次充满利益的交易过后,他可不相信能与对方交下多么深厚的友情。

    利益是人类行动的一切动力。

    本次任务危险系数极大,自己必须拿出等同的代价才有几率请动对方协助。

    只是……自己该拿什么来换取这次合作呢?

    皇甫牧的脑海中飞快闪烁,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周向秋,因为,从书信上得知的消息,管亥确定十天之后便会带人屠县。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不管怎样。

    皇甫牧都必须试着接触一下周向秋,然后再考虑将来的事,对于自身的势力发展,这一次,或许是一个转折点。

    皇甫牧清楚,自己,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

    ……………………

    起雾了,银色的月光好像一身白得耀眼的逝者丧服,覆盖着盈江县每一寸角落。

    郝雄站在城头,面色有些凝重,不知为何,近几日他心中总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苦涩、犹豫、还有一抹莫名的恐惧。

    盈江县的力量太薄弱了。

    一个偌大的县城竟然只有寥寥五十几名衙役,说出去,难免会让人觉得不可置信,但是,这却是真的。

    前天的那场血战还历历在目。

    盈江周边,恶贼环绕,身为一方亭长竟然无法保护周围百姓的安全,还需要村民与山贼协作才能自保。

    愤恨吗?

    不!更多的却是耻辱。

    依稀记得,那名被韩稠称为公子的少年对自己发出的质疑。

    “我倒是想与你们为伍,可我想问问,我左权村遭难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村民水生火热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山中悍匪进城寻欢作乐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是啊,山贼为祸的时候,自己又在哪里?

    郝雄眼神有些黯淡,双手都不自觉的紧握成拳。

    他也曾经年少轻狂,一心想着为周围百姓做点什么。

    可现实却令人太过失望。

    三次剿匪,盘绕在盈江县城的悍匪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演愈烈,势力越发壮大,而县城的县令却换了一任又一任,衙役更是死伤惨重,以致最后县城壮年虽多,却少有人问及官府营生。

    对于那些村民来说,他们宁愿埋头在地中耕种,也不愿做这将脑袋别在腰带上的县城衙役。

    十几年的风雨蹉跎,早已将郝雄的棱角逐渐磨平。

    他已经告别了热血的年纪,相比以往的率性而为,他现在,已然学会了听从调令和所谓的顾全大局。

    李平入城,为何不杀?是为了平衡。

    山贼为祸,为何不剿?同样也是为了平衡。

    山贼不可轻易屠戮村落,县城也会对其行为予以放纵。

    这是一条没有摆在明面的协议,但整个盈江周边的百姓却心知肚明。

    事实上。

    郝雄曾一度认为,这扭曲的官匪关系或许会保留在自己身死的那一刻。

    然后。

    郝雄遇到了皇甫牧。

    一个能让那匹青狼甘愿俯首的少年。

    竟然联合山贼,将另一方山贼全部歼灭。

    这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做为县城的亭长,郝雄不是没有见过所谓的俊才,可与自己了解的读书人不一样,这个比任何书生都像书生的少年,竟然那般心狠手辣,挥手之间便将盘踞盈江数年之久的狍子山尽根拔出。

    这种手段,哪里会是一名弱冠之年的少年可以拥有的?

    对于那名少年的映像,郝雄总有一种面对迷雾一般的感觉,神秘、诡异、还有一丝无法言语的戰悚。

    对于郝雄来说,对方即便年少,但给予自己的威压却远比王丰要强烈的多得多。

    但对方是什么人,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对方完成了自己多年未完成的夙愿,仅此一事,郝雄即便口上不说,但心中却早对皇甫牧深感谢意。

    皇甫牧是常人也好,非常人也罢。

    郝雄从未想过依靠对方向上攀爬,对于他来说,他已然将自己的全部心思放在了脚下这片热爱的土地上面。

    起风了。

    冰冷的寒风像一把锋利的兵刃在夜空里飞舞,吹打着树叶,发出凄厉的声响。

    郝雄衣着单薄,在寒风的侵袭下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郝雄没读过什么书,更不懂得什么叫做风雨欲来,对于他来说,此时的盈江县的周边,比之以往,冷的……有些过早了些。

    PS:旧城知道更新很拿不出手,但我需要你们的关怀,告诉我,请留言告诉我,有多人在看这本小说?哪怕一个字也好,给我些动力!恳求大家,给我一些码字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