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160章 要宝宝
    “要怪也该怪我,麟儿是我左寒的女人。我以后不会再让麟儿受到一点苦,不会再让麟儿因为我有任何的伤心或者生气。”

    左寒这样说着双眼坚定的看着麟儿。

    就在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在左寒和麟儿身上的时候,门外却走进来了一个人。

    是淇奧,早在最开始他就知道谢文丞来了的事情,而使者也告诉了淇奧麟儿怀孕了的事情。

    只不过不叫谢家家长出完那胸中的一口气这件事恐怕不会那么好解决。淇奧在这件事中又位置尴尬,只好在尘埃落定之后进行调停<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已经去安慰过谢文丞了,一番商议下来,淇奧知道虽然谢文丞一直在嚷嚷着不要叫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左寒。可也不可能因为自己一时的气恼耽误了麟儿的终身大事。

    他也不是那么的坚决的一定要让自己的女儿和左寒分离,何况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谢文丞只是一时心急才一直那样的嚷嚷着,在淇奧的劝说下清醒过来,意识到这其实是一桩美事,又哪里有不成人之美的道理。

    谢家大哥急忙向淇奧行礼,却在淇奧的示意下止住了身形,坐在那里的左寒看到了淇奧,却没有心情站起身,两道目光交汇到一起有些事情便互相的明了。

    灵硕不知道淇奧为什么会来这边。

    “璟堂,谢文丞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他打算回海璃了,你若是无事就去陪他,麟儿和左寒的婚事已经定了下来,绝不会叫令妹有任何闪失。教训左寒的事交给我就好。”

    淇奧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要麟儿先留在这里,因为是淇奧说的谢璟堂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应了下来。

    他的话也解答了厅中众人的疑惑。

    谢家大哥谢过淇奧又嘱咐了麟儿两句方才匆匆的离开。这样也算是一番风波平复之后的安稳吧。

    听了淇奧的话,灵硕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谢璟堂一走她便蹦跳着来到床边,坐在了左寒一旁看着麟儿。而躺在床上的麟儿看到了灵硕,她这才知道是灵硕刚刚救了自己。

    两个姐们十分高兴,便忙不迭地聊起了天儿。左寒在这时被淇奧叫了出去。不知是说了些什么。总之很就才回来。

    这一天晚上灵硕从麟儿处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淇奧已经照例的坐在书桌旁处理起了事物。灵硕自觉的坐在了淇奧面前不远的蒲团之上。

    静心的打坐,现在的她,已经可以静下心来了。不似一开始那般急躁,因为有淇奧手把手教导她。何况练功这种事情是需要持之以恒的,耐力是可以锻炼的嘛。

    可是今天的晚上,灵硕在那烛光下坐的安稳。这边的淇奧的神色里却有些异样。他只是随意的翻了翻手中的书卷便将书卷放在了一旁。居然干脆直勾勾抬眼看向灵硕,不再处理事务。

    今天的灵硕没有穿短衣打扮。却也是一身似男非男的淡青色窄袖罩衫,说不上是男装还是女装,脑袋上的头发都梳在了一起,像个小童。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

    淇奧一个劲儿的盯着灵硕。灵硕坐在那里被人盯下意识的不自在,察觉到哪古怪的目光,便睁开眼。

    此时的淇奧已经从自己的座位上移动到了灵硕的面前。且蹲下了身来,和灵硕的视线平齐。就那么看着她也不出声。

    “怎么了淇奧?”灵硕下意识的缩起了脖子,平时从没见过淇奧有这般古怪的神色呀!

    “我在想一个问题。”淇奧他的两个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又随性向后错身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麟儿都有有了,可是你这边却什么动静都没有。”,魔头的声音有些低沉好听的摩擦音显露出了他的疑惑。

    “什么动静?”难道她这里该有什么动静吗?灵硕眨巴眨巴眼睛看起来很是无辜,并且似乎并不明白魔头在和自己说些什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魔头说的当然是宝宝,按概率来说灵硕有宝宝的几率要高于麟儿才对,别的不说,左寒和麟儿一别就是大半年的光景,可灵硕和淇奧却是时时刻刻的腻在一起,就像此刻一样,还没有什么分离的时候。

    可是灵硕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自己也不曾懈怠过呀!

    淇奧直勾勾的盯着灵硕,眼神儿叫灵硕不好意思起来,她当然明白淇奧是在疑虑什么事。可是她才不要告诉魔头原因哩。

    麟儿这种情况打死都不可能出现在灵硕的身上!有没有搞错!她可是医生!怎样保障自己的安全她还是清楚的,早在海璃的时候她就贮备好了药剂。

    只要灵硕不想要有小娃儿,小娃儿就不可能找上她。

    唉说起麟儿,灵硕还真是纳闷这两个人居然有那么深入的进展。麟儿可是从没说过的呀,甚至连她和左寒的关系自己都是到了最后才知道的,那是麟儿来求自己带她一同来海璃,不过灵硕没这个权力就是了。

    虽然灵硕的心思此时已经飘了好远,可也逃不过淇奧的探查,便在一瞬间叫淇奧明白了灵硕是怎么一回事。

    “你吃药了?”

    原来她早就有规避宝宝的意识。

    从前淇奧也从没关心过这个,可是左寒的这件事的确叫他疑惑起来。

    灵硕看着淇奧,眨巴眨巴眼停顿了一会儿,她不知道淇奧此刻打的什么主意,那语调和脸色也看不出他对自己吃药一事是喜是恶。

    “你是要骂我还是要夸我?”

    灵硕的询问叫淇奧犯起愁来,他倒是暂时没有过有孩子的打算,可灵硕就这么不跟自己吱一声的断绝了自己有子嗣的机会似乎,似乎不是那么说得过去,淇奧也不知道自己在计较些什么,总之是有些纠结。

    “为什么从来没跟我说过?”作为当事人他的知情权却被灵硕忽视了。

    “我,我不觉得你想要宝宝啊,那我要是怀了宝宝不就麻烦了?”

    “怀我的宝宝是麻烦?”

    灵硕急忙摇头。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想要小娃娃,我也不想呀!”

    魔头的脸色好吓人,可是自己好像也没必要怕他,毕竟要小娃娃这样的事,自己要是不愿意魔头难道不是只能作罢?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想要?我不记得自己说过那样的话。”

    “你也没说过你想要啊,我说魔头,你要娃娃干什么,打永辉这么危险我怎么能怀个拖油瓶出来,再说你都已经不死不灭了。要娃娃也没用”海璃又不需要继承人。

    “我想要!”淇奧这话说的急切,然而根本没过脑子。只是看到灵硕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才心生着急。

    淇奧伸出手来扶上了灵硕的两个肩膀,眼光灼灼。(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