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临渊之鸣最新章节 > 临渊之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夏日的成都由于雨水丰富,使得成都在夏天不会显得炎热,反而会是一种置身蒸笼一般的闷热,会让人感到异常的烦闷。

    长途的飞行带个楚雨婷几人的是一种来自的心里的疲惫,入夜之后到达蓉城的一行人在提前到达的秦怀谷的安排下到成都高新南区的一栋独栋别墅内休息不谈。

    峨眉后山大巴帮的总舵内,杨庆虎和周韵文正低声交谈着,只听得声音传来:“阿文,听说李林义这次没有过来?”语气之中颇有不满。

    “虎哥,之前和我们接触的人是李林义的头马秦怀谷,不过这次主事之人应该另有其人!”周韵文习惯性的推了推镜框。

    “噢?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李林义这厮这次并没有一起过来,可知是谁?居然可以代表上海?”杨庆虎的声音变的有些阴冷,可见他对李林义未曾亲自到来有所不满。

    周韵文也皱着眉头:“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按照之前李林义追查货物的情况来看,他可是十分看重,而我们大巴帮透出的消息我相信李林义一定明白,不过既然如此他都没有亲自露面,看来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事情!”

    “嘿嘿,不管如何,三日之后便可知分晓!”杨庆虎结束了关于这个问题的谈话,接着和周韵文对后续的安排进行探讨不谈。

    自古以来便被称为天府之国的成都虽然正处炎炎夏日,但是经过一晚的修养,回过精神头来的众人开始了不同的分工,应该说不是分工,因为叶易在李紫清和楚雨婷两个女孩要求之下开始游玩成都,按照楚雨婷的说法是“既然三天之后做事,这些天来到天府之国怎么能不尽情游玩一番!”所以叶易只得陪同两个女孩在成都的大街小巷留下自己的身影。

    两天之后,叶易一行人终于开拔前往峨眉,楚雨婷二女也结束了疯狂的诳街之旅,叶易也不由得松了口气,暗下决定以后再也这样陪女人逛街,连续两天两个女孩都是从早到晚的一直逛街吃饭买东西,让一直相陪的叶易大喊吃不消,不过幸好两个女孩没有忘记过来的正事!

    峨眉,雄踞四川省西南部,为中国佛教名山,自古便有“普贤者,佛之长子,峨眉者,山之领袖”之称,以其“雄、秀、神、奇、灵”的自然景观为人称道。北魏时郦道元《水经注》记载“去成都千里,然秋日澄清,望见两山相对如峨眉,故称峨眉焉”。

    峨眉山以多雾著称,常年云雾缭绕,雨丝霏霏。弥漫山间的云雾,变化万千,把峨眉山装点得婀娜多姿,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和海波高度的变化,峨眉素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妙喻,即使是七月的盛夏之际,山间的平均气温也只有二十六度上下,加上遍地成荫的树木和常年流动不休的山间泉水,偶尔夹杂一丝徐徐微风,让行进此间的游客倍感凉爽。

    此时行进在幽静小道的叶易一行人却没有心思来享受这秀丽的风光,大巴帮在峨眉的位置是一个异常幽静的场所,在万年寺就和上峨眉金顶的大道分路,一行人七拐八拐之后终于来到大巴帮的堂口。

    大巴帮为表达自己的诚意,虽然不知道这次到访的是何人,但依然让二当家周韵文在外迎接,看着迎面而来的众人,周韵文再次习惯性的推了推镜框,朗声说道:“鄙人周韵文,各位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请诸位见谅!”

    这个时候要出面的人就不可能是秦怀谷了,秦怀谷也是侧身一让,只听得楚天歌轻声笑道:“周先生过谦,我等冒昧来访,失礼失礼!”

    周韵文此时将注意力放到这个和自己穿着打扮都很相似的中年男子身上,因为叶易五人的组合非常奇怪,三男两女,走在最前方的秦怀谷他认识,另外两个男人他没有印象,还有两个年轻女孩就像到峨眉旅游一般,虽然是抱定注意要和李林义结交,但是这样的组合确实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当看到这个组合的时候周韵文本以为这次就是秦怀谷主事,没想到是那个中年人!

    看着周韵文疑惑的神情,楚天歌不以为意,继续说道:“鄙人久仰大巴帮大名多时,可否为在下引荐?”

    “请!”楚天歌没有自我介绍,只是要求要见正主,周韵文也不好继续询问,虽然有所不满,但依然侧身相迎,将叶易一行人迎入大堂。

    随着叶易一行走进大堂,本来略显嘈杂的大厅突然沉寂下来,落叶可闻,大堂里坐的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三男二女的组合,虽然都感觉这不是来谈事情的组合,几乎所有人都是面带疑惑,楚天歌率先打破了大堂的沉寂,对坐在中间主位的杨庆虎抱拳道:“想必阁下便是人称“西南之虎”的杨庆虎杨老大吧!在下久仰大名!”

    此时的周韵文已经站立在杨庆虎的身后,看样子已经将自己所得的仅有的信息汇报给杨庆虎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既然别人已经笑脸相迎,杨庆虎也没有继续端着架子,回了楚天歌一个抱拳礼:“这是朋友的抬爱,在下受之有愧!几位远道而来,未曾远迎,失礼之处还请海涵!几位请坐!”示意楚天歌一行落座右下手方位。

    在堂口上每个人落座的位置都是有规矩的,什么人做什么位置大家都是心里有数,而杨庆虎给出的座位却只有三个,就是想看看这些人的地位分配如何,楚天歌哈哈一笑,当仁不让的坐在首位,杨庆虎心中暗道:“看来此人便是李林义派来谈判的正主了!”而出乎他的情况却发生了,秦怀谷并没有落座,因为另外两个座位上坐下的是一身运动装备的女孩,秦怀谷和手中握着长剑的青年男子并未反对,径直退后到正座后方的位置,秦怀谷站在楚天歌的身后,而握剑男子则站在两个女孩的背后,看着五人坐定,杨庆虎心中也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杨庆虎和楚天歌二人天南地北一阵胡侃,仿佛二人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但并没有涉及到关于拿回货物的事情,这也是考验耐心的时候,因为他们都知道谁主动提出来谁就会丢掉一定的主动权。

    在楚天歌和杨庆虎胡侃之际,大巴帮的二当家周韵文也开始观察剩下的四人,因为他们的组合实在太奇怪了,秦怀谷还好,那两个女孩居然可以落座,也就是说她们的地位肯定高于秦怀谷,而最让人感到奇怪的就是握着长剑的青年男子,这个男子看上去文质彬彬,从他站立的位置来说应该是两个女孩的保镖,不过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武人气息露出,而这个人也仿似老僧入定一般站立在两个女孩的身后,对其他所有的事物都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好奇之意。正在观察叶易手中长剑的周韵文突然感到有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眼一看,原来自己一直盯着别人手中的长剑已经被人发现,而握剑男子则保持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周韵文并没有一丝尴尬的感觉,对着眼前的男子轻轻点头致意便转开了目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杨庆虎的耐心也一点一点的消磨,在转开一个话题之后,杨庆虎十分隐蔽的看了看周韵文,周韵文默默点了点头,杨庆虎心中长叹:“看来我们的底蕴还是差了李林义很多!”因为他一直在等楚天歌挑开话题,谁知道楚天歌一点都不急,天南地北的一阵胡侃耗费了自己的耐心,其实杨庆虎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他得到的消息是李林义很在乎这批货物,前期沟通之人已经是秦怀谷,这可是李林义的头马,所以他觉得耐不住性子的人会是李林义一方,而他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不知道和自己胡侃的人是谁!

    楚天歌不着急,虽然李林义丢失的这些货物对楚家很重要,因为他知道着急的只会是杨庆虎。

    看着眼前一脸轻松的楚天歌,杨庆虎苦笑着摇了摇头,清咳一声道:“不知先生远道而来是否因为之前李林义先生丢失的货物?!”

    肉戏来了,楚天歌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回答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鄙人前来正为此事!”

    虽然知道是这个中年男子负责,杨庆虎依然需要亲口听到,继续问道:“不知这位先生?”

    楚天歌哈哈一笑道:“杨老大请见谅,鄙人忘了自我介绍了!鄙人楚天歌!”

    “楚天歌!!”这个名字一出,本来安坐的杨庆虎和周韵文都“噌”的一声站立起来,满脸都是控制不住的惊讶神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