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临渊之鸣最新章节 > 临渊之鸣最新章节列表 > 序言
    远古混沌不计时,盘古开天辟地立洪荒,但奈何开天证道未成生死,鸿钧道人顺势得洪荒天地,传下道统,分封六圣,尊为道祖!自此天道大势滚滚而来,天地万物均掌控在天道之下!天道本无情,奈何鸿钧欲与人力合天道,借此掌控众生,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道却为万物留下了那一线生机!......湖北,古代荆楚大地,地处长江流域,自古以来就是经济和军事重地

    此时已是半夜时分,时值盛夏,依然许多夜间活动的生物在忙碌,一只正在捕食的青蛙舌头一卷,将从眼前飞过的蚊子吞进了肚子,它满意的叫了两声,悠闲的一跳,跃入草丛

    “哈哈哈,各位兄弟,终于把东西拿到了,等我们回去把东西交给先生,我们就有用不完的钱了,下半辈子可以好好享受了…哈哈…”长江边上一行五人从黑暗中走过,一个声音洪亮的人很开心的说着话

    “大哥,没错,我们五兄弟以后可以过安稳日子了…”一人附和道,不过他们中谁也没有留意到一道阴狠的目光看着那个大哥手上的玉盒一闪而过

    “二哥,这次完成任务了,你以后想要做什么呢”其中一人问道

    “三弟,二哥以后当然是要好好享受未来的人生,不过..嘿嘿”一个沙哑的声音不慌不忙的答道。

    “不过什么”

    “老四,你性子还是这么急,我马上就会解释给大家听了”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时间差不多了,各位兄弟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呢”

    “二哥,什么意思”还是老四的声音

    “我想说的就是,各位兄弟,我是要回去享受生活了,不过你们就不用了”沙哑而阴狠的声音传到人耳里,让人觉得心里发寒

    听到这句话,其他四人立刻纵身跃开,每人一个跃跳都超过3米,看来这些人都有一身不俗的武功在身,四人跃开后,又立刻向一边靠近,其中一人愤怒的叫着“老二,你想独吞?”

    “大哥,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我不是想独吞,而是先生告诉我,他不想看到其他人回去”

    “老二,我们兄弟五个这么多年同生共死,你真的要这样做,但是你觉得你能胜我们四个”

    “大哥,这么多年了,你觉得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吗?”

    正在此时,站在一起的四个人突然都软到在地,老大无力的说到“老二,你居然对我们用了幽罗香”

    “没错,大哥,中了幽罗香,你们还不是一样任我摆布”老二阴狠的大声说着,边说边向倒在地上的四人走去,“四位兄弟,我们下辈子再见吧”

    “二哥,让我最后一次叫你一声二哥,我年纪最小,以前的任务二哥你为了救我,差点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现在我就把这条命还给你,但是我求你不要杀大哥他们,你放走他们,先生也不会知道的”

    听到这段话,老二的眼睛闪过一丝不忍,不过很快就被充满杀气的眼神代替“五弟,你二哥以后不想一直过提心吊胆的生活,先生答应我,只要我把东西带回去,他除了给我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外,还会给我一颗通脉丹,让我可以打通全身的筋脉,你二哥停留在暗劲巅峰这么多年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可以让我进入化劲,所以你们都必须要死,不过我会为你们好好安葬的”

    原来,这五兄弟都是武学高手,而且五个人武功层次都不低,都已达到暗劲巅峰的层次,时值八十年代,虽然很多老一辈的武术家在动乱的十年中被迫害的差不多了,不过自清末流传的各种国术依旧继续在老百姓未知的领域传承。

    国术,在20世纪20年代张之江发起,冯玉祥、于右任、蔡元培等人呼吁,与南京创立了国术研究馆,称“国术馆组设,原本救国之热诚,以期强种强国,而循至于民众均国术化”对于国术有一个很形象的解释:只杀敌,不表演的武术,就叫国术。在民国政府建立系统的国术馆之前,清朝末年,已经涌现了很大一批武学宗师,将太极锤法和炮拳发扬光大的杨露禅,当时人称“杨无敌”,虎头少保孙禄堂,剑仙李景林都是清末了不得的武学宗师

    经过近百年的发展,江湖上把国术大致分为了四个境界:明劲、暗劲、化劲以及抱丹,这四个层次最简单最容易达到的就是明劲了,所谓明劲,简单明了就是打出的劲力旁边的人都可以看到,巅峰时期的泰森可以说就处于明劲的巅峰,暗劲,可以简单的称为内劲,是人体内一种由内而外一种劲力,当一个练武之人可以练到暗劲勃发的层次,这意味着这个人以及进入了武学的殿堂,在江湖中可以称为一流高手;当把全身筋脉打通,气血汹涌之下,全身每个地方都可以暗劲勃发,那就是化劲层次,化劲层次的高手已经是属于宗师级的人物;进入化劲之后,此时人已经开始练得就是自己体内的血液和骨髓,当到一定层次让人体内的骨髓得到重生,那就是所谓的换髓先天,亦称为抱丹,全身气血汹涌澎湃,体内血流如汞,体外散发一种类似于婴儿的香味,整个人犹如重生一般,寿命也大大延长,此为武学大宗师,不过这种进阶属于传说..

    言归正传,五人本是国内知名的雇佣兵,一个月前接了一个雇佣任务,这次任务的雇主给出的条件非常丰厚,足足一亿人民币,在刚刚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华大地来说,这个钱是一笔天文数字,可以让这五人在完成这次任务后安稳的享受下半辈子,按照常理,这么高的报酬,那这次任务的风险肯定很大,所以五兄弟觉得一起完成

    可知人算不如天算,这次的任务根本遇到没有任何阻拦,五人就在宜昌的一个破旧的博物馆里将任务目标一个玉盒拿到手,没有想到的是雇主根本就不想他们所有人回去,和五兄弟之中的老二私下达成了协议,才有现在在长江边的一幕

    听到老二的回答,其他四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盯着他,满脸大胡子的大哥咆哮道:“老二,想不到我们这么多年交情还比不上荣华富贵”

    “大哥,话可不能这么说,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说这次的报酬,你在暗劲巅峰呆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达到化劲,化劲啊..如果我不这样做,这辈子我都达不到了”老二也激动的说道,沙哑的声音因为激动都变得有些高亢

    正在此时,躺在地上不动的老五突然一个鸽子翻身,站了起来

    “老五,你怎么..”看着中了幽罗香的老五突然站了起来,老二惊讶的叫道

    “二哥,你怎么也想不到五弟我已经踏入化劲的层次吧,本来想完成任务后告诉二哥你的,你的幽罗香对我没用了!”站在地上的老五不慌不忙的说到

    老二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中年级最小的五弟尽然已经踏入武学宗师的化劲层次,他的幽罗香只对化劲层次以下的人有效,可以让人失去行动能力,不过木已成舟,事情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老二恨恨的说道:“五弟,那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音刚落,老二已经高高跃起,向老五所在之地扑去,原来老二一身的功夫均在自己的一双手上,二十年苦修终于将鹰爪功练得暗劲层次,本来两人相搏,最忌处于半空,此时人无处借力,若被对手闪过,并乘机反击那处于半空中的人将得不偿失,不知为何,与人争斗经验何其丰富的老二会腾空跃向老五

    说时迟,那时快,刹那之间,老二的身形已然扑到,老二的招式已经用老,无处变招,只要老五能乘机反击一下,那半空中老二将无处躲藏,况且现在老五已踏入化劲,全身每处都可勃发暗劲,此时虽然老二主攻,不过表面形式对他却极为不利

    见得老二腾身跃来,老五只是用侧身移动大约半米,躲开了老二凶狠的攻击,但并未反击,见此,老二不及多想,横身反手一爪向老五爪去,只见老二此时抓出的手臂突然变得比常时粗大,青筋爆出,可见此时老二全身气血都涌向手臂,已然是在全力进攻

    见老二已经全力攻来,老五再次没有还击,身体往下一蹲就要躲开这夺命的一爪,不过老二经验何其丰富,突然变招往下抓去,老五在下蹲的同时已经料到老二的变招,刚刚往下一蹲的同时已经向前一个翻滚,不过却动作迟了一些,被老二的鹰爪扫过背部,被生生撕下一块皮肉,顿时血流不止

    正在此时,老二并未得势不饶人,没有再次进攻,看着受伤的老五阴阴笑道:“五弟,看来你还没有完全踏入化劲”原来刚才老二的攻击就是要验证老五是不是已经完全踏入了换血的层次,不过他的连续进攻老五都只是在躲避,未曾反击,还被老二撕下一块皮肉,让老二确信老五并未完全踏入化劲的层次

    的确,老五此时并未完全踏入化劲,虽然他现在已经全身勃发暗劲,但是并未开始进行换血,也就是幽罗香的效力他并不能无视,之所以他能在中毒之后还有行动能力,因为他虽然未能开始换血,但是由于已经开始踏入换血的层次,全身血气极其庞大,是以用汹涌的气血压制住毒性,暂时可以行动

    不过老五虽然暂时压制了毒性,而且刚才的打斗中没有还手,并不代表他没有反击之力,根据他自己现在的身体和气血,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只有一击之力,所以刚才老二的试探他没有进行反击,他要找到最好的机会给予对手最致命的一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非死即伤

    现在老二已经发现老五没有完全踏入化劲层次,并以为他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躲避,那现在老五能发出那致命一击的机会得到提高

    见老五不说话,老二也不再多言,全身气血涌动,只听得老二身体发出沉闷的流动声,犹如在水银在身体里快速的流动,全身汹涌的气血就像一头饥饿的老虎,伺机而动。虽然老二未能踏进化劲,但他在暗劲巅峰停留多年,全身气血比一般暗劲巅峰之人强大数倍,在未踏入化劲的时候已经有血流如汞的情形出现

    听得老二体内庞大的气血流动,老五心里一惊,没想到老二在未踏进化劲的情况下已然血流如汞,知道如果老二破开瓶颈,打通全身筋脉,达到全身暗劲勃发的境界,短时间内即可完成换血,若无意外,十年之内踏入换髓的境界都是可能

    在老五晃神的一瞬,老二的铁爪已然抓来,快如疾风,抓向老五的右胸,老五此时虽然心惊,但是任然随时注意着老二的情形,见得老二一爪抓来,再次横身,堪堪躲过,不过手臂却依旧被抓伤,衣服破碎,手臂之上留下三条深深的血痕

    老二此时是得势不饶人,见得老五依旧继续躲避,便更加确定老五此时没有反击之力,随即连续不停的开始攻击

    老五虽然只有一击之力,但是他步伐却依旧灵活,每次都在老二即将打中自己的情况之下堪堪避开要害,却是在身上留下了多次伤痕

    虽然此时两人并未分出胜负,但是局势已经偏向老二,老五为保持体力,不停的闪避,但是未能开始换血,导致胜利的天平即将开始倾斜,打斗中,周边的树林则招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犹如狂风过境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五突然发现老二的攻击慢了下来,气血也不如开始强盛,才发现老二虽然在暗劲的境界可以血流如汞,但是并不能保持很久

    岂知老二也是越打越惊,虽然知道老五的轻身功夫很好,但是自己用秘法强行加速气血运行,让自己在暗劲境界打出化劲的气血,但是却在近十分钟的时间里没有拿下老五,而自己的秘法最多还能持续五分钟,时间一过,气血下降,老五若是跑了,先生那里可以瞒过,看到老五那凶狠愤怒的目光,知道他觉得不会放过自己,以后自己岂不是后患无穷

    想到此处,老二把心一横,正想再次催动秘法,把气血再次提升一倍,虽然持续时间会缩短到2分钟,而且秘法效果消失之后,会虚弱很久,更可能让自己武功境界下降,不过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正在此时,老二突然看到老五身形一个踉跄,是老五撑不住了,暗叫一声“好机会”,知道机不可失,左手握爪成拳,横身往前一打,右手斜抓,势要一击即中

    此时老五突然腾空跳起,躲过老二双手的杀招,不过此时却是人在半空,无处借力,岂知老二刚才只是虚招,好像已经知道老五会腾空而起,右手反手一伸,急速抓向老五的心口

    忽见老五在空中强行一个扭身,以背部迎向老二的铁爪,右脚往前一扫,正对老二的脑袋,若是扫中,老二立马身死,这正是老五最后故意脚步踉跄,引出老二强攻,以伤换命打出的搏命打法,唯一一个致命一击

    见得老五还有还击之力,老二大惊,只觉自己脑袋即将被那快若闪电的一脚扫到,老五以伤换命的攻击即将奏效,忽然闪过一声破空之声,一个黑影出现在现场并直接撞向半空的老五,只听乓的一声,老五被直接撞飞几丈之外,老二未被老五爆头,捡下一条命

    “用我给你催动气血的秘法都未能收拾中毒之人,李毅你简直就是一个废物”撞飞老五的黑影站定之后,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

    老二也就是李毅听到这个声音,慌忙叫道“先..先生..”

    未等李毅说话,黑影一摆手,阻止了李毅说话,看着倒在地上的老五说到:“陈云,想不到你居然半步踏入了化劲,早知道你踏入化劲,我又何必找李毅这个废物下手!”言下之意就是直接找躺在地上的陈云,也就是老五,就可以把他想做的事做完

    “呸,你以为我会帮你杀我的兄弟吗?”陈云吐出一口浓血,疯狂的咆哮道

    “嘿嘿…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李毅,不要浪费时间,快把他杀掉!”

    李毅听见先生叫自己去杀老五,略一迟疑,却见老五缓缓站了起来,用充满杀气的眼睛看着他和先生,突然纵身一跃,往江中跳去,原来老五见得事不可为,唯一的一击未能奏效,心思急转,只得跳入江水寻觅那一线生机,见得老五跳入江中,老二眼中流露出一丝解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落一般,重重松了口气,不知为何,李毅已经失去了杀人之心…

    光有多快,在陈云往江中跳去的一瞬,时间不到3秒,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在陈云脚未入水的一瞬,绕着他的右腿闪过一圈,听的一声惨叫,陈云的右腿膝盖以下直接掉落,血水染红了月光下的江水,银光在空中划了一圈后急速飞向岸边的黑影,只见银光到黑影身边突然变成一张纸一样的东西,被黑影一把抓住

    “李毅,你还真是个废物,杀个快死得人居然还浪费了我的灵剑符,不过陈云他即使完全踏入化劲,现在被切掉半条腿,又身中幽罗香,掉入江水中怎么都活不成了!”黑影阴狠的说到,“陈云死了,剩下的三个人你就自己解决吧!”

    说完,身形一闪,闪到躺在地上的老大那里,一把抓过老大手里的玉盒,此时黑影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片刻之后即恢复正常,只见黑影拿着玉盒的左手一翻,玉盒便消失不见,略过片刻,黑影在次向树林中闪去,随即消失不见,空气中传来“李毅,解决完他们后来京城找我…”

    李毅看着依旧翻滚不停的江水,知道老五断腿之后是活不了了,听见黑影临走传来的话,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最后阴鸷代替了一切,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人缓缓说道:“大哥、三弟、四弟,我亲自送你们上路,你们安心的去陪五弟吧,百年之后我来给你们磕头认错!”

    话音落下,三拳落在三人的心口,李毅看着躺在地上失去生命的三人,抬头疯狂的咆哮……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