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101章 挑衅
    然而即使是这幼稚的说辞,却依然使得茵州堡的3位长老内心起了疑虑,无极是皓月和千梭影所熟悉的不过这淇奧吗?他们的确并不熟知。

    他们自是知道海璃的皇族是噬族,这样看来璃若生说的倒也在理。

    众人将目光集中到淇奧身上,

    奇遇一开始并不言语,他静静地收回手中的方天戟,看了一眼叶倾绝,

    “时至此时我还没有进攻茵州堡,都是看在你们说的无极也就是叶倾绝的面子上,还有嗷天。要是依照我的意见,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将你们拿下的我为何不进攻你们?求战还是求和?皆是你们的意见,如果你们决定了,开门迎战或者开门放我们过去,不用多说行动便可。”

    之前淇奧和叶倾绝商讨去攻打茵州平原的事情时。

    奇遇便不觉得会有氏族向自己倒戈,即使自己有叶倾绝有嗷天,然而出于对自己的怀疑。兽族们还是会有诸多的顾虑。

    现在情况果真向着自己预料中的方向发展,即使叶倾绝不想要叫淇奧与他自己刚刚熟悉起来的百万年前的朋友们为敌,可是看着眼前的状况。

    “淇奧你莫要着急,璃若生,如果你的骚臭命还要的话,就别在这里乱汪汪!”

    那日淇奧叶倾绝等人璃若生同盟之时,将魔兵的事都告诉了璃若生,现在璃若生却仗着自己知道的这些事情,反咬淇奧一口,因该是想要像屠涅和邪诛邀功,这样的角色何必叫他存活于这世界!叶倾绝甚至纳闷自己百万年前怎么没有解决了他!

    “璃若生你说的若是实话,就别逃跑,我知道你手中有城主的令牌,可以自由进入永辉的每一座城池,甚至直接到屠涅和邪诛的跟前,我猜此刻他们已经知道了我和淇奧攻打而来的事情了。你是来制造事端的!”

    璃若生听了叶倾绝的言论并不恼火,他飞给叶倾绝一个媚眼儿。笑着说道:

    “如果我已经通知了屠涅和邪诛,那此刻在茵州堡迎战的怕就不是我们了吧!我之所以呆在茵州堡等你们过来,就是想要借助3位长老的力量齐心把你们打退,这才是我们为了自己的氏族应该做的事情!

    我璃若生何时贪恋过功绩。对于我来说,我有着和殷驰啸兄弟一样的愿望,那就是没有邪诛也没有你们外族的入侵!我们永辉的事情何必要海璃人来参与!”

    “说的好!”殷驰啸对璃若生说道,“看来此处明事理之人,不只是我殷驰啸一个。皓月千梭影,若是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够打败他们的入侵,你们为什么不想想,如果这无极和淇奧真的那么厉害,他们为何不直接将我们灭了还在这里与我们谈判!这岂不是个笑话,他们一定是心虚才做如此动作!”

    殷驰啸的言语换来了淇奧的一声冷哼,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一柄刀片划过了殷驰啸的面颊,殷驰啸只觉脸颊一凉。众人都看到了殷驰啸脸颊上删过的白光,便注目的盯着那快速的白光,白光回到了淇奧的手中,他将那飞镖回旋了回来。

    殷驰啸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上面渗出了伤鲜血,他抚着伤口怒目瞪向淇奧,却说不出话来。

    此刻的淇奧已经有了想要快些战斗的心思,他想要将眼前那虚伪的璃若生以及狂妄的殷驰啸,撕个粉碎,他的眼神变得狠厉。眉宇下压,眉角上扬,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殷驰啸的眼睛,挑衅的意味浓烈得不能再浓烈。

    “皓月。千梭影,大家还不赶快迎敌他们这是要进攻了呀!李若生在一旁煽风点火,他于自己的身后抽出折扇来,零落的光点从他的指尖散落。

    淇奧动作如此之快,引起了皓月分外的注意。她以刚才袭击叶倾绝的方式向淇奧,也袭去一道光箭。却见淇奧并不躲闪,只是眨了一下眼,拧着眉头张目后转而看向皓月。

    那袭向淇奧的光箭竟在淇奧身前半米远的空中被凝固似得停住了。

    这便是法能与法能之间的差距,如果说叶倾绝还要以躲闪应对袭击,而这对淇奧来说,还不如用自己的真气将其给凝固住,将别人的力量包裹在自己的力量之内,当他的力量足够强大,再快的速度,也敌不过能量的罗网。

    “厉害!”皓月看着淇奧说道。她转头侧视璃若生,

    “璃若生你莫要再多说了,眼前的情况是怎样我们自己都长着眼睛。自己能够分辨,至于殷驰啸你么,你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在魂眼里呆了这么些年。你真是白呆了一点长进也没有,

    这样吧,就按你刚才说的你和海璃王淇奧单挑,两个人谁胜了就按谁说的办,你若是能胜过他,我们也服你,否则你连他都打不过,还要我们还要听你的,在你的领导下去对抗邪诛吗?只有证明了自己实力的强者,才可以得到别人的支持!”

    “我当然会将他打败!”此刻的殷驰啸已经被胜负心冲昏了头脑,他想着这淇奧的法能的确是很高,然而众人却没见识过自己的本事。

    毕竟自己所入魂眼之前,才刚刚当上本族的首领,也没有建立下来什么特殊的功绩,只是继承了自己父亲的衣钵,大家对自己存在偏见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现在也是时候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殷驰啸再次变换出手中的剑来,学着淇奧的做法隔空丢了出去,想要在淇奧的脸上也划出那样一道细小的血痕,虽然他在自己脸上划上的血痕,只消一会儿的功夫便可以自动痊愈回去,然而被别人的暗器划伤了脸颊,这实在是一种屈辱。

    殷驰啸使出了极大的力气丢出手中的剑,这不同于皓月刚刚以流光而作的试探。

    流光只能起到信号交流的作用,然而,力量沉重的宝剑其目的却是要伤人性命。

    淇奧向左闪身,呼啸的风气从他的身边穿过,然而手疾眼快右手一挥,便攥住了就要从自己身旁擦过的剑柄。

    殷驰啸的剑被淇奧握在了手里,仍旧不留余力的震动着妄图挣脱。

    由于法器与法器主人之间特殊的联结,殷驰啸隔空向那剑上使力,却依然无法奈何淇奧分毫。(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