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 > 重生之大三国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当杀即杀
    与想象中的不同,鹰嘴山上山的防备可谓警惕至极。

    两米高的木门两侧是四座箭塔,箭塔虽然有些简陋,但若是强攻,没有一百条以上的性命作为铺垫却也是难以攻破。

    管中窥豹,由此可见与鹰嘴山齐名的狍子山定然也非毫无防备。

    想到不久后的剿匪灭山,皇甫牧的眉头不由微皱,必须找个办法将那些悍匪引诱下来,若不然,即便鹰嘴山同意结盟却也会死伤惨重,得不偿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鹰嘴山的大门终于被缓缓推开,只见此前那看门的山贼走了出来。

    “大当家有令传你们进去,哼,眼睛都敞亮点,若是招惹了当家的,你们可好果子吃!”与之前的谄媚不同,面对皇甫牧一行人的山贼显得格外嚣张跋扈,语气也颇为怪异。

    “公子。”

    褚严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对方身上,对于他来说,这里即便是山贼老巢可依旧不能令他感到害怕,只要皇甫牧一声令下,他定当全力出手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这个家伙!

    而一旁的吴封同样虎视眈眈,表情溢于言表。

    “无妨!”皇甫牧摇了摇脑袋,淡然说道。

    见皇甫牧无悲无喜,脸上更是没有丝毫不悦,褚严与吴封这才压制住心中的愤恨,默默的跟在身后,朝山寨中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皇甫牧一行人来到了山寨的聚义厅。

    向前望去,为首之人身材魁梧,面色方正,坐下盖着一块斑纹虎皮更显露其彪悍的气息,在他周围,还有一群衣着服饰杂乱的山贼,举止虽为粗犷,但却个个有着骁勇善战的气势,只是看了一眼,皇甫牧心中不由一动。

    果然,这些人比左权村的力量强上太多了。

    “大当家,就是他们说要献宝。”到了周向秋面前,此前的山贼又变成了一副谄媚的模样,这刻,他弯腰说道。

    “哦?哪里来的汉子竟敢来我鹰嘴山献宝?”周向秋也并非屠狗杀牛之辈,久居上位,也令他有了一些观人的本领。

    吴封的冷,褚严的猛。

    在他眼中,左右两侧这两名汉子虽然年纪尚轻,但却也是强中好手,尤其是左边那个黑如木炭的家伙竟能让他都感到一丝压迫。

    好家伙!

    倒是一个好对手!

    唯一让周向秋没有看透的是,眼前这俩人都非泛泛之辈,可却心甘情愿的站在两侧,这预示着,中间那人才是他们之中的领头者。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清秀的脸庞,浑身有股悠然自得的独特气质。

    不知为何!

    周向秋平日最是厌烦咬文嚼字的读书郎,可这一刻,面对这个比读书郎更像读书郎的家伙,周向秋的心里却生不出丝毫厌恶,反而多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心心相惜的感觉。

    混世纨绔:叛党、异族、邪恶势力友好度+20。

    皇甫牧的特技终于在这刻有了用武之地。

    看到皇甫牧神态从容,不像是与自己这种山贼有什么瓜葛的人,周向秋疑惑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周大当家,我们是左权村的村民,今日来,特意是备些礼物前来会会这百里闻名的鹰嘴山!”不卑不亢,皇甫牧平静的说道。

    听到皇甫牧的话,周向秋的眉头有些微皱。

    左权村这个名字很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

    对了!

    左权村,不就是扬言要和狍子山势不两立的那个村落吗?

    当初听到这个消息,周向秋也是哑言失笑,还扬言这村子不知是疯了还是傻了竟然做出这般举动。

    当然,周向秋也并非轻视村民,而是狍子山的力量太过雄厚,与之对敌,即便是自己都得小心对待,更何况是一村之力?在他眼中,左权村的这种做法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这个消息有些年头,在周向秋心中这个村落想必早就被狍子山覆灭踏平,可在今日,眼下竟有三个自称是左权村的人来自己这里拜山头。

    好家伙!

    这也算是一个稀奇事了!

    脸上的笑意越发浓厚,周向秋向前一倾,单手撑腿朗声说道:“左权村?就是那个要与狍子山不死不休的村子?你们胆子倒肥!怎么?打不过人家,来我这里搬救兵了?!”

    听到周向秋说完,底下的山贼哄然大笑。

    这百里之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多年来,被盘踞于此的三座山头欺负的背井离乡,家破人亡的村落不在少数,但像左权村这般敢与山头公然叫板的却是独一无二。

    在他们眼中,左权村的做法简直比拿鸡蛋碰石头还要来的愚蠢,来的索然无味!

    试问!

    听到这天大笑话的山贼们,怎能不笑?怎能不乐?

    嘲讽、鄙夷、挖苦、戏弄。

    在座有多人,就仿似有多少柄锋利的匕首朝皇甫牧等人心中残忍割去。

    耻辱吗?不!

    面对这种轻视,皇甫牧脸上并没有多大波动,反而,他的嘴角同样咧起一道笑意。

    与面前的这些嘲讽不同,皇甫牧的这道笑容却带了一抹别样的森寒。

    片刻之后,皇甫牧踏出一步,猛然将手中的木盒打开,咆哮道:“没错,我就是来搬救兵的!周大当家,一座玲珑塔,面向青寨背靠沙!李平的人头,就是我的礼!”

    寂静!

    无声的寂静!

    此前还肆无忌惮大笑的众山贼们,此刻的笑容完全凝固,每个人的表情都停留在了前一秒钟。

    那是一个人头。

    血淋淋,未加处理的人头。

    在座的都并非心慈手软之辈,他们见过血,更有甚者手上沾染着数条人命。

    可这一刻,即便是久经浴血的悍匪,他们却依旧惊愕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们此时的骇然,不知是为了这颗失踪已久的人头,还是为了眼前这看似清秀却与行为大相径庭的古怪来客。

    对于这个时代,皇甫牧早已有了一个全面的认知,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初入这里家世显赫的无知纨绔。现实的残酷让他已经读懂了这个时代的规则。

    力量。

    唯有力量才能主掌一切。

    口说无凭什么模样?提头献礼又是什么模样?

    站在原地只动过一步的皇甫牧,先是微微一笑,表情却又在忽然之间转变,脸上带着雷霆霹雳般的猛烈杀气,凌厉而又暴戾的抬高头颅目视前方。

    对于皇甫牧来说,他或许早已奠定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大丈夫,当杀即杀!

    【感谢安然的打赏,没话说,今日必须加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