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158章 我的个乖乖啊!
    这叫淇奥忍不住又将手中的书摔在了桌案上,他将两个手握成了拳头,前倾着身子,对灵硕说道:

    “你要是再不好好练功,我就把你丢到左寒那里叫你和殷驰啸一块儿训练。”

    现在的殷驰啸在左寒的手下接受着传说中的魔鬼训练,当然,他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因为殷驰啸别说和淇奥对打了,就是连站他都差着好大一截儿,为了提高自己的功法,殷驰啸便拜左寒为师,现在在左寒的手下接受训练。

    他发誓要用3万年的时间练到左寒的地步,他这吹牛皮的大话是当着左寒的面儿说的,于是乎换来了师傅尽心竭力的对待。

    从内功到招式,无一不严,一个不妥便是一番臭骂,还有体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殷驰啸是放下了他族群首领发面子,他也确实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平日里看左寒也不是个硬心肠的人,可他对殷驰啸的训练却相当严苛没留情面。

    左寒是不会无端的打骂他的,毕竟想要用3万年便超越了左寒的话那么这点苦应当是吃得的。

    灵硕和淇奥他们每次见到怼,殷驰啸总是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顾自练习着武功的心诀,感觉他离走火入魔就差一层窗户纸了。并且经常可以在殷驰啸的脸上或者手上看到各种各样淤青和伤痕。

    筋骨的锻炼强度使得他愈合的程度赶不上受伤的速度。

    殷驰啸果真是疯了,还好殷驰啸还没有进入到练习入定的时候,哪里会像灵硕这样每天晚上打打坐就了事,那可是对着墙壁一坐就是千百万年,头发上都可以长出草来了。

    所以淇奥的话让灵硕当即的张开了眼睛。

    “你才不会那么做呢!”魔头当然是在吓唬自己。

    “你不信?”淇奥逼问。他是真的有些小烦躁可此时他又突然兴起了恶作剧的念头。

    灵硕撅起了嘴,翻给淇奥一个白眼,似乎是在说我是傻子才会信你吓唬人的话!

    淇奥像一阵风似得刮到了灵硕的近旁。

    一手提起她来夹在了腋下,看起来很像是要兑现自己之前说的话,把她丢去左寒那里。

    走到了门前,灵硕张开两只手来拦在门扇上,很是搞笑的姿态叫人忍俊不禁。

    “魔头我知道你是吓唬我!”

    虽然察觉出了淇奥的烦躁。觉得自己接下来命运难测。可灵硕还是做出了一副肉烂嘴不烂的死鸭子姿态。

    淇奥只停了一秒便接着往前走去。

    “哎哎哎,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好好练功!”

    灵硕的及时认错终于换来了淇奥的点到为止。

    淇奥将灵硕从肩头放下来,扶住了她的两个肩膀。弓着身子脸孔凑得极近。

    “早听话不就好了?”

    “你!”灵硕看着眼前那调笑着自己的面孔气不打一处来。

    果真是在逗自己!

    据说从海璃来了人,正和叶倾绝左寒他们在大厅里会面,这天中午从留仙泽回来的灵硕,在邪樱樱处听说了这样一个消息。便急忙地从郊外赶回了。

    当她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震惊的呆在了原地。

    这里是覆邪城的皇城,刚刚翻建完毕的大殿金碧辉煌。一派富贵安康,红色的绸幔在远处飘着,门口侍卫各列两排,这并不像是之前海璃的建筑。也不像永辉的风格,是在覆邪城幽蓝色城堡的基础上翻建的虽有些富丽,但也算亮堂。

    灵硕是从侧门进来的。她先是到了自己的住处,发现魔头没在那里便急匆匆的赶到了大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狠狠地传来,叫所有听到这声音的人都能感受到他掌下的力道。

    “你自己说你对麟儿做了什么?”

    那是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儒士从他的衣着很轻易就可以看出他是海璃的人,穿着深色云纹的朝服,很是正式情绪激烈地伸着手指着眼前的人,长长的胡子激动地抖着。

    而这儒士指责的那人,早已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两个手握成拳,礼让的姿势态度十分恭敬,拽着一旁叶倾绝的衣袖,灵硕惊奇地发现,跪在地上的那个后生是左寒。

    这是什么情况?左寒为什么要向这个人下跪,他和左寒又是什么关系?

    “你叫我如何向亡妻交待又如何对得起我谢家的脸面,左寒你一向稳重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那老人十分生气,一甩衣袖。

    “是后生鲁莽!后生做错了事无话可辩驳,但请丈人放心,后生会好好对待麟儿,决不叫她再受半分的委屈!”

    听他们的对话灵硕知道了那指责左寒的人想必就是谢家的当家人,谢麟儿的父亲海璃的文丞。

    左晗似乎难以应对眼前的局面,他辩解没有打动谢文丞,甚至使他更为生气。

    “你还有脸和我提麟儿!”左寒虽然是武将然而面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他却只能憋屈的如同做了错事的孩子,谢家谢文丞,看起来很想对着左寒来一顿拳打脚踢,然而被身旁的两个随从拦了下来,场面上乱成了一锅粥。

    “爹爹不许你打他!”

    一声响亮的叫声从大殿外传来,殿中众人都随声音抬眼望去,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麟儿,婴儿穿着一身鹅黄的宽松衣服,两个团花梳在脑后。

    她用着很快的速度从门口跑到了左寒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灵硕觉得麟儿的身形实在有一些臃肿,似乎,似乎肚子那里鼓得奇怪。

    麟儿扑到了左寒的一旁,和左寒并列跪在了谢文丞的面前。

    左寒的表情显得十分惊讶,并且紧张,他急忙的扶住了麟儿,生怕她有一点儿意外。

    看到自家女儿如此偏袒左寒,谢文丞气不打一处来,然而也只是指了指麟儿便嗟叹一声,跺跺脚在众人的胁迫下只得作罢。

    这是为什么?

    对着麟儿的肚子盯了一会儿,灵硕终于的明白了眼前闹剧背后隐藏着的原因——

    麟儿怀孕了!

    不知是什么人,急匆匆的走到了左寒的身边似乎是一下子就把左寒从地板上拽了起来,深色的朝服面孔与谢文丞又极为相似,原来是谢家的大哥谢璟堂。

    他用一只手拍在左寒的肩膀上,如是说道:

    “以后定要照顾好我的妹妹,否则的话粉身碎骨都不比你的下场凄惨!”

    看上去极为克制的谢璟堂。双眼中却跳动着灼热的火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